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夜磨刀的男人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夜夜磨刀的男人

  安静主家还专门找了花娘,没有人知道她们谈了什么,花娘听完后已然是花容失色,后来快速地搬离了八道河地区,去了流求北部的一道河地区居住了。

  那里一样是个繁华地区了。

  张国安岛主对这种棒打“野鸳鸯”的事情不置可否,当然,他理解妻子安静的行为------自由,不是胡乱来的借口!

  特别是明显违背了社会的基本道德的行为,她是不会容忍的。

  安静主家说:“国安,我不是多管闲事,我们是培养他们长大的人,要为他们以后的道德行为负责!”

  她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地又拿出了高中理科班班主任的表情,语气不是商量呢,而是直接表明态度。

  张国安岛主绝对不想去和一个心理上是中年妇女的女人争论什么,尤其是她已经站在了道德至高点上。

  他补充说:“**不是罪,但是我们还要有道德来约束自己,特别是我们身边的人------老婆,我支持你!”

  安静主家开心地笑了,她主动依偎着自己的丈夫,搂住他轻声说:“你从没有去过青楼,也没有纳妾的想法------是不是有点亏了?”

  张国安岛主轻轻拥着她,心想,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

  他正色地说:“古人嘛,不开化,三妻四妾的,逛青楼的乱来一气-----古剑山和郭子仁嘛,还是孩子,三观还没有定型,我能和他们一样嘛!

  有你这一个女人,这一生,不,这两生我都幸福极了!”

  安静主家搂着自己的丈夫,她正侧耳听着丈夫铿锵有力的心跳声,也感到自己幸福极了。

  幸福有时来自于自由,有时也来自于依靠,也许没有人能下个定义。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特别是来自于顶层人物的榜样。

  张国安岛主从来不去青楼,他也丝毫没有纳妾的想法------能够接触到他们的商人和官员都知道,这不是因为家里有河东狮子的原因,而是他真正全身心地爱着自己的妻子。

  很多人都对他们两人之间的忠贞表示钦佩,还有儒生借此公开赞美张岛主,认为他才是真正明白了理学宗旨:去除非份的人欲,存留常情的天理。

  其中还有人把这样的言论投稿《流求时报》------对于这样的稿件,杨友行那是笑脸相迎,用上一点也不高的润笔费用,就可以解决自己的稿源,这是极好的事情!

  王德发主家也从来没有去过青楼,而且结婚后,也没有过想纳妾的意思。

  一开始时,新娘子罗娘对自己的官人没有碰过自己的事情还有一些小小的担心,尽管安静主家对她说过好多原因,而且她也真正明白自己还要再成熟一点的道理,但是,她好怕官人被其他女人勾引了去。

  八道河地区漂亮又能干的女子太多了------

  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罗娘虽然一直在安静主家身边学习,但是,她却知道自己的官人在忙着搞他的有线电报,整天和一群工匠们在一起。

  她的爹爹在临走前,专门去看了看正在给自己新建的别墅,感觉整个规模更大了一些,心里相当满意,这个女婿心中有老夫啊。

  他悄悄对女儿提了一个要求,让王德发主家给他在大宋想办法弄到更高一些的官职。

  罗娘白了爹爹一眼,说:“还不知道官人是何性体,如何贸然开口?”

  她的爹爹罗援嘿嘿笑着说:

  “老夫一生阅人无数,此生非寻常人也!

  你且看他与张岛主关系极好就能看出,想必他以后也不会纳妾,专宠你一人------”

  姜还是老的辣,罗援没有说出的话的意思是,看一个人如何,只要看他交的朋友就可以了。

  后来的过程中,果然证明了这个老家伙还是有一定阅历的。

  所以至少在流求岛,上青楼和纳妾并不是什么流行的事情,而且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行为。

  当然,想去青楼的和想纳妾的还是大有人在,但是至少行为都是很低调的。

  张国安岛主赞扬了杨友行没有报出那两个家伙私事的行为,他说:

  “杨友行,你已经成为了新闻人,要有一颗平和的心,不可过激,要对事,不可对人。

  个人的隐私还是要主动去保护,总要给别人改正的机会!

  不过你对社会的监督作用发挥的很好,大胆地做下去------”

  张国安岛主表扬完他,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让杨友行非常激动,总算是得到了真正的认可!

  当然,他还不明白自己让古剑山行长记恨上了,他没有想到那个家伙是一个小心眼子。

  直到后来他遭到了那个家伙的报复后才明白。

  小心眼子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一直在暗中偷偷注意罗娘和王德发主家的梁萧白也算是一个了。

  他时不时蹲在树影下,偷偷看王德发主家的别墅,那里有他暗恋的罗娘!

  凭什么远嫁到这个鬼地方,竟然不接受我梁家的聘婚?!

  他的仇恨有他自己的道理,他梁家本来就是常州城地区的大户人家嘛!

  一开始时,他对罗娘没有答应自己的聘婚还不算在意,他罗家也不算是多有名气,其它远比她家有名望的大户女子有的是!

  但是,听闻她罗娘答应了流求岛那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人的求婚,特别是听闻那聘礼多的吓人后,他心头无名之火就升起来了。

  比我梁家势大的人有,但是怎么也轮不到那个流求岛吧!?

  为何答应他而拒绝我?!

  他带着小厮揣着大把的钱钞一路跟踪而来,全程看了他们的婚礼,然后更加气愤了,竟然真的能奢侈到这样的程度,他自知梁家是办不成这样的豪华,转而愤恨罗娘原来是个嫌贫爱富之人!

  好吧,恨一个人的理由总能找到------不过,让他高兴的是,他发现那个王什么的似乎并没有和罗娘那啥,他们两个似乎都没有见过几次面,各自忙各自的!

  好像自己还有机会啊------

  他让自己的小厮去买了匕首和面巾------他还没有怎么样,小厮就有些怕了,他们两个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倒是也关系极好。

  小厮担心地说:“公子啊,这一路上你也看到了,巡警众多------那别墅也有门卫,个个身材长大,千万不能轻举妄动啊!”

  梁萧白梁大公子身材较胖,他挥动着胖胖的胳膊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哪个能忍得了?!”

  还好,他暂时没有行动,天天晚上在客房里磨刀------(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