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章 我们为什么会贫穷?(续)

第一百六十章 我们为什么会贫穷?(续)

  那个衣着光鲜的商人听了后大怒,这是谁和我抬价!

  他转回头一看,认识呢,原来是流求卫队的长官中队长穆木!

  两人打过交道,因为中队长穆木向他订购过砖瓦……他脸上马上浮现出了笑容,说:“穆中队长……军营里现在还需要劳力?”

  穆木中队长点点头,仍然平静地说:“军营里还差一些工程……老贵,别忘了当年你是如何起家的,要有初心,莫要盘剥别人太狠!”

  老贵原先是一个普通的砖瓦匠,会烧制砖瓦,也会做泥水匠的活儿。

  他当初在济南城里打零工,日子也就将将能说得过去。

  后来,他见流求工匠兴建了砖瓦窑,模样有些怪,竟然是一条长龙状,而且不用草木,是用石炭来烧制,省了不少烧料钱、人工工钱不说,出产还甚多。

  他于是就照着样子兴建,开始时没有多少钱钞,在几个朋友帮衬下,建了一个小型的。

  当时,石炭和人工都不算贵,而从流求卫队来这里后,他们似乎对砖瓦需求极多,基本上他能出产多少,他们就买多少,所以,没有用上两年,这家伙就发财了。

  后来,石炭和人工费用涨了上来,这个家伙很鬼头,他发现流求的砖瓦窑都开始用从石炭里挑出的石头样的东西烧窑,而那个基本都是不要钱的,听说矿上本来是要雇人挑出来丢掉的,于是他也有样学样。

  由于他的规模小,甚至又跑到了这里来建砖瓦窑,因为这附近又开出了一个石炭矿。

  但是人工费上涨后,他可就学不了流求的砖瓦窑了。

  流求工匠运来了一种不时冒着白烟,还轰隆隆做响的大家伙,竟然可以轻易就干了几十个人的活儿……什么拌泥和压模,甚至还可以用一条长长的皮带运泥胚!

  人工没有添加几个,砖瓦的产量几倍增加,结果砖瓦价钱上一时间便宜了很多!

  这当然也是他把自己的砖瓦窑搬走的原因之一。

  后来他知道那个大家伙叫锅驼蒸汽动力机,听说竟有三十匹大马的力量!

  他私下里也打听了价钱,当时就被吓了一跳,不仅有三十匹大马的价钱了,而且还要等很久以后才会有货……

  所以搬远一点,人工成本肯定会降低了!

  果然各方面都省了许多流求币,特别是流求卫队竟然在他的附近建起了什么后勤基地,这一下子又发财了。

  流求卫队只买最便宜的货物,不管是哪里出来的。

  他们虽然在济南城有砖瓦窑,但是算上运输成本可比自己贵多了!

  但是,慢慢地,随着这里的发展建设,这里的人工费用也高了……当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又是流求人把劳力的价钱抬高了!

  想多挣钱钞,就要多用劳力,别有他法,所以,一下子遇到五个完全可以充当劳力的人,他不知道有多高兴了……那些人一看就是山里人,他给的工钱和自己当年的工钱差不多了,不少了!

  但是,没有想到穆木中队长神奇般地出现了,他还能说什么……人家给的还是正常价,也不是与自己做对,就是做对,他还敢说什么?!

  穆木中队长当时还接着对他说:“自己当年受过的苦,不要再让别人轮着过一遍,再说了,想得到财富,为何总是盯着那些许的人工钱?!”

  老贵其实想说,这天下还有嫌弃钱钞少的人吗?还有不想人工钱更便宜的吗?!

  当然,他不能说出口,这倒不是怕穆木中队长打他,因为流求人,特别是流求卫队雇佣起劳力来,都是高高的工钱……这真是让他气恼万分,但是又不得不跟进,若不然,他手下的劳工们都跑他们那里打工了!

  流求人开办的作坊太可气了,仿佛来多少人打工,他们就都能收下。

  老贵重新努力堆起了笑脸,讪讪地说:“那是,那是……”

  然后转身走了……他看到过,流求工匠会用那个石炭沫子兑上黄泥,然后和上水,不是摇成小球状,就是压成蜂窝状,而且相当好烧。

  这一定又是一门好生意……石炭沫子不要钱,黄泥不要钱,但是人工要啊,他咬着牙发誓,非要找到更便宜的劳工不可!

  但是他又转念一想,只要流求人能到的地方,那里的人工就没法便宜多久……想到这里,他的腰都有些弯了,身上的衣服都似乎不光鲜了。

  五个山里的后生一直在目瞪口呆看着那个商人离开,然后又一起转向了穆木中队长,仍然保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

  穆木中队长的个子不高,但是军服笔挺,特别是肩上的两颗金豆豆在阳光下格外闪亮。

  他依旧平静地说:“你们五个人需要在三天内给基地挖出靶墙和马厩的地基沟,只要完成了工作量,我就会付给你们说好的工钱,如果超额完成,还会有奖励……”

  五个山里的后生木木地点着头。

  后来,他们就留下来打零工,积攒了一些钱钞后,他们不仅把整个山窝子里的人都带出来了,还把老贵气个够呛……因为他们竟然学起他来,也制起了煤球和蜂窝煤!

  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好在这东西需求量大,一时间还看不出损失多少盈利,但是至少石炭沫子都开始要用钱钞来买了……他心头大恨,莫不如高价雇佣下他们后,一脚把他们踢回大山沟子里,不会让他们来争自己的生意。

  再后来,陆续还有山里的居民出来了……当然,也有没出来,就靠着售卖一些山货为生,他们就是喜欢过山里的生活,但是日子也比以前好多了。

  从此再也没有听闻还有人吃不上盐的传说了……

  穆木中队长就此对自己的伙伴们总结说:“横征暴敛确实会让民众贫穷,但是它不是唯一原因,我以为更重要的原因是,民众有没有自由谋生的能力和权力,他们会不会受到符合身份的公正的回报!

  你们还记的吴主家提到的一个乌托邦国嘛?

  他说过,原先那里的人不准做生意,也不准出外打工,结果到处都是贫穷……后来,那里的人被允许做生意了,也可以出外打工了……虽然那里的人买货物要交上五成左右的税,但是贫穷现象也大面积减少了……”

  穆木中队长与萧湘中队长的话让大家都陷入了沉思,听上去,他们确实是各自都有道理。

  鲍威大队长补充了一句说:“张岛主是说过,那个税叫间接税……”

  吴迪中队长也补充说:“别忘了,我们还有技术啊,粮食多了,货物多了,花的人力还少了,我们管治下的民众想贫穷也难吧??还别忘了,有天生的懒货如何算?还有天生不幸运的人如何算?”

  大家都笑了,萧湘中队长得意地说:“那样极端的个人事件不用提的……我们说的是民众们,但是,想在我们管治下过着贫穷的日子确实难!”

  鲍威大队长后来索性说:“算了,咱们只要好好想着怎么打鞑靼人就行了,这样的问题,给张岛主写一封信,他什么都能教会我们了!”

  众人当时深以为然。

  ps:正版读者的粉丝应该是弟子以上了,但是现在才二百多个……这是一个让人尴尬的成绩。

  请正版订阅我,或是补上我的订阅吧……再这样下去,我这个写手真要喝西北风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