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偷着爱爱不是罪

第一百六十三章 偷着爱爱不是罪

  郭子仁关长后来一直佩服他的朋友古剑山行长搭讪女子的能力,尽管不太理解他喜欢人妻的爱好。

  郭子仁关长曾经想用心学习他的能力,甚至还模仿他使用的一些技巧和语言,但是结果却没有用……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需要天赋的能力。

  古剑山行长从认识那个花娘和到与她上床,只用了两天时间。

  他曾经悄悄钻到了花娘的家里,而且花娘也曾经悄悄钻到了古剑山行长的家里……郭子仁关长看着他们火热的交往,心里同样充满着莫名的躁动。

  他有点明白了,与别人的娘子勾搭起来,可以那么随意而任意快活!

  古剑山行长还悄悄和花娘上酒楼快活。

  大宋时期的酒楼本来就有那个方面的服务,特别是在一些高档包间里……美味的菜肴,美味的甜酒,美味的情人。

  只要给足了钱钞,包间隔房里的床上用品从来都是新的;只要给足了小费,店里的小二从来都不会打扰的……生活就是这样美好!

  那时,古剑山行长对郭子仁关长说:“你现在明白了吗?与人妻交往,她不会纠缠你,因为她也怕泄露机密……”

  郭子仁关长转移话题说:“可惜,虎鲸队竟然输了!”

  古剑山行长不在意地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这是一个教训,我们要记住!”

  “老古,那你与她的结果会是什么?”

  “结果?呵呵,老郭……这种美妙就在于没有结果!你看,那个杨友行和沈千千貌似感情尚好,但是他杨友行还有自由和其它选择吗?我们有!!

  只要有咱这相貌在,只要有咱这魅力在,几日之后换一个人又能如何?!”

  郭子仁关长深以为然……

  花娘对自己偷情的事情并没有瞒着自己的闺蜜。

  花娘说:“那美少年只比我小一岁……年少多金呢……”

  她的闺蜜说:“你认定他是张岛主的家养小子?”

  “嗯!不是张岛主的家养小子,他年纪轻轻的,家里的卫生间竟能配上比你我家里都要大的镜子?!而且,他在床上甚是生猛……”

  两人这时压低了声音说话,吃吃地笑成了一团。

  她的闺蜜最后担扰地说道:“若是被你夫君发现了,定会不美……”

  花娘扬了一下秀眉,邪邪地笑着,说:“你又不是不知,我夫君本身无能,偏想要孩子来继承家业……我正苦思寻人不得,天可怜见,有这样一个美少年主动送上门来,再有几次,定会成功……”

  她的闺蜜伸出一根玉指,说:“闺中**说过,欲求贵子,郎君跪天!”

  花娘抿嘴笑道:“那是自然,我从来都先让他在我之上行事……他还有几分气恼呢。”

  那一段时间,古剑山行长经常向着郭子仁关长传授自己的心得,他洋洋得意的表情让郭子仁关长气的牙根痒痒。

  两个人住在一个四合院子,这个家伙和那个女子做起爱爱来,真是鬼哭狼叫个没完没了……隔着足有两百平方米的大院子都能听到,还让不让人睡好觉了!

  也许在那个情况下,只有不开事的小厮们才能睡着吧?!

  但凡有点懂的人,听了那叫声,都会有联想的!

  郭子仁关长只能自己动手来解决自己的冲动了……他完事之后十分气恼,你妹的,我比你个子高,比你还帅,比你还壮,却只能“动手”!

  真有些心不甘呢,但是就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只能堵上耳朵强行睡了。

  但是古剑山关长略微不满的是,花娘更多的只是要一种姿势来爱爱,而且在她自己的腰间垫上了小枕头……这个姿势不是不行,而是让他感觉太枯燥了,虽然那床垫是椰麻床垫,比较柔软而有弹性,但是时间长了,他的两个膝盖还是不舒服的!

  不过,好在花娘每次都要先如此之后,剩下的就随着他的性子来了。

  古剑山行长有一套春宫图,一共三十六副,全名为《春宵秘戏图》,其中以唐明皇和他的爱妃杨太真在一处幽房之中爱爱的画面为主画,其余三十五副则是大宋画匠发挥自己想象力画出来的,整体价钱为五贯流求币,这真不便宜,但是却好卖……

  春宫图起源很早,早在《汉书》中便有坐画屋为男女裸交合,置酒请诸父姐妹饮,令仰视画……这其中所述男女裸交合画,就是当时的春宫图。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春宫图的作用之一是作为进行性教育的媒介。

  除此以外,春宫图还作为“避火图”、“护书”和“嫁妆画”在大宋的民间大量流行。

  当然,不排除有人借此来从事三俗产业来大挣其钱,大宋政府和流求岛上的政府都对此不与理睬,他们与鞑靼强盗集团不太一样,都对下半身的文化不感兴趣。

  大宋的画匠巧妙地借用了流求岛出产的各种染料,将画面画得色香俱全。

  每天睡觉前,古剑山关长不看一遍都睡不好觉呢。

  有了实战的机会了,他岂能轻易放过,所以晚上声音大了些也是自然。

  后来古剑山行长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忍痛拿出自己的全套《春宵秘戏图》,深情地对郭子仁关长说:“好好珍惜,听说这一版本已经售磬……新版本还没有出来。”

  说完,他用手指了指怡香院的方向,说:“去吧,我的老郭,听闻来了几个新人,都是大宋临安的大家……端的是一身好技巧!

  最好别让张岛主知道……会给我们脸色看的。”

  怡香院是新成立的一家青楼,各项手续齐全……由于是才开业不久,硬件极好,软件正在快速提高中,早已经成了流求青楼的首创者贾安大老板的强劲对手。

  听闻双方在服务和费用上竞争已经白热化了……这对消费者是好事情。

  过了不久后,老郭屡次夜奔怡香院的事情没有暴露,但是古剑山行长的机密竟然被人泄露,他被安静主家狠狠训了一顿!

  是老郭告的密?绝不可能……自家的兄弟,打死也不会乱说!

  那么到底是谁告的密?!

  古剑山行长一直在上火呢,但是不敢公开说……

  张国安岛主对安静主家的管教不以为然,他说:“他们大了,应该有自己的两性观念,像这样两情相悦的***不能算是罪吧?”

  安静主家摇着头,否定了丈夫的观点,说:

  “不是罪,是错!我们不能养大他们,教会他们技术知识就够用了,终生教育,还一定要让他们有正确的爱情观……杨友行和沈千千那样就做的不错,你看把啃狗和娜娜那样的土著都带好了!”

  张国安岛主抠了抠耳朵,无奈地看着露出高中理科班女班主任神色的妻子,一时无语。

  安静主家说:“还有啊……你去说说郭子仁吧,他总偷着往青楼跑!都是才刚刚长成身体……作死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