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罗娘是官宦之女,她的爷爷罗方是一位有远见的士大夫。

  当年,他还在海州当地方官的时候,大宋朝廷要求在该地设置三个盐场,罗方却认为这样做并不方便地方,于是拒绝这个要求。

  朝廷觉得罗方不可理喻,于是主管这方面的官员,一位转运使亲自来到海州,决意要执行设置盐场的命令。

  但是罗方却和转运使犟上了,就是不同意,其抗论排沮甚坚。

  那个时候,海州当地的百姓却很支持转运使,认为国家工程必会让地方民众受益,所以人人都希望能在当地设置盐场。

  他们纷纷拦住罗方,都说设置盐场能给当地带来很多便利,以至于男女老少齐上阵,形势一时间很紧张,眼看着就引发群体性事件了,

  罗方单独一人走进百姓中间,他站在高处,耐心地向着百姓们解释道:

  “你们根本不知道长远之计,转运使在我们这里设置盐场,虽然从近处来看有利可图,但问题在于朝廷设置的盐场不怕供应不足,而在于销售不出去,到时候盐产量过大,销售不出去,这个恶果三十年后才显示出来,到时候你们等着瞧吧!”

  罗方在当时还是有一定声望的。

  前几年曾经碰上朝廷向海州征收制作弓弩用的材料,海州历来不生产这些东西,民甚苦之,所以当地老百姓请求用海产品鳔胶来替代。

  罗方却有先见之明,说:

  “官家和朝廷都知道我们海州不生产弓弩材料,这一次只不过因为战场临时征调而已。

  如果用土产替代,让朝廷觉得海州盛产军用原材料,于是年年征调,到时候就没完没了……虽然我能得到上等的课评,但是留给地方的会是无穷的麻烦,扰民甚重!”

  于是他坚决拒之!

  百姓由此德之……所以,罗方的话语对百姓来说,还是有一定力度的,百姓不得不听服。

  罗方在职的时候,海州始终没能设盐场,等他离任之后,转运司终于如愿,在海州设了三个较大的煎盐基地。

  后来。海州一带因盐场有利可图的原因,大宋政府一直大力征税征兵役,同时盗贼蜂拥,比过去更多更频繁,民众苦不堪言。

  一直到前几年,恰恰是三十年左右,流求岛的海盐扑天盖地一般运来……海州盐场里的海盐只能像山丘一样堆积,亏欠得很厉害,债务常年积累,导致很多人破产!

  这时,有海州百姓想起罗方当年的话语,便纷纷去到罗方的老家,位于两浙西路的吕城,想找寻到他,以求对策……然而他那时已经做古,其坟头之草,已经尺余了。

  罗方之子罗援,也就是罗娘的爹爹,却是一个空言无物,志大才疏之人,最后只是在当地县衙里当了一个押司……

  罗娘小时候就深得罗方之喜。

  罗方致仕回乡后,但凡有闲暇之时,必授技与之……包括经论诗词,琴棋书画等等在内,百般千样,无一不教。

  罗娘天生聪慧,常常是一学就会,再二再三便已经熟稔于心,有些专业,非请专业人员来教不可。

  罗方常常感叹道,可惜我家罗娘是个女儿身,无功名得利之法。

  罗方一生清廉,家资不多,他见自己的儿子罗援不过是中人之才且碌碌无为,便想为孙女留下一些钱财,以防将来会有窘迫之时。

  那时,罗方对罗娘说道:“留下钱财,不过十年之用;留下宅田,不过三十年之用;留下名声,可流传百年……”

  小小的罗娘回应道:“若有经世之策传我,何止百年。”

  罗方捋着花白的胡须呵呵笑了,说:“欲求经世之策,不如先学济民……”

  随后,正逢吕城地方政府欲拍卖县城外路边的三千亩荒地……大宋时期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也时常拍卖土地,只不过不叫招标和拍卖,而是叫做“实封投状”。

  也就是政府公布地块和底价,有意向的买家把自己能出的价钱写在纸上,装到信封里,投进政府指定的标箱,报价期满,政府着人打开箱子,公开念出各人的报价,出价最高者可以买到地皮。

  罗方公开宣称自己将要参与实封投状,坦言将建立义学与济民医坊,绝不收取一文钱的费用,全是免费!

  结果,无人与之争价,让他以百文之价得到……其实那时罗方已经抢占了道德至高点,无人敢与他争价,建立不收费用的义学与济民医坊,只有巨富之家方可为之……

  得到土地后,罗方首先便倾其所有来筹建义学和济民医坊……结果,有听闻此事之富户,纷纷捐资以助。

  罗方令人刻其名于石碑之上……石碑甚巨,所空余处甚多。

  不久,大户捐资者甚众,义学和济民医坊方成,而石碑空余处仍众。

  罗方写信与周边大儒、名医,坦言称其义学与济民医坊已成,然则无名师名医,愿借力相助,愿与大贤一同流芳百世。

  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无法让人拒绝,于是要么亲自来传授、坐堂一段时间,要么派出高徒替代……一时间传为美谈。

  原先县城外的荒地之处,已然成为热闹所在……求医免费,但是药物汤剂无法免费;义学免费,但是吃食所用无法免费……特别是名医来坐堂时,那来求医之民甚众。

  义学与济民医坊,用去两千亩,而其余地方,罗方便招租于人,兴建商铺民居,不久,此地成了一个人来人往的商镇。

  罗方本人,一直在义学里教学,分文不取,其余土地的租徕之资,皆留给了孙女罗娘,众人无他言者。

  罗娘十五岁时,有常州商户大家梁家为其子梁萧白前来礼聘求婚。

  罗娘对爷爷罗方说:“未闻其子传闻,必庸人也。”

  罗家由是拒婚,常州梁家衔恨之,但一时间又无可奈何。

  此时,流求货物大兴于市,传闻甚广。

  罗娘对爷爷说:“听闻那里有女子主事,极善织纺,所出之布,天下闻名……不如孙女前去一观。”

  罗方阻之曰:“其兴忽也,其败也必忽也……暂且观之。”

  随后几年,求婚者相属于路,不绝于缕,然皆拒之也。

  期间,爷爷罗方故去……其父罗援为其婚事大恼,问其何所求!

  罗娘说:“女亦无所求,听闻流求之地,已成繁华所在,但求一观之后,再言婚事!”

  罗援见她说的坚决,一时无奈,便让一个老妈一个侍女陪她前去。

  此时,诸多城市,皆可通航流求岛,她们三人先去了临安城游玩一番,最终去了流求岛。

  期间,有常州之女商,见罗娘不凡,细细交往后,方知是吕城罗家女。

  那女商大喜,自称她与流求岛八道河地区的安静主家是极为要好的,又大大讲了一番安静主家的传闻。

  如此便把罗娘迷住了,一个女子,身材如此长大不说,不仅能知晓天下万物,还能操纵机械行事……那极品香水,竟也是她亲手调制。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