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公主与娜娜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公主与娜娜

  这次的意外事件是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给他们带来的。

  他本来对流求岛的情况大多只是耳闻,最直接的看法就是那里出一些好货物,而且他们的海船比较大。

  但是,他第一次收到儿子安达的回信后,便吃了一惊。

  原来那岛上的大城竟然真比自己的渤泥国大几十个了!

  先前他听过有商人描述那个什么八道河地区,他一直以为是别人的胡说,这天下哪里还有类似大宋般的城池?!

  虽然他也没有到过大宋,但是,几代人流传下来的传说,已经深入到他的骨髓里了,不由他不信。

  而流求岛的传说才是最近几年兴起,竟也能如大宋一般了?!

  这就很难让人相信。

  可是,这是儿子传回来的信,他如何能不信呢?

  智子疑邻里所包含的朴素情感,在这个化外之人身上同样起了作用。

  儿子还说了那里的海船桅杆比海边的椰子树还多,那里的道路比河面还平,那里的四轮/大马车比我们河里的小舟还要多,那里的人啊,好像比河滩上的砂石还多------他们的军队是天下第一,完全可以打败鞑靼人,只不过先前受了小挫,不小心被埋伏了。

  这个时候,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觉得自己还要进一步与流求人交往。

  也许人种不同,也许文化也不同,但是想要进一步的交往嘛,不管是皇帝、国王还是部落头人,他们的方法还都能想到一块去!

  他想与流求人和亲------他早就知道,那个王德发主家还带了两个年轻人,从外表看去,他们似乎是本族人,但是肯定又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比本族年轻人健壮,而且他们两个是后来才学自己族里的话!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听闻他们是王德发主家的义子,关系非常亲密!

  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一共有十个孩子。

  其中有四个儿子,六个女儿。

  在女儿中,正好有两个年纪与那两个年轻人相仿的,所以,他安排自己的大臣去找王德发主家,告诉他和亲的要求。

  从个人家庭生活来看,渤泥国早已经脱离了原始部落时期的群婚制,进入了一夫多妻制阶段,他们部落内部的关系也不同以前了,不再是一切物资都是族内或部落内公有了------私人所有制开始兴起。

  这个阶段内,部落的组织构仍然存在,无非就是规模更大了一些,或者诸多部落采用了联盟的关系组织在一起。

  部落内部中的成员,有奴隶存在,也有自由民存在------总之,可以看成是松散的后期部落制度。

  王德发主家当时为他们的阶段划分还难为了一下,因为,不能因为有奴隶存在而叫奴隶制度吧,那样太偏了------因为这个时候的奴隶基本是战俘或是买卖而来,只占有少数。

  但是又不能称为自由民制度,虽然大多数成员都是自由民,可以自己承担自己的家庭生活,可从事种植、渔猎和商业工作,甚至是服务业。

  在王德发主家看来,一个社会制度下,只要有一定规模程度的奴隶存在,这就说明不是个案,这个社会制度并非是自由民制。

  流求岛就敢说自己是自由民制,因为根本没有奴隶存在!

  王德发主家不是政治家也不是思想家,更不是历史学家,他不会这么高深的社会学知识,所以只能说这个时候是部落制正在走向完全解体的过程,没有办法直接下定义。

  不过,他也想开了,给人类的历史发展划分严格的社会制度形式本来就是十分可笑的事情,很多时候无法划分!

  比如鞑靼人。

  他们在草原上施行的绝对是奴隶制和部落制,等到他们做大做强后,在除草原外又是施行了封建分封制------他们发展的根子和结果同时存在,是一体两面的问题,你说说怎么划分?!

  莫不如只按照一个标准来看,只看他们是怎么发家的------最初的原始积累是来自于哪里!

  这一下子就简单了,他们就是强盗集团!

  因为他们从不参与任何物资生产的行为,只关心物资分配------只要走出草原,他们就开始相信自己的刀子了,相信刀子里面出财富和政权,这和是不是原始部落制度、奴隶制度、封建制度或其它制度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因为你可以起出花花名字来,但是,你也掩盖不了你对物资的创造和分配的认知和所作所为!

  从某种理论体制内的观点来看,渤泥国的社会制度是落后于鞑靼强盗集团的半奴隶半封建社会制度------但是渤泥国国内确是比较自由和开明。

  比如没听过强迫别人从事某个行业终生不变,也没有听说过他们的社会成员到其它地方还要开办路条等等。

  这里允许其它国家或民族开办商业,也没有听说过动不动就抄家问斩之类的事情。

  这里的国王可以娶几十个老婆,自由民也可以,只要你养活的起。

  当然,除了奴隶外,这里人人都要交税,连刚满三岁的小孩子也是如此。

  这里的军队还是属于国王和一些长老贵族所有,“国营企业”垄断也是十分严重。

  国进民退的现象也存在。

  王德发主家听到了渤泥国大臣的要求后乐了,这是好事啊,那两个小子毕竟受过流求几年的教育了,如果能成为其它土著国的重要成员,无疑有利于推行自己的价值观。

  少年时期学习的能力强,这个时期受的教育几乎可以影响终生。

  王德发主家在文来河畔钓鱼时,就把这个出乎意料的好事告诉了他们两个。

  当时,他们两个人都有些傻眼了------王主家不要我们两个了吗?!

  王德发主家苦笑着说:“两个傻小子,我们在文来河不走啦!再说,这里离流求岛就十几天的海程,能有多远?!”

  鸡米和啃狗两人对视了一眼,脸色放松了一些,不是要赶自己走。

  对于土著人来说,也许是人种的差异吧,鸡米和啃狗的发育似乎要比其它的家养小子要更早成熟一些。

  在他们两个都开始追求女生的时候,其它家养小子们都还没有表现出对女生有什么太大兴趣。

  相同的是,女生也是如此表现。

  比如千千也没有表现出对异性有何好感------如果不是这样,她不会更热衷于找男生赌博,似乎对赢男生的钱钞更感兴趣。

  王德发主家说:“当国王的女婿好啊,听说他的公主们个个都------漂亮,而你们要是娶了,就直接当上大官,可以指挥更多的人!”

  鸡米说:“他们的王宫都没有流求二层楼高!”

  啃狗:“------”

  王德发主家说:“你们以后可以再盖嘛,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怎么盖房!”

  鸡米说:“他们吃的都没有我们吃的好!”

  啃狗:“------”

  “你们以后可以学着做嘛,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做的!”

  鸡米说:“我们也没有什么财礼钱------”

  啃狗:“------”

  “傻小子,当然我来出了!”

  鸡米想不出别的说法了,只好说:“我听从王主家的安排吧。”

  啃狗摇着头,坚定地说:“我只想娶娜娜------”

  鸡米撇着嘴说:“我看过国王的公主,比娜娜还漂亮-----娜娜她不喜欢我们的!”

  啃狗摇着头,坚定地说:“不!我只想娶娜娜------”

  王德发主家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两个的争执,最后还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安排了。

  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听了回报后,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拒绝了自己的招亲-----不过,有一个也可以,和亲嘛,只是给一个互相亲近的理由就够了。

  他对王德发主家给拿的财礼相当满意。(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