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鞑靼强盗集团会崩溃?

第一百五十二章 鞑靼强盗集团会崩溃?

  这场婚礼结束后,生活照旧继续下去……八道河依旧平静地向西流到流求海峡里。

  天气慢慢热了起来,尤其在几场雨后,八道河地区开始变得有些潮湿而炎热了。

  婚后的生活对王德发主家来说没有什么变化。

  新婚之前,新娘子罗娘就被安静主家告诉过,两年后才可以进行真正的洞房。

  罗娘当时羞红了脸,但是认真听着安静主家的教她生理卫生常识……安静主家说得对呢,她还是在吕城地区的时候,经常就听闻过有女子难产而死,原来那就是洞房太早的缘故!

  夫君还是一个体贴我的人呢。

  罗娘依旧跟随着安静主家在一起,半帮忙半学习。

  王德发主家除了忙活冶炼锡石和蒸馏石油外,也经常和张国安岛主谈论现在的局势。

  他对军事的理解和张国安岛主一个水平,大家都是二把刀,各自的专业技术不提了,他们对政治和经济等也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所以互相商量着来也许更好一些。

  张国安岛主当然全程参与了王德发主家的婚礼,他颇有感悟。

  他说:

  “发仔,我过去以为是大宋的理学之说害死了这个民族……看完婚礼我才明白,狗屁说法,是鞑靼文化入侵才害死了他们!

  老百姓没有了行动的自由,没有了择业的自由……什么文化也都得没落!”

  王德发主家点点头,补充道:“或者说,他们故意把大宋的理学偏激化处理,然后再用来打压老百姓的自由,以此来冒充大宋原本就是这样的……”

  “嗯……更可悲的是后来,大明除了不学鞑靼强盗集团的通海通商,其它的政策都全盘接受,而且还放过了鞑靼人中的许多贵族……”

  “实用主义嘛,貌似更有利于老朱家的统治……这个民族可害苦了!”

  张国安岛主笑了,说:“我们开始只想占块儿地方,让自己过上好日子,没有想到结果越弄还越大发了!”

  鞑靼强盗集团现在真的都团结起来了,他们的大军经过将近一年的行军,现在陆续抵达了大宋北方的中原地带……还有一部分到了军事重镇涿州。

  涿州地处中原地带的西北部,现在大都的西南部,是大都京畿地区的南大门。

  此处东临固安,西接涞水,北通大都,绝对是军事重镇。

  辽代时曾于涿州置永泰军,到了鞑靼人来时,涿州后业升为涿州路,辖范阳等7县。

  王德发主家似笑非笑地说:“我现在正在山洞里库存汽油和柴油,如果有需要,可以轻而易举让涿州和大都变成火海……但是后续手段呢?”

  张国安岛主挠了挠头皮,说:“别说后续手段了,先期的损失我们都承受不住!”

  王德发主家想了想从北方搜集到的各种情报,不由得不叹了一口气。

  最好的局面是,流求岛军队振臂一呼,其它地方便遥相呼应,奋起而击……如果再加上大宋的侧面牵致,一切就太好了,形成完美的组合。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北方汉民中,相当大的比例还是听从忠于地方上的豪强,而那些世族大家们,除了死硬分子们,相当多的仍然是在首鼠两端,绝对不值得信任。

  流求不管是公开直接还是暗中侧面推广的粮种,实际上也让鞑靼强盗集团受益匪浅……这没有办法,他们绑架了整个北方几千万的汉民或是其它民族,不让他们顺着自己带来的进步而同步发展,北方汉民或许死得更多。

  单单就说土豆和地瓜,现在可以说是活人无数了,特别是北方地区生长情况比南方还要好太多了……北方的昼夜温差大,那地瓜都要比南方地区的甜!

  北方地区出产的地瓜干,现在都在南方好卖。

  大宋人到底不是傻子,他们慢慢发现,玉米面这种农产品,根本还是没有水大米和白面好吃。

  当然,在他们吃饱了以后才产生这样的认识。

  如果不是流求岛总是大批量收购,玉米应该卖得更便宜,本来就算是穷人的粮食!

  那些土豆和地瓜也不过如此……

  南方越来越便宜的农产品,对北方汉民来说,就是保命的食物……无形中,让他们更能经得起鞑靼人和铁心投靠的人的折腾。

  现在的局面是,绝对聪明的,都逃离了鞑靼人和帮凶们的掌控……剩下的人,想跑已经跑不了了。

  帮凶们帮助鞑靼强盗集团制定了更严格的“路条”制和连坐法,一个村子里分成若干个互保组,互保不得逃走一人,若是跑了,就全组连坐……所以,要让北方汉民们好好互相监督,积极互相举报。

  事实上,这样的管理,省下了鞑靼人的许多力气。

  王德发主家怒道:“鞑靼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样的办法!是帮凶他们把告密文化发挥到了极至……这是恶与恶的完美配合!”

  张国安岛主无奈地说:“是啊,要不然哪能有那么多铁杆投靠的?”

  “抓住一个铁杆家族往死里弄!让那些从恶者害怕!!”

  “以暴制暴……是一个好办法,但是你先前劝我的事情是对的,还要让他们再聚一聚堆,到时候一起消灭掉!和他们讲道理一点用也没有,他们听不进去的。”

  流求卫队在山东路确实是在不断地做好防御的准备,但是,他们也没有被动等着……期间,他们派出了众多的细作,在北方民间借助小商贩和行僧、游医、算命等身份,四处传播山东路的传说。

  只要敢跑,只要到了山东,全家吃喝不愁了!弄不好还能发财!!

  别做恶,别从恶,到时候老天爷会给一个大审判!!

  如果跑也跑不了,你会不会躲到山里?躲也躲不了……你闭上眼捂上耳朵!!

  总之,这一系列分化手段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收获,但是效果不大,还有一定的危险性,不少细作都因为被检举揭发,以妖言惑众,颠覆国家之类的罪行抓了起来……当然,派出的细作也都是老练之人,他们人人都在内衣里缝着两百贯钱的钱钞,此物被他们称之为“保命款”,无论如何,永远都不会花出去。

  用它可以通过贿赂各路官差而保命,最多被打一顿,然后再被警告,眼下形势大好,不可胡说八道之类的话后,基本上都会被放了。

  王德发主家平静了一下后,慢慢说:“确实急不得……那些地方豪强目前只是热衷于和我们做生意,他们还是没有完全看出我们的实力。”

  “对,发仔,这还是一个以数量来判断强弱的时代,鞑靼强盗集团蹦哒几十年了,名声远扬,没有人敢相信他们会一夜间垮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