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爱情是要有考验的

第一百四十四章 爱情是要有考验的

  王德发主家参加完鸡米的婚礼后才回到了流求,只比计划里耽误了两天。

  他给鸡米准备的彩礼让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认为他这个主家很有诚意------其实他只不过是把流求出产的紧俏产品拿出来了一些而已,但是足够用了。

  不过,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也有一点遗憾,他本来还让他的大臣暗示自己还想要一些流求的工匠,如果能送他一些的话,那就太完美了。

  但是王德发主家好像没有同意,他说了,流求人是自由的,没有人可以把那里的人当成礼物送给别人,任何人都不可以,这里还包括主家自己。

  想要流求的工匠,除非你自己花钱钞去聘请。

  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听完后,想笑,一个堂堂的家主,都不能决定工匠的命运?!

  他的大臣倒是说了,他听那些商人说过,在流求,工匠们的身份很高,竟然与一名优秀的战士差不多,甚至收入比官员还高------

  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只能认同流求岛那里奇怪的风俗,只要他们是有诚心的就好,他见过也听说过比这个还奇怪的风俗,也不算多么古怪。

  鸡米和渤泥国公主的大婚之日,是整个渤泥国的大喜之日。

  全国一百多所佛家寺庙里,都有人去为这一对新婚之人祈福。

  这个时期他们还没有被别的国家打败,所以回****还没有发展到这里。

  佛教现在还是非常兴盛的,全国到处都有佛家寺庙------当地的人同时也礼佛甚重。

  在鸡米和公主的新婚之日,整个王宫都扎满了野花,同时还用成匹的彩绸点裰了一番。

  这是渤泥国从来没有过的奢华------比当年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登基和王子安达出生时都要壮观。

  当然,他们现在的收入提高太多了嘛。

  鸡米当时人模狗样的坐在人力辇上,被八条大汉抬着,身上披金戴银,头上插着漂亮的鸟毛------当时在渤泥国的唯一一条石板官道上游街。

  他的小娘子,渤泥国公主则坐在四头大水牛拉的辇车上,从外面看不到挂着珠帘的里面,大家只能猜测公主此时的装扮。

  渤泥国国民们冲着官道洒落着各色鲜花花瓣,每当他们经过时,人群都一一在为他们做着祈福的礼节。

  鸡米在辇车上挺着小胸脯,正经危坐,眼睛都不向着两边看。

  事先渤泥国大臣教过他一些渤泥婚礼的礼仪,他正在一一照做呢。

  王德发主家事先也告诉过他一些道理,虽然有一些他一时间听不太明白,但是也都强行记下了。

  比如不能过早“碰”公主那里,至少要两年以后!

  不可以嘲笑别人无知!

  最好不要让别人一定听你的安排!

  学会倾听别人的要求!

  做人的情感上要专一,不可肆意动情,更不能炫耀!

  王德发主家最后说:“有问题来文来河口或是写信给流求岛求助吧,我们都是你最大的助力,不会因为你的身份变了就变了。”

  那时鸡米的眼泪还差点出来了,说:“我的朋友还会是我的朋友嘛?”

  “会的,啃狗还送你礼物了,怎么会不是朋友了呢?------对了,你怎么惹到娜娜和千千了?她们为什么不送你礼物??”

  鸡米心里一酸,眼泪直接就下来了,心里说,王主家,你什么都懂,怎么就不明白------我其实还是喜欢娜娜!

  王德发主家哪里知道这里的内情,当时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人总是要走自己选择的道路,我个人认为你这个选择很不错------友情嘛,不会因为地位、距离和时间的关系而变淡!”

  这到这里的时候,王德发自己还感动了一下,他想到自己和朋友们的友情了。

  是的!真正的友情不会有种种外界的条件限制!

  也许当时他的表情阳光了一些,鸡米的感觉也好多了------他牵着王德发主家的衣袖说:“主家还会教我知识吧?”

  王德发主家点头说道:“当然,我们都需要永远学习。”

  渤泥国地区所有的流求人中,只有沈千千行长和娜娜副行长没有参加鸡米盛大的婚礼。

  两人的借口是渤泥钱行的业务太忙了------其实一点也不忙,她们刚开业不久,这里的商人还没有信贷转账的概念,彼此都要适应性发展一段时间才行。

  千千眼光明亮,说:“看看吧,我早就说过鸡米是一个花心的男生,果然忘了你去娶渤泥公主了!”

  娜娜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点难过,她说:“是王主家介绍他的------”千千哼了一声说:“考验嘛------他没有通过!”

  娜娜重重地点头认可,是没有通过考验!

  千千略有所悟地说:“男生嘛,不经过考验,他们的话不能信哦------”

  与此同时,流求岛上,英俊少年杨友行不知道为什么打了个哆嗦,手中的铁

  笔一颤,在蜂腊纸上写滑了一个字。

  他赶紧又拿着一块蜂腊,划着火柴烤了一下,在那错字上滴上了几滴,赶紧重新涂抹好,小心吹了吹,让它快速变干,然后又用心刻了起来。

  蜂腊腊纸和添加了染料的亚麻油墨以及钢垫板,是张国安岛主很容易就给搞出来的印刷用品,如果小心使用,可以印刷五百份而没问题。

  正好可以用来印刷一些对数量有一定的要求,而且时间紧迫的小册子。

  比如普及军事、农业和工业上的一些技术知识啦,还有一些临时要的各种表格和单据啦,方便得很。

  杨友行对沈千千离开自己出去工作的事情还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耳边清静了很多,没有感到其它的变化。

  甚至在夜色降临以后,他点起了鲸鱼灯,依然在努力写着刻着。

  他相信张国安岛主说过的一句话,就算是一万年以后,人类也不可能不阅读文字,那时不可以替代的一种手段。

  所以,无论现在还是将来,写作永远会是一项光荣而伟大的工作!

  但是,他没有机会看到渤泥国在这一个晚上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花灯及焰火晚

  会了。

  在这个时空,花灯及焰火晚会本来是大宋的专利,但是,大宋之外的第二个

  晚会,谁也没有想到会在渤泥国举办。

  事实上,这些花灯和焰火都是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积攒的,他本想给自己儿子的新婚之夜使用,但是听闻大宋还有更好的产出,于是便提前拿出来用了。

  还好吧,他们一直按照大宋焰火商的要求来保管,没有太受潮。

  在渤泥国国民眼里,这个花灯及焰火晚会只能是天上才有的,震惊这个词已经无法形容了!

  但是在一些大宋商人的眼里,还真不算什么------他们纷纷卖弄风雅,说来说去就用一句诗词来对付渤泥国的官员们: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雨,宝马雕车香满路!

  事实上,王德发主家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抄来的这句词,他们明显比自己是有诗词文化了------但是很不准确呢。

  说道路上有花瓣很香这个可以,但是明明用的是大水牛车好吧,叫什么宝马呢?

  至于这个焰火晚会嘛,对于他来说更不值得一提了,到现在大宋工匠们也不会给焰火添加点颜色,而且品种单一------

  不过他不是一个让别人扫兴的人,还是装成感兴趣的样子欣赏了。

  这一天,渤泥国国王麻不里颂差还请全国民众吃晚饭了,与民同庆。

  当然,这个全国也不过几万人,都住在一个大寨子里,很容易办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