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红色的石油

第一百三十八章 红色的石油

  啃狗和鸡米竟然看到那个采油井处喷出了一股“红水”,有大腿粗细,在嘶嘶作响声中直接冲上了半空中,那高度足有两棵大树高了!

  空气中弥漫着都是怪怪的味道……啃狗和鸡米惊慌地对视了一眼,难道大地出血了?!

  采油井上的四脚支架在这冲击中摇摇欲倒,发出哐当哐当声……场地上的所有人都在四处乱跑,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被“红水”打湿了!

  这个时候,大家都听到了王德发主家的高叫声:

  “所有人都听令!一起往文来河里跑!!”

  王德发主家的命令一直都必须要得到大家的遵守,这一次也不例外,所有人马上都向着文来河里跑!

  王德发主家则和另一个工匠没有离开,他们直接去解救五头大水牛。

  那五头大水牛正在哞哞直叫,吓坏了的样子……他们两人一一把它们从大绞盘的牵引索上解下来,然后拉着他们走。

  那一股冲上半空的“红水”在空中散开后,又很快落了下来,王德发主家他们和大水牛们早都被打湿了……啃狗和鸡米两个人也飞快地跑了过去,因为他们才是原本管理水牛的人。

  他们四个人牵着大水牛快速走出了喷洒“红水”的地方,王德发主家这个时候闻着刺鼻的石油味道,脸上却露出了喜悦的笑容,还好没有明火火源。

  他笑呵呵地牵着牛同样走进了来文河的河水里。

  来文河在这个旱季里,水势平稳,它一直在缓缓地流淌着,不紧不慢地奔向大海。

  此时,它最深处不过两米多……清澈的河水能让人一眼看到河底。

  水牛们这时忘记了害怕,它们在河水里嬉戏起来,啃狗和鸡米也各自拽着一条牛尾巴,任由它们拖着自己游动。

  一直跟着王德发主家的工匠仍然惊悸未定,天神啊,我等是不是打出了地血!

  王德发主家笑着说:“哪有什么地血?我们打出了高产的轻质石油油井!!”

  他当然高兴了,轻质石油是极好的。

  它里面的“杂质”比较少,开采和炼油工艺流程和技术相对没有那么复杂,可以蒸馏出更多的石油产品。

  汽油、煤油、柴油都是石油蒸馏得到的,根据沸点的不同,分别截取不同沸程的馏分,按照正常顺序就得到那三个品种的产品。

  只要温度可控,对王德发主家来说,只要用上几个铁皮桶串联起来,他就能一一搞定。

  可惜的是,他现在还没有办法开创内燃机时代……他的加工技术不过关,这个只能慢慢来,

  一直和他一起的工匠不太理解王德发主家的兴奋……那可是红色的血水啊!

  其实红色的石油不奇怪……石油的颜色本身就非常丰富,红色、金黄色、墨绿色、黑色、褐红色、甚至透明的都有,品质好的,可以直接加汽车油箱里使用也不稀奇。

  石油的颜色是它本身所含胶质、沥青质的含量,含的越高颜色越深。

  在那面的世界里,四川黄瓜山和华北大港油田有的井产无色石油,克拉玛依石油呈褐至黑色,大庆、胜利、玉门石油均为黑色。

  而无色石油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原苏联巴库、罗马尼亚和印尼的苏门答腊均有产出。

  至于无色石油的形成嘛,则可能同石油在地下运移过程中,带色的胶质和沥青质被岩石吸附有关。

  但是最终来说,还是不同程度的深色石油占了绝对多数,几乎遍布于世界各大含油气盆地。

  所以嘛,在大家的印象中,只要是石油一定就是黑色的……

  王德发主家想了想这个时空对石油的称呼,学名上,它们确实就叫石油。

  事实上,最早给石油以科学命名的是大宋著名科学家沈括。

  他在百科全书《梦溪笔谈》中,把历史上沿用的石漆、石脂水、火油、猛火油等名称统一命名为石油。

  他于是就说:“你们先前不是说也见过石油嘛……都是一个东西,只是颜色不同。”

  说到对石油的利用,世界主要民族都有自己的记录。

  古希腊人可能用它当燃烧弹用过……从大汉时代起,可能就用过它制墨块。

  事实上,那些工匠们确实都见过石油,只不过没有想到会有红色的罢了。

  眼见着那自喷的油井慢慢平静了下来,它喷出的淡红色石油已经在油井周边的几处沙地上汇成了成片的小水池。

  当初在开出采油井的工作面时,王德发主家就让人在这方圆处的地面上都铺上半尺厚的河砂,一是不让杂草出来,二是可以吸附洒落的石油,不会造成消防隐患……但是,如果短时期洒落太多,它们自然还会汇集到一起的。

  所有人加上五头大水牛都在河水里把身上的石油洗去了……在油井不自喷后,他们随着王德发主家重新上了河滩。

  王德发主家喜不自禁的笑容多多少少感染了其它人……莫非这地下能喷出红色的石油,真的能有大用处??

  说实话,用石油制成的墨块远远没有松脂制成的好,而且用此物照明,太过于薰人,而且烟雾容易弄脏房屋……以前打到此物时,往往都是弃之不用的。

  哈哈,王德发主家当然高兴了,石油本来就是储存在底下的流体,它自身的单位密度不高,由于受到地球地壳的巨大压力,所以沿着地壳的缝隙,本来可以自动喷出来的,但是在这里受到沉淀土层的堆压而无法达到地表……现在打开了一个口子,自然就可以喷出来了!

  但是,似乎压力不算大,这个油井还不是主产油井……如果石油能自喷,在它自动喷出地表之后,只要注意一下防火问题,便马上可以收集起来使用,这样采油所付出的劳动成本相当于没有了。

  可惜不是……但是以后肯定能找到自喷更多的!

  大家都上到了河滩上后,脱了上衣和裤子、鞋袜,只留下了小内裤,哈哈,大家都是一样的装扮,显得特别的整齐。

  王德发主家的一个许诺让大家更加明白他有多高兴了。

  “这个月,所有参与开采的人员,均有加倍的奖金!”

  嗷!

  所有的人都乐了,主家真高兴了……要不然不能这般大方,看来这红色的石油真的是好物件。

  紧接着,大家又开始忙乱起来。

  王德发主家采用木制集装箱的办法来运送石油……用挂釉陶瓷柱式坛子装石油,用配套的陶瓷盖子封顶,抹上黄泥来加固密封,其实类似大宋酒坊里的藏酒坛子,只不过也许比人家粗糙了一些。

  集装箱内部有硬木构架,并以巴沙木为减震垫,以防止碰撞。

  其实加工铁皮镀锌或镀锡桶都不是问题,但是成本比用这个方法高太多了,而且影响生产计划。

  王德发主家只能先把炼油厂建在流求岛,因为那面有很好的配套设备,而且还可以很快培养出相应的技术人员。

  当然,最关键的是,那里有较好的温控手段。

  被称为“文来1号”的油井很快进入高产期,他于是又给了负责打井的工匠们一个新的目标。

  用汲水筒采油极为方便和简单,可以交给流求来的土著们完成这个工作。

  按照事先的设想,他至少要开凿出六口井后算是完成一期工程。

  到那个时候,理论上,这个居民点儿也要完成一期工程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