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人群中多看了一眼(续)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人群中多看了一眼(续)

  只要生理发育正常,少年们都会怀春,古剑山行长和郭子仁关长当然也会这样。

  但是,和女性搭讪的能力却是人人不同。

  有的人天生就会,比如古剑山行长。

  他当时对郭子仁关长说:“老郭,你看那个穿蓝色长裙的女子如何?”

  郭子仁关长当时眯眯着眼睛,看到了她们头上插着的龙凤衩,在流求地区,这是成婚了的标志。

  他充满了遗憾地说:“旁边穿黄色的更好------但是她们都是成婚之人啊!”

  古剑山行长当时咧着嘴角,邪邪地说:“年纪相差不多,人妻岂不更好?!”

  郭子仁关长当时眼睛就圆了,拱了拱手,真是好口味啊!

  唐宋之前,男人没有太多的处女情结。

  比如,汉朝武帝刘彻的母亲就不是处女,结过婚生过孩子也能进宫伺候帝王。

  还有杨玉环,不但不是处女,还是玄宗的儿媳妇,也可以堂而皇之的嫁给公公,被封贵妃,宠冠后宫。

  至于甄宓更也是个人妻,照样被曹丕接纳,封为皇后宠爱无比。

  唐代甚至有公主休掉驸马的,很多公主都接过几次婚。

  到了大宋时代也是同样,甚至更不看重。

  比如女写手李清照的经历人人都知道,不必多说。

  有时候处女还没有失处的女人吃香。

  当然,这是一个潜规则,没有写到明面上的。

  这个潜规则的故事还得从公元1129年说起,就是在这一年,金左副元帅宗维攻陷徐州,驱军南下,扼守在淮阳的韩世忠军一触即溃,败走盐城,金兵长驱直进,一路杀到扬州附近的天长军。

  以往金军入侵之时都是靠着韩世忠和岳飞等一批名将的竭力抗击,宋朝皇室才方保无忧。

  但这次连韩世忠的军队都在金兵的冲击下失败,自然使得宋朝皇室失去了赖以依存的屏障。

  韩世忠的这次失败使当时的宋高宗惊恐万分,逃跑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狼狈,由于受到过度的惊吓,宋高宗赵构在这次事件之后就失去了生育能力,而他唯一的儿子也在苗刘之变后死去,加上太宗系的后人,在靖康之变后基本被金国一网打尽,因此从太宗的后代之中几乎找不出可以继承自己皇位的合适人选。

  为了不至于使自己在百年之后皇位落于外姓人氏之手,宋高宗被迫在宋太宗的哥哥宋太祖的后代中寻找可以继承自己皇位的人选。

  与宋太宗的后代不同,当时宋太祖的后代有上千人之多,宋高宗想在这一千多人之中选出合适的人选亦并非易事。

  经过一番仔细的搜寻,宋高宗终于找到了一胖一瘦两个小孩。在两个太子人选当中,赵睿便是其中一位偏瘦的小孩。

  刚开始,宋高宗对赵睿并没有太大的好感,而是中意胖点的小孩。

  按理说赵睿继承皇位的机会应当也就到此画上了句号,但是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正在他放弃做皇帝的梦想之时,发生了一件微小的事情,进而使整个局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动。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有一次,宋高宗将赵睿和胖小孩叫到一起,恰巧此时闯进了一只猫,赵睿正全神贯注地听宋高宗讲话,猫闯进来后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而胖小孩却不同,猫闯进来后他显得很惊慌,再也无心听宋高宗讲话,连忙伸脚去踢猫,动作极其粗鲁。

  胖小孩这一粗鲁的举动彻底葬送了高宗原本对他仅存的一丝好感,最终,高宗打发走了胖小孩,将赵睿留在宫中。

  按理说,赵睿被留在宫中之后,皇位继承人非他莫属了,但是他在宫中待了将近有20年,却没有被确立为太子,这让人匪夷所思。

  究其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其一是赵睿非宋高宗亲生,宋高宗始终对他怀有成见,他希望多给自己留些时间,渴望出现自己能生育的奇迹;其二是宋高宗的母亲韦太后不喜欢赵睿,而喜欢另一个养育在宫中的赵琢,她一直劝高宗立赵琢为太子,这使宋高宗在立太子的问题上一直摇摆不定,不知如何取舍。

  最终,他想出了一个既可以不使韦太后生气,又可以考验赵睿和赵琢的万全之策:给他们两人分别送去十名绝色处女,待半个月之后再将这些绝色佳丽召回来认真查验,谁**最少,谁将是皇位的最佳人选!

  宋高宗想出的这个招数很管用,效果也很明显。送给赵睿的十个佳丽被召回来之后完好如初,而送给赵琢的十个佳丽却全部都不再是处女。最终,赵睿通过了宋高宗的考验,顺利地被立为太子,直至登上皇帝的宝座。

  继承宋高宗之皇位的宋孝宗赵睿是所有宋朝皇帝中最为精明能干的人物之一,他继承皇位之后,迅速启用了一大批能臣干吏,并且为蒙受不白之冤的岳飞平反,颇有当年宋太祖的风范,因此深受百姓的爱戴。

  有人因为**而丢了皇位,有人因为没有**而受人爱戴------两者虽然逻辑关系不强,但是,对民间的影响还是有的。

  这也从另一个方面验证了这个时空的男人处女情结不强。

  但是,还不至于夸张到可以理解喜欢人妻的标准。

  所以,古剑山行长的这个爱好只能说让郭子仁关长“肃然起敬”了。

  张国安岛主给他们上过生理卫生课,再加上那个时候“三俗”的文艺作品太多,所以,这帮小子也都知道一些。

  如果有心人特别感兴趣,比如古剑山行长之流的人,想要弄清楚男女之间的“事情”,总是办法多多。

  古剑山行长当时邪邪地说:“老郭,你不懂了吧?人妻好啊,手尾干净,没有隐患------还非常刺激哪!”

  “老古,刺激,我所爱也;手尾干净,亦我所爱也!但是若让张岛主知道了,又不知会有何惩罚了!那是人妻啊------张岛主可讲过的,凡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男女交往,都是耍流氓!”

  “嘿嘿,你我她都不说------别人如何会知道?!”

  古剑山行长把东西都交给了郭子仁关长,让他带回去,顺手替自己押上虎鲸队五十贯流求币,说不好就财色双收。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马尾大辫,看看脚上的皮鞋依然光亮鉴人,八道河地区的水泥路上从来都是清洁无比。

  他把挎着的男式单肩包改成斜挎了,这样显得更加休闲。

  他接着召唤过来卖花女,挑了一朵鲜红的玫瑰花,付了三文流求币,把它斜着夹到耳朵上。

  其实早在唐代,就已有了男子们喜欢簪花的记载。

  到了大宋时期,男人戴花,招摇过市,已经形成时尚------当然,后来到了鞑靼人抢了天下后,认为这种行为很低俗,以后男人才开始不戴了。

  古剑山行长还从包里掏出了小镜子照了照,感觉满意后,向着那个长椅上的两位女子走去。

  花娘刚刚说服闺蜜,黑色皮鞋配白色长筒袜好看,不经意抬头,看见了一位美少年向她们走来了,胸口一紧,一颗心像是被人捏了一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