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三千童男童女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三千童男童女

  平章贾似道被大宋官家赵禥恭恭敬敬地请了进来,同样赐了锦墩,他对自己师臣的尊敬之情,始终没有改变过。

  平章贾似道看到大宋官家赵禥的神色比先前好多了,心里也轻松了一些。

  先前听到官家的身体有恙时,他没有当一回事情……但是御医向他密报说,此次甚为蹊跷,脉相与神色与常人不同……

  平章贾似道当时笑着说,官家当然与常人不同……那个御医又说,与官家先前也是不同,似乎有不祥之兆……

  平章贾似道的脸色黑了下来,捋着胡子说:“可否找个流求大夫来看看?”

  御医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皇帝的安危,因此即便他们地位低下,但是一旦能够治愈皇宫贵族的病,得到皇族的信任,那他们就能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然而也可能仅仅因为一个小小的诊治失误,抑或是皇上的一念之差,这些荣华富贵就会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甚至还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就是御医的命运,不知道自己的明天是光明还是黑暗,他们心理所承受的压力是非常人所能想像的。

  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他们有采取中庸之道,不求治好,但求治不死的;有卷入政治纷争,为一己之利,不惜施下毒手的;有为了医好帝王的病不惜以自己性命做赌注的;也有正直不阿,敢于直言的。

  当然,也有投靠当朝权贵,以求自保的人……

  那名御医拱手道:“那流求大夫,只不过极擅于医治冷热病,他们手中的金鸡纳霜算是一味神药,但是药性甚烈,需要谨慎使用。”

  此时,流求岛出产的金鸡纳霜已经在大宋境内广为流传,凡是患冷热病者,不管是在发作时吃,发作后吃,还是在发作间隙吃,能痊愈者,十之八九。

  流求金鸡纳霜已经成为克制瘴气的神药……救人无数。

  但是,流求的其他医术则不足为奇。

  平章贾似道听他称流求大夫这个称呼后,也明白那里的医术不甚高明。

  他对这个御医极为信任,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因此不得不对官家的生死有些担心……

  在那面的世界里的资料上看,有生卒可考的三百一十位皇帝,他们的死亡数据为:

  第一点,自杀与他杀等非疾病死亡的一百人,因病死亡的二百一十人,各占总数的三分之一与三分之二。

  第二点,在皇帝常见病中,排在首位的是中毒,这里包括丹药中毒、酒精中毒、春药中毒等,脑血管疾病与精神疾病分列二三位。

  第三点,不计自杀或他杀的一百位皇帝,病故皇帝的平均寿命接近四十八岁。

  第四点,从平均寿命的朝代曲线来看,秦汉皇帝最低,仅三十四岁;隋唐逐步上升到四十四岁;宋辽金君主四十八岁,与历代皇帝寿命均值相当,达到第一高峰期;元明时期有所下降,甚至低于隋唐的均值;清代攀上了最高峰值,平均五十三岁。

  大宋之所以能达到第一高峰期,除了前代医学发展的铺垫作用,也有大宋时代帝王对医疗的高度重视的原因。

  大宋早期就在中央设置了翰林医官院后改名为翰林医官局,但在职能上没有变化。

  翰林医官院初建时期,定员在140人左右,但后来管理不善,冗员大增,最高的时候竟然达到1000多人,经过减员,逐步缩小了编制。

  医官在宋代刚开始为武阶,后来改为文阶提高了地位。

  他们一共有14阶:和安大夫、成和大夫、成安大夫为从六品,是官职最高的;成全大夫、保和大夫、保安大夫、翰林良医为正七品;和安郎、成和郎、成安郎、成全郎、保和郎、保安郎、翰林医正为从七品。

  之后又添加了8阶,变为22阶:包括翰林医官、翰林医效、翰林医痊都为从七品;翰林医愈、翰林医证、翰林医诊、翰林医候都为从八品;翰林医学为从九品,是最低者。

  人们习惯把医生称为“大夫”,大约从大宋时代开始了。

  翰林医官院下设的机构主要有尚药局,是一个完备的宫廷医院。

  尚药局的医生都是皇帝的御医,因此挑选十分严格,要经过翰林院的考试,都是由大宋官家亲笔御批之后才能进入尚药局供职。

  对他们医疗的惩罚制度即使是在大宋时代也是非常严酷,如果御医治疗疾病没有效果,一般都要被罚款、撤职,甚至有可能被流放。

  话说这一天,那名御医又密报平章贾似道,官家身体变好……而且不能接见臣子了。

  平章贾似道心头一喜,马上决定亲自看看……眼下时期是大宋南下之后最好的时期,但是,还有诸多不测之事,官家啊,千万别出什么状况。

  也许没有人能比平章贾似道更关心大宋官家的了……他心知肚明,虽然太后看重他,官家都称他为师臣,但是,一切权力都是来自于皇权,这才是核心中的核心。

  先前,流求大使馆已经完全完工后,入驻了不少的少年郎,从他们的装束后,不太和大宋人一般,那里的最高长官自称流求大使,从属于外交部,听命于侯东方部长。

  那个流求大使拜见了平章贾似道,一方面递交了张国安岛主的信件,另一方面又送来了水晶大球两百……

  平章贾似道乐呵呵地说:“甚好,张国安岛主果然遵守合约,如此下去,不日将集成阵法所需……”

  那个流求大使说:“我流求以合约为先,以诚信为本……定不会违约。”

  平章贾似道当然喜欢别人遵守合约。

  话说这水晶球能设立阵法之事,早已经天下闻名。

  鞑靼强盗集团总是极尽勒索之事,若要何物,往往开口便冲着大宋讨要……大宋往往也不与他们一般见识,往往应许了他们。

  但是,唯有这流求的水晶大球,大宋政府从来不答应送与鞑靼强盗集团,而且还口中讽刺之言。

  “阁下明知此物为流求所出,却为何与我大宋讨要?以阁下之英勇之势,开口索要,那流求定会随手送上!”

  好吧,鞑靼使臣脸皮再厚,也没有办法争辩……只能在心中骂道:送你妹,若是能听从我等安排,他们还能占我山东两路不走?!

  如果他们肯卖与我等,还用向你们讨要?!

  大概心里就这样想的吧。

  张国安岛主的那封信才是重点,也是平章贾似道求见大宋官家另一个原因。

  在信中,张国安岛主提到了一件事情,希望能送来一批童男童女,只有他们最后的助阵,才能最后完成水晶阵阵法……数量多了一些,要三千童男童女,时间嘛,要有半年的时间。

  当然,安全上绝无问题,完事后全然送回。(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