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人之间的友情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人之间的友情

  王德发主家路过麻逸国时,安排了一条海船去那里帮助先去的人员一起来建设麻逸商站。

  这个是他先前和张国安岛主一起商谈过的,由流求岛先派出人员开建,他要后期再派出土著劳工帮忙。

  两人都认同在岛内着力培养流求当地的土著技术人员的办法,派出他们到土著人员多的地方工作,有利于完成当地的工作任务。

  同样的工作,王德发主家在热带干一会儿活儿都受不了了,而那些土著们却心平气和,这也是人种的差异吧。

  当然,所谓技术人员的含量------相比较而言,胜过别个地方的土著那是一定的了,但是技术水平还远远比不上大宋工匠。

  王德发主家回到流求时,已经是初夏了,这一路上顺风顺水,没有用上半个月就回到了八道河口。

  当时,他观察了一下八道河地区的海河联用码头,首先就感觉那个河面上的挖泥船不太给力,要不然八道河码头还可以往上延伸。

  他看到一条挖泥船的操作实在是太笨拙了,似乎还赶不上这个时空的清淤水平!

  大宋眼下有全世界最好的清淤方式,他们主要用的是一种浚川耙。

  其耙以巨木长八尺为头,齿长二尺,列于木下,如耙状,以石压之,两旁系大绳,两端碇大船,相距八十步,各用滑车绞之,来去挠荡泥沙,己成,又移船浚其它处。

  他观察到,那铸铁抓泥斗慢慢地一顿一顿地降到河水里后,又慢慢地一顿一顿地提出水面,然后再移动铁管架式吊杆,将抓泥斗里的淤泥倒入旁边跟随的敞口运泥泊船------那船上冒着的青烟表明是用了锅驼机当动力了,而且那钢丝绳的质量还不错,但是,这速度太慢了,最起码完全可以利用重力来自然下放铸铁抓泥斗嘛,这是一个单向轴承就能搞定的问题!

  不过,他可不想对自己的朋友要求太多------自己对农业不是也一窍不通?!

  张国安岛主在码头上迎接他了,两人拥抱了一下。

  石油很重要,锡石也很重要!

  但是老朋友相见的那种友情,却是什么也替代不了------

  这一天的傍晚,两人还是老规矩,由安静给他们炒了几样小菜,两人喝起了小酒。

  别的没有谈,先说另三个家伙在那面世界可能的生活。

  这样久了,还没有回来,还真有可能在那面生活不错------看来有了极其充裕的金钱,也是可以过上好日子的。

  友情这东西,时间愈久,回忆起来愈加有趣。

  这一次不同的是,在他们的饭桌上,女主人安静隆重推出了一位女生,十九岁的罗娘。

  罗娘算是安静私下里海选出来的。

  当然,她没有借助男人的力量,也没有找大宋政府帮忙,纯粹是靠着自己的人脉来选出来的。

  眼下流求岛上的纺织、针织和印染等产业处于高速发展时期,生产规模和产品数量都在飞快地扩大和增长。

  大宋苟且得到的和平时期让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都上升了一个台阶,境内百姓的生活水平明显得到提高,从而直接刺激到了各层次的消费增长。

  大宋政府肯定不会领情,但是张国安岛主和安静两人却很欣慰,至少他们先前做出的引领大宋大商大户消费的方针政策有了成效!

  如果一个社会“沉寂”了,它有一个最明显的标记,那就是中高阶层的成员不肯加入到社会内部的消费了------低级阶层的成员还要面对高物价和钱荒!

  幸好现在改变这种局面了,当然无论从微观还是宏观来说,大宋政府也还是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一些努力。

  但是,张国安岛主才不相信这个时空有懂行的经济专家给大宋政府出主意呢,他们只不过是碰巧了。

  比如这个时候的大宋官家赵禥喜欢搞什么恩出于上的把戏,把他们垄断的盐、茶价又降了不说,又退出了几项禁榷行业,准许百姓自由经营了。

  但是,在张国安岛主看来,还远远不够------他们现在还把持着香料、贵重药材和酒类的专卖,这可真是很难让人理解。

  本来嘛,在有心人的攻击下,所谓的香料禁榷简直是一个笑话。

  以胡椒为例。

  胡椒算是香料,我们也认同,但是胡椒粉算不算?混合型的十三香算不算?喝汤专用的鲜香汤粉,吃烤制食品的烤烤粉算不算?!

  以大宋市舶司官员的智商,他们还要讨论很久------

  贵重药材嘛,直接变成中成药你怎么算?

  至于酒类嘛,更简单了,药酒算不算酒?你大宋不是扬言平民药物低税入司嘛-----当然,酒类走私的事情流求岛是不会参与的,有精力你就去抓那些大大小小的走私者!

  没收二十斤白酒都不够你出人手的工夫钱!

  整个市舶司的禁榷行业,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早都千疮百孔了------当然,除了一样,武器,特别是制式武器,大宋的禁榷效果还是非常好。

  后来张国安岛主才明白,原来大宋政府也不是不明白,反应慢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他们喜欢玩“恩出于上”的把戏,一点点放开,每年都让老百姓高兴一点儿,快活一点儿------

  好吧,这是人家的内政,咱不指手划脚了。

  那么,如果一个社会不是“沉寂”而是死寂了,它也有一个最明显的标记,那就是中高阶层的成员带着钱财玩命地向外跑路------这其实才是张国安岛主最喜欢看到的,这么多年宣传流求岛的好处,你以为是说着玩的?!

  带着你们的钱钞,带着你们的家人,带着你们的佣人都来流求吧!

  这将是张国安岛主迫不及待欢迎的局面,来的人全会是聪明人呢,整个地区的人口素质将要陡然提高。

  这样的人是擅于分析局势,而且擅于逃跑,但是,如果你依靠他们做大做强了,他们反而不会逃跑了!

  当然,这种情况到底还是没有发生,也是有些让人惋惜,至少不符合流求利益最大化的原则。

  在这种情况下,当接盘手,永远要比当操盘手强!

  但是安静竟然不同意他的看法,说:“国安,不好这样------那时,不用鞑靼强盗集团打了,轻轻一碰,大宋就完了!”

  张国安岛主当时看着安静的脸色说:“完了,正好有我们接盘啊,全盘接过来,干净利落!

  你放心,这个民族又亡不掉,只不过是垮了一个朝代,垮了一个政府,那本来就是赵家人的事情,与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安静想了一会儿说:“我知道这里的区别------但是那样死伤太多了,我不希望如此。”

  张国安岛主读懂了安静的表情,她害怕不确定因素呢。

  安静认为眼下的时局真的不错------她这是从一个女人的角度去理解的。

  她主管的纺织行业,越来越吸引大宋女人的注意。

  举一下很简单的例子,来找她商谈业务的大宋女人越来越多。

  她在和她们商谈的过程中,很多人不仅会成为商业上的伙伴,还会交往到女人之间的友情。

  所以说,当她提到王德发的事情时,她的朋友都纷纷许诺,保证能找到让她小叔子满意的女人。

  大宋什么都有,别说一个好女人了。

  罗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海选”出来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