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夏天的好消息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夏天的好消息

  罗娘当时穿着碎花蓝底的长裙,脚上是小鲸鱼皮坡跟鞋,鞋底是水牛皮加杜仲橡胶合钉在一起的,非常抗磨。

  白色的长筒袜刚好齐膝,还是罗口式的。

  她和安静主家一样,头上的左右扎着蓬松的辫子。

  流求岛上的男女之间流行好几种发型。

  男人中,有人喜欢类似流求卫队那样的短头发,干净利落,而且容易打理,不热呢。

  也有人留着大马尾辫子,双手一拢,然后就能扎上了,还可以“刷”薄一些。

  当然还有留着原先的发髻。

  女人中,则有人喜欢模仿安静主家的左右扎着的辫子,认为这样好看而且容易打理。

  当然也还有留着原先的样式。

  流求岛上没有人关心别人留什么样式的头发……除了流求卫队的队员,其它人各自随意。

  不过,胡镇北厂长忘记了王德发主家的吩咐,把马尾辫子露出了工作帽,结果差点被车床的车轴卷了进去,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索性领着大宋车工们集体剪成短发了……这也算是生产力的进步倒逼生活的习俗要变化的案例了。

  罗娘当时盈盈一笑说:“王主家好,我听安静阿姨说过你很多次了……”

  王德发主家那时正在和张国安岛主喝酒,谈论石油蒸馏的事情,还正在可惜那原油里的石腊出产的少……当然,你如果想要容易蒸馏,产量又高的轻质原油,那么你就别想同时多要石腊和沥青了,这是一个常识。

  王德发主家一时间干笑着发愣,而张国安岛主则早就有准备,他连忙让她们两个女人都同样坐下,打着哈哈来缓解气氛。

  王德发主家倒不是见了妹子说不出话来的人,只不过一时没有想到。

  他也很快就可以谈笑风生了,大家一起说了一些话,只是罗娘没有轻易插嘴,她一直在静静地听,有时候点头认可。

  这次回来,王德发玉家还给安静主家带了一些极品锡石,都是可以当成宝石的级别。

  那些漂亮的锡石在桌子上熠熠生辉!

  安静主家随手拿起一块带着淡蓝色的宝石,在罗娘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很合适皮肤,好的,这个就当成见面礼了。

  她看出丈夫的朋友有些把罗娘当成学生的样子了,这可不好……她笑着说:“走,罗娘,咱们两个去找首饰匠,看看打成什么样的吊坠好看!”

  如果从真实年纪来算,她们是母女了,但是现在嘛,最多是小姨的水平,所以她告诉罗娘称自己为安阿姨就好,别主家主家的叫个不停……她没有丈夫那个爱好,被人这样称呼,她感觉不舒服。

  但是现在呢,她想让罗娘改口叫大姐……暗示一下,罗娘的年纪在这个时空里,正是谈婚论嫁的好时候。

  两个女人离开后。

  张国安岛主吃了几粒花生米,说:“就她了,啥也别讲了……”

  王德发主家皱了一下眉,说:“这能下去手吗?太小了……”

  “得了吧,这个时空再大一点,那只有找二婚的了,你要啊!”

  王德发主家不稀得搭理他的挑衅,说:“慢慢养成吧!”

  “不不!你得先给人家一个名份,别把人家老爷子从大宋跑来逼婚!”

  这是真的,由于两岸的海上交通极为方便,所谓的信件来往也当然很便利了。

  尽管罗娘不停地写信说自己与这里的女主家关系极好,而且还能学到出乎意料的知识,还让人多次送回去好物件来孝敬爹爹,但是这些怎么能解开一个爹爹对女儿婚事的操心呢?!

  所以,王德发主家可以养成,但是名份必须要给……张国安岛主明白,要不是人家身边有两个老成的侍女看顾着,估计那个小老头早就跳着脚来流求岛了!

  王德发主家苦笑着说:“怎么会是小老头呢?差不多和我们一般大吧……”

  张国安岛主邪邪地笑了,说:“那没有办法,谁让我们能年轻二十多年呢?不服气找老天爷去……所以你要改变心理年龄!

  好好想一想你当年傻乎乎的样子,回想起来,那些都是美丽的回忆呢。”

  好吧,王德发主家点头认可,他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1274年的夏天,流求岛有了一件让人欢乐的事情,王德发主家和罗娘小娘子订婚了!

  大宋时代的男女婚嫁,本质上还是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原则来进行的。

  唐代以前吧,“媒妁之言”仅是礼制上的要求,但是唐代把它列入法律条文之中了。

  结果大宋时代沿袭唐代,也很重视媒人作用,结亲大多是通过媒人。

  大宋时代的媒人,也是有等级的。

  上等的戴盖头,着紫背子,说官亲宫院恩泽。

  中等戴冠子,黄包髻,背子,或只系裙,手把青凉伞儿,皆两人同行。

  下等的,则是民间常见的媒婆子,拉皮条的事情也照做……

  王德发主家的事情,当然要找最好的,顶级的了……结果让刘钱行首一找,对方还牛逼上了,流求岛的事情,他不管,也不去!

  刘钱行首没有把这事儿告诉流求岛,这是小事情,可不能让他们看不起自己的办事能力。

  他直接找了知临安府洪知府帮忙,声称流求岛上的主家们,事情可没有小事情,听闻水晶球大阵法马上要成了……关键时候,何必让他们为此事烦恼呢?

  若是让贾平章知道,也是不美。

  洪知府当然知道这里面的问题……是不可以小看。

  当时他捋着胡须说:“殷地安大商想明媒正娶我大宋女子,这是好事啊……早晚归化我大宋!如何因此而看他们不起呢?男婚女嫁,人之常情……”

  他随手就让人给那个一等媒人递了个帖子,意思是,你看着办。

  一等顶级媒人可以看不起流求岛的大商,但是他可不敢看不起洪知府,他可不敢赌洪知府是不是一个宽洪大量的人,他马上就开始办了。

  多说几句。

  这个大宋的议婚阶段,分为送草帖问卜、回定帖、相亲三步:

  第一步,媒人送草帖如果是女家择婿,先由女家派媒人送“草帖子”至男家。

  男家以草帖问卜,或祷签,得吉无克,方回草帖,表示同意。

  两家草帖上的内容大致上是写明曾祖、祖、父三代姓名、家职、家产、及本人姓名、出生年月等,以供两家咨询选择的依据。

  男女两家同意后,再用“细帖子”,内容比草帖更为详尽,如女家除上述外,还开列议亲第几位娘子,年甲月日吉时生及随嫁的房奁、金银首饰、产业、田土等。

  由媒人互送细帖认可之后,称为“定帖”,此帖很重要啊,将来离婚后要打官司分家产时,都是凭证呢!

  绝不会发生那面世界里常发生的借用婚姻来讹诈财产之类的事情,王宝强要是有这个,估计就不会损失那么大了……

  定帖之后,男家备酒礼择日送至女家,约定“相亲”,其地址一般选择园苑、或租航船或酒楼、茶室双方相见,男家酒四杯,女则两杯,以示“男强女弱”之意。

  男家如中意即以金钗插于冠髻中,叫做“插钗”。

  如不中意,男家则送彩缎二匹,叫做“压惊”,则婚事不成。

  “相亲”是男家处于主动地位,有决定权,女家呢,也不算吃亏。

  然后是定婚,就是男女双方正式订婚,婚姻开始确立的阶段。

  相亲之后,举行定聘之礼。

  男家送钱财礼至女家定下这门亲事。

  细分之,也有下定礼、下聘礼、下财礼三步,至于财礼多少,那是看自家水平的。

  这其中三份婚启,都有固定格式,前两份多写寒暄之语的客套话;唯有第三份婚启才是男家正式通知女方行定礼的婚书。

  女家接受礼盒,放在正屋厅堂上,备香烛、酒果,告祝天地祖先,然后请女亲家夫妇双全者挑巾开启。

  当然也有嫌麻烦的,三步合并为一者也有之。

  聘送之后,节序不送了,谁要那么麻烦,直接亲迎之了!

  张国安岛主就是这个意思……他准备用一等媒人的身份和超出想像的财礼,把那个叫什么罗援的小老头直接吓死得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