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财富从何而来?

第一百五十八章 财富从何而来?

  平章阿合马推行的“经理法”迅速见了成效。

  他们的政府由于一直处在转型期,加上监管不力等原因,中底层官员确实太贪了,小官巨贪,小吏大贪都处都有……平章阿合马在推行的同时,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规模,尽量不能办成“窝案”,也不能变成“塌方”式的案子。

  这里的底线就是,要收回大多被贪污的利益,但是还要让地方上有人干活。

  事实上,受损最大的还是汉法派的中底层官员……他们确实贪污情况最严重,事实胜于雄辩,汉法派的大臣们只能咬着牙赞美这次运动!

  这次推行的运动还产生了一个结果。

  鞑靼强盗集团由于其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原因,本来就使得北方汉人知识分子阶层发生了严重分化。

  一部分世家大族的文人仍然积极参与政治,官高位显,是仕途上的成功者;一部分文人虽亦热衷于仕宦,却时运不济,沉沦下僚,终生仅为小官小吏;还有一部分文人则被迫或自觉放弃了“学而优则仕”的追求,绝足于官场,成为功名圈外的人。

  尽管有上述区别,但是这个时期北方汉人知识分子的思想倾向还是共同的,那就是弥漫于他们中间的沉沦感和危机感,至少相当多的人还是能忍受的。

  鞑靼强盗集团的国库得到了快速地充实,这个让大头目忽必烈相当满意,至少陆续到来的联军的军资可以得到部分的满足了。

  但是,他和平章阿合马都选择性看不到的是,他们底层的知识分子在快速流失,这个可比真实的历史上快速多了!

  事实上,鞑靼强盗集团举办过科举。

  最初尝试是在窝阔台汗时期,那时的大头目窝阔台刚刚得取中原时,中书令耶律楚材请用儒术选士,他准了。

  于是下诏命断事官术忽德与山西东路课税所长官刘中,在历诸路考试。

  当时是以论及经义、词赋分为三科,作三日程,专治一科,能兼者听,但不以失文义为中选……其中选者,复其赋役,令与各处长官同署公事。

  诏令中所说的“复其赋役“,指的是其中选儒生,若有种田者纳地税,买卖者出纳商税,开张门面营运者依例供差发除外,其余差发并行蠲免。

  凡中选的儒生,与各住达噜噶齐管民官一同商量公事勾当着,随后依照先降条例开辟举场,精选入仕,续听朝命。

  按照他们原来的打算,此后准备再辟举场精选入仕,但是后来他们以当世或以为非便为理由,事复中止。

  到了大头目忽必烈即位以后,他们还围绕科举兴废问题曾展开反复讨论,但是一直没有施行。

  他们让科举长期停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到了大头目忽必烈这一代呢,鞑靼人对中原统治已长达半个世纪。

  在这一时期,凡纳土归降者,均命其为当地长官,依照金朝的官制授予官职,其中许多汉人儒士和官吏、地主等已经成为鞑靼强盗集团的助手。

  他们在自己的辖境内,既统军,又管民,有权任命其下属官吏……到了大头目忽必烈更定官制时,暨亡金曾入仕及到殿举人,几乎都成为既定官员人选。

  因此,他们客观上没有迫切需要另辟取仕途径。

  其次,现在他们需要的是大量的军费开支,而且又面临着严重的财政短缺问题。

  大头目忽必烈重用平章阿合马,让他们“理财助国“,已经遭到朝中许多儒臣的反对,主观上,他必须要挺理财派。

  科举取士是汉法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鞑靼强盗集团全面实行此种办法便意味着全面的汉化,意味着鞑靼贵族特权的丧失。

  而大头目忽必烈又一向嫌恶金朝儒生崇尚诗赋之作风,他认为汉人惟务课赋吟诗,将何用焉!

  这时候的大头目忽必烈对于儒学已失去原有的热忱和兴趣,他所急需的是增强军力,保证财用……

  这时候再加上平章阿合马大力推行“经理法”,进一步对中底层知识分子的打压,简直让他们忍无可忌了,已经没有了出路……当官做吏不发财,谁去做那个啊。

  但是,北方汉民中的中低级知识分子现在多了一个选择,他们可以跑,不用走海路,可以通过陆路跑到原先的山东路!

  他们早就听过传闻,占了山东路的那帮子海盗,他们根本不是海盗,他们是商人的家丁……那里的工钱高,听说只要是儒生,去了就能当上县令级别的官员!

  相比较世家大族,他们可以选择的余地更大,可以带家人去,也可以不带……先去看看再说。

  甚至还可以携款潜逃!

  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主家没有想到过接收北方知识分子的问题,他们只关心劳力。

  当然,他们也没有办法事先指导鲍威大队长等人如何接纳他们。

  流求卫队在整个山东路的管理完全是处在军管阶段……他们着重管理治安,狠抓张国安岛主一直要求有的秩序问题,其它的,比如民生和税务他们根本就不操心。

  从财富的来源来分析,他们在整个山东路确实是在殖民。

  流求岛把那里当成了工业、农业和矿业原材料的供应地,每个月甚至每天都要从这里往流求岛运送生铁、焦炭、棉花、白糖,时不常还有几船其它矿产品。

  同时,整个山东路还要接受流求工农业产品的销售……如果按科教书来看,这里应该很穷苦的。

  但是,流求岛只是按照市场价钱付出了他们应该付出的费用,可是山东路的民众竟然越来越富裕了!

  为流求岛在这里开办的农场、矿山还有集中在一起的淄博冶炼厂打工的劳工们得到了他们应有的工钱,他们的消费又让大小商人们趋之若骛……鲍威大队长和他的伙伴们又一次认真观察这个利益链条上的发展和变化。

  他们这一次没有张国安岛主的指导,却看的更加清楚和明白。

  吴迪中队长说:“哈哈,所有财富都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啊……我们只要组织一下,人人都得利呀!”

  梅乐芝中队长说:“所以,只要大自然无穷尽,这天下的财富就无穷尽……然则为何贫穷仍然处处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