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报复与利益

第一百五十三章 报复与利益

  王德发主家在结婚时拿出的煤油汽灯,把所有的参与者都吓了一大跳!

  我的天神,天下还会有这样亮的物件!

  当时在夜宴上,偌大的竹棚里,只见有四盏怪异的大灯忽忽做响,方圆十几丈内的棚子里一片通明……

  当然,那几盏汽灯加工起来费了一些事情,它们需要有较好的密封效果,几乎是王德发主家自己亲自动用机床制出来了的。

  大宋的工匠技术员们暂时用不上。

  但是,大宋工匠在他的手把手的教导下,打造出马灯倒是非常容易。

  所谓的马灯一拿出来,胡镇北厂长哈哈大笑,说:“若是没有气灯,此物已近极品……”

  王德发主家自己制作的四盏气灯每一个数据都是不同的……他自己还有些恼火,几个月不摸机床,手生了!

  他说:“你安排人加工马灯吧,什么时候马灯部件都是统一标准了,再去说气灯!”

  他事先也没有想到,他把带回来的原油蒸馏后,竟然会是首先用到了自己的婚礼上……

  在原本的计划中,汽油、柴油、煤油除了用做充当锅炉燃料和照明燃料外,主要就是充当武器用了,特别是如果用在防御上,那效果一定会是极好。

  张国安岛主对王德发主家说:“多积攒一些吧,到时候几百吨、几千吨砸过去,我看看天下有什么战马能受得住!”

  他们有远超过这个时代的燃料,却先想到用上最初级的用法,这不能不让他们感慨……机加工水平跟不上啊。

  王德发主家只能说:“用吧!要多少有多少……”

  对他们来说,只要把海上的路子打开了,运输绝不是问题,廉价到极点的锅炉和照明燃料也许会助他们发展的一大把力气。

  海上的运输,除了时间外,基本没有成本一说。

  现在看,木炭、煤炭、焦炭和石油……他们在几年内就走完了历史上需要几百年才能完成的过程,但是,这真是极为不平衡的发展。

  现在,他们急需发电机,而且还只能用锅驼蒸汽动力机来充当发电机的原动力,如果说先进一些的地方,那就是用上了汽油和柴油充当燃料。

  他们用的磁铁只是普通的碳钢式磁铁,采用的是那面世界里十九世纪的生产工艺加工出来的,估计磁铁的磁能积都不足1mgoe……就这个水平还费了不少力气,离稀土式合金磁铁,还有很远很远的道路要走。

  至于说的漆包线和绕线圈,那都不是问题。

  张国安岛主与王德发主家在反复商谈中共同认识到了,他们现在的进攻战不是不能打,而是他们不想承受可能带来的伤害,没有必要与他们拼命,只因为他们还不太可能完全克制住骑兵!

  但是,从现在的防守来看,能力倒是绰绰有余,可以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所以从眼下的局面看,一切问题又回到了起点,在山东地区保持与鞑靼强盗集团对峙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尽管他们前一段时间受了巨大的损失。

  在报复和利益面前,他们两个人互相说服了,都选择了利益最大化的方式!

  目前还不是发怒的时候,只要抓住机会,给他们狠狠来一下……无论是从提高自己军队的自信心来说,还是从打击那些从恶者的自信心来说,一定会有巨大的作用,那时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之时。

  所以,现在要沉住气,不能着急……

  王德发主家的婚礼还在《流求时报》上发布了套红告示来表达祈福……经常看这份报纸的人都知道这个消息。

  平章贾似道是一个擅于利用机会的人,他当时就与几个权力核心共同去面见大宋官家。

  他当然不会因为一个化外商人的婚事而组织这样的会议,其他的人也都明白这一点,大家都在为现在的局势而烦扰……鞑靼人几十万大军已经从西面来到中原了,未来一两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将完成休整!

  难道他们是疯了的嘛?!

  其实这些人早就知道了鞑靼人的行动,但是不同的是,他们实在无法回避了,鞑靼人第一批次的人马已经到了涿州……这个时候就算有十年的和平条约,他们的心里还是格外沉重。

  他们如果只是为打流求岛在山东路的那几万人,这太不可能了,哪里需要那么多人……所以,他们不会轻易完事的,贼走都不走空,别说是强盗了!!

  很简单,这一路上,他们付出巨大,不可能所得极少就会回兵!

  任何时空,如果邻国超规模疯狂地扩军,那没法不让别国紧张……

  平章贾似道慢声慢语地说:“鞑靼大军正在休整,不日即将有事,不知道各位同仁如何以为?”

  这件事情也没有办法持保留意见,所有人都需要发言。

  大宋官家赵禥当然同样看重了,他不停地在扫视着权力核心们的表情,此事如何待之?!

  大宋枢密院院使吴坚咬咬牙说:“责令前线人马加强军备以应不测!”

  众人点点头表示同意,无论商讨的结果如何,前线首先都不可以轻视!

  兵部尚书余天任想了想,捋着胡子说:“可否依制恢复各地制置使的实差遣……”

  参知政事和计相都马上发言,都在说未到时候,且等等再看……事实上,现在文官刚刚收回地方上的诸多管理权,许多税务收入也刚刚增加一些,马上再恢复武将的军政大权,这让文官们如何甘心!

  大宋的官员一般都有“官”和“差遣”两个头衔,有的官还加有“职”的头衔。

  这些官名只用作定品秩、俸禄、章服和序迁的根据,因此称为正官或本官,又称阶官或寄禄官。

  当然这其中有文资、武阶的区别。

  差遣则是指官员担任的实际职务,又称“职事官”。

  平章贾似道微笑着看他们之间的争执,心想,这些人只会在自己家里的人身上打主意,全然没有大局观嘛!

  但是,他没有急着发言。

  现在的局面很微妙,一方面他们手握着十年和平的条约,另一方面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大肆扩军。

  他们当然已经派出了使臣,明确要向对方的大头目询问此事。

  此时,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在大头目忽必烈的组织下,大宋的使臣正在与鞑靼强盗集团俘获的流求百夫长“黄安”对质。

  因为那个黄安先前信誓旦旦地声称是大宋在背后支持流求军队作战……(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