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考虑一下接盘问题

第一百三十九章 考虑一下接盘问题

  王德发主家对当时开采石油的工作放下了心后,便开始着手布置下一步工作。

  如何能把一个定居点发展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地方,甚至是一个新兴的城镇,都是一个系统的工作,需要全面考虑。

  这一个傍晚,王德发主家选了一处高一些的河岸,然后摆上小竹凳上摆上,伸出长长的竹子渔竿开始钓鱼了。

  钓鱼已经是王德发主家不多的业余爱好了。

  啃狗和鸡米两个小子一左一右坐在他的旁边,两个人都在嘴里噙着草棍,看着河面上的鱼鳔发呆……一直没有看到有大鱼上钩。

  此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它正在奋力把它最后的余晖洒入文来河,整个河面顿时波光粼粼起来,这也许是傍晚最辉煌的一刻。

  如果能放一曲《渔舟唱晚》也许就更有味道了------

  文来河面的天空上,正在归巢的野鸟偶尔鸣叫几下,然后掠过几个弧线后,飞入河岸两边的树林中不见了。

  王德发主家这时深深吸了一下烟斗,吐了一口浓浓的烟雾,悠悠地说:

  “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这一句诗,太美了。”

  两个小子蒙了,他们一起抬头看看天,然后又一起看看王家主。

  你啥时还会飞的?

  从没有见过你竟然还有翅膀……

  王德发主家挥了挥烟斗说:“……有的事情虽然做过了却不为人所知,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做过,并且从中获得了许多,不要去要求别人记住你------”

  鸡米真不知道王德发主家想说什么,啃狗好像明白了一点,但是一时间还说不出来。

  王德发主家笑了笑,还是太深了……他直接说:“你们两个何必要打骂那些土著呢?让他们慢慢来不行吗?”

  两人彻底明白了,原来是说自己两人的管理方法呢。

  他们在管理那帮子罪犯时,天天拿着藤条,天天高喊着自己的名字,让对方记住自己,总想着要他们记住,正是自己在帮助他们学会文明,学会技术,甚至学会生活。

  鸡米说:“王家主,他们将来会感激我们的,就像我们一直在感激你……”

  啃狗说:“王家主,将来我们也会让他们自由吧!”

  “呵呵,你们记住,能让别人自由的人,自己才会真正的自由;总让别人恐惧的人,自己会成为恐惧一切的人……比如你们两个,迟早有一天要离开我去过自己自由的生活,那个时候,你们就明白赋予有时比收获更快乐。”

  “不!”

  “不!”

  两个小子一左一右靠上了王德发主家的大腿。

  “我是说以后,你们成年了的以后……”

  “就不!”

  “就不!”

  两个小子靠得更紧了。

  好吧,慢慢来吧……张德发主家感觉鱼竿沉了一下,然后一甩竿,一条半大的河鱼上钩了。

  两个小子兴奋起来了,说:“我来我来,是不是还要放了?!”

  王德发主家点点头,那鱼太小了,留着它毫无意义。

  流求岛现在还有一样不太出名,但是同样好卖的产品,那就是他们出产的用剑麻加工出的鱼网和鱼线。

  现在的剑麻产量已经足够多了,甚至福建地区都有聪明的农民跑了过来引种。

  剑麻是这个时空所有麻类中最耐海水蚀渍的麻种,所以渔具质量上远比其它种类的好。

  这个定居点里有专门负责捕鱼的人员,所以他们鱼获是足够这里的劳工们吃……感谢这个时空的生物资源极其丰富。

  第二天,王德发主家就收到了张国安岛主的信……他看了后,一下子就能感觉到他的朋友在信里面的怒气。

  国安真的生气了……这里面有因为流求卫队在战场上损失的怒火,其实也有认为他自己,或者说,他认为整个计划过于缓慢了的原因。

  王德发主家想了想流求岛上的人数,呵呵,加上流动人口现在还不够六十万人。

  武器可以造出来,不算什么;战士可以买来,也可以雇佣,也不算什么!

  但是,符合我们世界观的人才呢?!

  而且,我们有稳定的中间层吗?!

  大商大户算是一股强大的助力,但是不能算是我们的基础;平章贾似道和京湖制置使吕文德也算是朋友,但是不能算是我们的基础。

  因为他们随时都可以转向,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可以随时背叛我们,因为他们的屁股是坐在金钱和地位之上,而不是和我们一起生存与发展。

  王德发主家想了半天,一点点写下了自己的看法。

  他没有着急,一边组织工作,一边考虑和朋友的交流问题。

  他给文来河口地区设计的发展方向是以加工出产椰子系列产品为主,同时兼有人工种植这里特有的香料,慢慢推动商贸的发展。

  发展初期的头两个方面暂定这样。

  这里的椰子资源实在是太丰富了,简直令人发指!

  沿着海岸走,那落在地上的椰子似乎比河边的石子都多……但是这里的人利用的方法却是极其有限,无非是喝了椰子汁,连椰子肉都懒得吃,因为这里的野生水果也多的是。

  但是,以水果为生当然可能饿不死人,只不过会造成营养不良,因为缺少蛋白质和胆固醇,特别是高脂肪、高热量和高胆固醇的食物。

  让王德发主家感到有意思的是,这里的人会种水稻和旱稻,但是却不太会畜养家禽,所以动物性蛋白质只能依靠鱼类……至于猎物嘛,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所以王德发主家发展的第三个方面就是蓄养业。

  至于说粮食和蔬菜之类的种植,那个都是必要的,不必多说。

  王德发主家认真给他的朋友写了第一封信。

  在信中,他指出眼前的局面是不曾有过的,可以公开与鞑靼强盗集团划清关系,让大宋及其周边国家与地区的人们明白自己的立场,这样有利于团结可以团结的人与势力,形成多道多助,失道寡助的态势。

  但是,不必要离开山东路作战……象征性打击都没有必要,不如集中力量到最后时候来个最重的一击!

  王德发主家直接提出了一个问题,就算直接打败的鞑靼人,我们如何接盘?!

  张国安岛主接到信后同样陷入了沉思,接盘的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只不过他认为一力降十会。

  如果流求卫队直接在战争中击败了鞑靼强盗集团们的联军,那么,一些地方上的管理工作,还可以让原先的官员体系继续运做。

  文官们能接连投降和效忠辽、金和鞑靼人,没有理由不可以投降和效忠我们。(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