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五十章 财礼和礼法

第一百五十章 财礼和礼法

  王德发主家的婚礼完全由安静主家操办了,他们哥两个倒是私下里还谈谈现在的局势。

  他们有力度,一下子请了十二个司仪,让他们跟着操办去吧。

  罗娘的爹爹,连带着主要的亲戚,都已经被他们用专门的客船请到流求岛了。

  那个一等顶级媒人在亲自到罗家家里送“草帖子”时,话语里暗示那个流求男方家里与临安府的洪知府有莫大的关系!

  洪知府是谁?

  官场上人人都知道他是平章贾似道的人……

  小老头罗援可以不在乎什么新奇玩意儿,甚至可以不在乎财礼多少,但是这位贤婿竟然还有官场上的关系,这可大大不得了了!

  朝中有人好做官,这是大宋的常识,不必多说了。

  他当时心里就同意下来了,但是一开始还要淡定一些,他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草帖子。

  那草帖上的内容大致上写明了曾祖、祖、父三代姓名、家职、家产、及本人姓名、出生年月等等,然后再以这个草帖子去求人问卜,祷签。

  结果双方是大吉大利,百无禁忌!

  当然,这都是王德发主家和罗娘两个人共同作弊的结果,内容全是根据罗娘的叙述编成的。

  当初之时,罗娘在安静主家的询问下,一点点也没有露出来小女儿状,马上就同意了婚事。

  她凭着直觉就知道王德发主家是一个忧郁的好人……坏人才不会总带着淡淡地伤感!

  她时常感觉到,那其实是一种悲悯……只是感觉与他的年纪有些不符,那至少要是高僧才会有的吧?!

  女人的直觉不分年纪,有时候还非常准确……

  小老头罗援看了占卜的结果后,他顺水推舟表示同意,又回了细帖子,随手写上了给罗娘随嫁的房奁、金银首饰、产业、田土等,当然,这一些都是由他的爹爹罗方很早很早之前就准备好的。

  他只不过是又顺手做了个好事情。

  当他又细细打听那流求岛上的什么主家与大宋官场上的关系时,不由得不大吃一惊,与洪知府有关系,这都已经是惊喜了,他们竟然是可以直接和平章贾似道联系……啊,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

  所以,什么其它礼法步骤都可以特事特办,都是不重要的,而且带着重要的家属直接去临安城坐上了接他们的专用客船。

  女方家人去男方那里……关别人何干?!哪个敢乱嚼舌头?!

  流求岛送的财礼已经成了吕城当地几十年都还有人议论的事情。

  这个时空,男家向女家送礼正式定婚时,若富贵之家,礼物都有珠翠首饰、金器、销金裙褶及缎匹、茶饼,加以双羊牵送,以金瓶酒四樽或八樽,装以大花银方胜,红绿销金酒衣簇盖酒上,或以罗帛贴套花为酒衣,酒担以彩缴之。

  同时还要送三金,即金钏、金镯、金帔坠;铺席之家,无金器,改用银器或镀金代替;士官之家,送销金大袖、黄罗销金裙、缎红长裙、红素罗大袖段及上细杂色彩缎匹帛、珠翠特髻、珠翠团冠、四时花冠、珠翠排环等首饰。

  加以花茶果物、团圆饼、羊酒等物。

  最重要的是用销金色纸四幅为三启,即婚启,一礼物状,也就是一份礼物清单共两封,名为“双缄”,仍以红绿销金书袋盛之,或以罗帛贴套,盛礼书为头合,共辏十合或八合,用彩袱盖上来送往。

  这样都属于正常范围,足够让人羡慕的……

  但是,流求岛送来的,什么四啊,八啊,一水儿的,全都按照十二这个数字来算!

  单单就是流求的金银铜币和纸钞……足足装了两车!

  眼下,流求钱钞终于得到了大宋民间的初步认可,无论是硬币还是纸币都已经有了一定的市场。

  大宋政府目前还没有人对这件事情说什么,毕竟体量上太少,不成大规模的……当然,流求岛也不是发行完就不管,他们适当也是要回收,比如借用白糖。

  大宋市舶司还正在商讨,是不是要对流求雪糖进行禁榷,因为它们在大宋的市场上太好卖了。

  可是有人也说,这个雪糖并非是在流求岛上出产,听闻是山东半岛上出产的,极可能和他们筹集军费有关……这其实是一个谣言,当初王德发主家在山东半岛上对参与农业劳动的流求队员们说过,他们的劳动,对打败鞑靼强盗集团会有很大的助力!

  谁知道现在变成了这个传闻……大宋政府中,马上就有人跳出来了,说是再给流求雪糖降税!

  大宋政府马上以出乎意料的速度同意了,其目的大家都明白……让流求人好好去和鞑靼强盗集团打!

  他们的降税行为,都有些让张国安岛主不好意思了……这样挣钱,他们还给主动降税,大宋真够朋友。

  流求的财礼送到时,据说罗家院子都装不下了……这里面竟然还有罗家亲戚的礼物!

  合不合礼法那是后话,能不能让罗家家族上上下下欢喜,这才是关键。

  张国安岛主吃透了这个喜欢讲究礼法的民族,其实他们的心里面嘛,还是以利益为先的。

  所以,罗家家族里重要的人员都乐呵呵地上船了,据说到了流求岛还会有什么好物件送上……不得不去啊。

  很合礼法,很合礼法!

  最让他们震惊的是,听说平章贾似道都送上了贺仪,而且还是代表了大宋官家送的!

  好吧,他们上了船后,小老头罗援比谁都盼着快一些到流求岛。

  那里可不是化外之地,弄不好是自己的升官之地!

  如果自己能做了比爹爹还大的官儿,那么以后面对九泉之下的爹爹,他也可以挺起自己的胸膛了!

  谁说我是庸才?谁说我罗家一代不如一代??

  张国安岛主和安静主家还真没有想到,自己给的太多,反而让小老儿罗援不在意了……也不能这样说,按照大宋的礼法,女方接受定礼后,须当日回定礼。

  回礼也相当丰盛,一是把男方定礼品,如茶饼、果物、草酒等一半回送,另外各备彩缎、紫罗、金玉帕环、七宝巾环、箧帕鞋袜之类;更以空酒樽一双,投入清水,盛四金鱼,以箸一双,葱两株,安于樽内,称为“回鱼箸”。

  若是富家官户,多用金银打造鱼箸各一双,并以彩帛造像生葱双株,挂于鱼水樽外答之。

  可是流求送来的太多了,就算还一半儿,他们也送不回去,没有那么多的车船!

  当时,一等顶级媒人骄傲地说:“百无禁忌,百无禁忌!……不需回礼也可。”

  他当然骄傲了,这惊人的财礼正是由他组织的,以后无论如何,都够自己吹上几十年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