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深明大义属郝经……

第一百七十三章 深明大义属郝经……

  平章贾似道在这里指的交易是郝经换黄安,其实是换赵安的事情。

  郝经一直被平章贾似道半公开的扣押着,到现在差不多有十五年了。

  前文讲过,郝经是金国人,幼年遭金末兵乱,金亡后迁居河北,家贫好学。

  1251年时,郝经29岁时在顺天府的贾副元帅家就教,这时,一位陵川道士,赴燕都上香朝拜,拜见了他,并向郝经哭诉了家乡百姓深受鞑靼贵族压迫而流离失所的悲惨景象。

  当时的郝经听了家乡道士的苦诉,不光是泪水淌流,又火冒三尺,愤笔写下了《河东罪言》,冒着不测的风险,上书给鞑靼强盗集团,指责他们的吃相太难看了,治民如杀鸡取卵,太不长久了!

  果然,大头目忽必烈没有责罪郝经,反而召纳郝经于王府,他深感这份“民书”血淋淋的分量,“民失,江山倒”,这是常识嘛!

  1260年3月,大头目忽必烈抢到了位置,立即颁发政令,革除了鞑靼贵族直接向种地人征税的权利,大大减轻了北方汉人的负担。

  当然,作为政治投机者,郝经必然反对“华夷之辨”,推崇四海一家,主张天下一统;作为一位有思想的人,郝经推崇汉人理学,希望鞑靼人在汉化过程中,以儒家思想来影响他们,使鞑靼强盗集团逐步走向专业化正规化的道路。

  那个时候,他代替大头目忽必烈去向平章贾似道敲诈……如果对方是正人君子,他定能成功,但是平章贾似道也是小流氓出身,当时就翻脸了,你妹的,大家当时就是各给一个面子,你妹的当真了!

  就这个意思吧……

  当然平章贾似道就密令淮东制置司以鞑靼兴兵犯境为借口,把郝经一行人拘禁于真州,你妹的,就扣留你了,怎的?!

  郝经大骂对方不讲道理,但是没有办法,这一扣就身陷囹圄长达十六年之久。

  在此期间,郝经曾多次上书大宋的君臣,关押他时,毕竟考虑到双方的身份,还是给他笔墨纸砚,还时常有大雁吃,而且还有一定的自由……但是那些信件在平章贾似道的阻止下,一切努力均付之东流,没有人为他得罪如日中天的贾似道,他一直有大宋官家罩着。

  但是,平章贾似道也认为他是个人才,本身又是汉人,为了策反他,便谎称鞑靼兵乱,几次派人诱降,均遭郝经痛斥,我身为大头目忽必烈的人,死便为他的鬼,有种你杀了我!

  平章贾似道气的眼蓝,也没有办法,杀了他没有意思……他又找了个长相凶恶的谋士,在夜晚进到郝经的房间,想从理从力上双重“说服”他,最起码先从意志上动摇他。

  当时郝经正在写诗呢,写了:

  老马

  百战归来力不任,消磨神骏老骎骎。

  垂头自惜千金骨,伏枥仍存万里心。

  岁月淹延官路杳,风尘荏苒塞垣深。

  短歌声断银壶缺,常记当年烈士吟。

  那个谋士当时看后哈哈大笑,说:“郝经,何必如此消沉……你我同文同种同俗,何必事鞑靼人为宗?!”

  郝经将汉服和四方巾都正了正,正色说道:“四海本在同天下,何来华夷之辨别?!这天下必会大一统!”

  “那你为何不穿鞑靼人的衣服,学他们生食畜肉?!”

  “那又有何不可?你能变我衣帽,也能变我习俗……焉能变我效忠的志向?!”

  “你果然是铁杆汉奸!信不信我断你生活供应!!”

  “……”

  铁杆汉奸是《流求时报》上所写到的一类人,指出他们身为汉人,却侍鞑靼人为荣,谁手中有钢刀,他们就为谁服务!

  他们还能在大义中,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论理由,属于坚定派……这种评论当然很讨大宋政府的喜,所以嘛,在大宋境内卖到哪里都可以。

  但是,在羁押郝经的地方,没有人买给他看,《流求时报》不算便宜,上面没有发下这笔费用,看守们可不会自己出这笔钱钞……

  所以,郝经当然不知道这个称呼……但是他对断他生活供应的恐吓嗤之以鼻,死,我都不怕,焉能怕饥饿!

  他腾地一声站起来,大声说:“告诉你家贾似道,欠我大汗的贡品如实补上才行,如若不然,待大汗铁骑杀到,莫谓吾言之未预也!”

  那个谋士有些气急败坏,你妹的,当汉奸都当出骄傲来了,难怪《流求时报》上说,没有真正的审判,你们这帮子人还可能骂别人是汉奸,弄不好你们的后辈还为你们为荣!

  他冷冷地说:“好,好,你一个汉人说没有华夷之辨也可,金国灭了,你便投了鞑靼人……一臣投二主也可以?”

  “我大汗是天命所归,唯侍之才可以天下太平,四海统一!”

  “真不要脸……谁手里有钢刀,你便认定谁有天命,才认为没了他们就不行,我打你个铁杆汉奸!!”

  郝经冷笑一声,坦然昂着戴着四方巾的头颅,来吧,理屈辞穷之时,便会拳脚相向!

  那个谋士一见他满脸的皱纹,瘦弱的身材……便放下举起的拳头,你打了一个铁心做汉奸的人又有何用?!

  那个谋士摇头说:“可怜,可怜……打你脏了我拳头!”

  可怜?!

  郝经哈哈大笑,待我大汗兵马杀来,那时再看看谁可怜!

  郝经的忠贞也感染了看守他的看守们。

  他在1274年时,从看守们供食给他的的活大雁中挑出一只健壮能飞的,系蜡书于雁足,然后他放飞了大雁。

  只不过当时,他落款写的是“中统十五年”,但是此时实为“圣元五年”,郝经被拘于此,不知鞑靼强盗集团已经完成了正规化的建设,已经改元的事,所以他只能依据先前的称号,推之为“中统十五年”。

  他先前给看守讲了一个故事,打动了那些人,才得以行之。

  他那时深情地讲道:“自古鸿雁便能传书,古人常为之……有孝子出行三年,不得归家,他便缚信与鸿雁,放飞后,那鸿雁便回到孝子家乡,那时,此孝子老母病重,但接到信后,身体大好……”

  看守们都纷纷点头,嗯,孝道嘛,还是要讲的……于是他的行为得到了看守们的配合。

  当那只鸿雁北飞之后,郝经微笑着看着它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

  他看那蓝天白云都似乎化成大头目忽必烈的笑脸……其实这一真人秀是他利用了“鸿雁传书”的真实故事:

  汉武帝时,汉臣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奉命出使匈奴,被扣押于北海。

  匈奴人对苏武威逼利诱,招数使尽,但这个汉朝忠臣手持汉朝符节,誓死不屈。

  一直到汉昭帝继位,派人与匈奴和亲,并索还汉使苏武。

  那匈奴人自觉理亏,谎称苏武早已病死,汉使得密报,知道苏武仍在世,就谎称大汉天子在上林苑射雁,其中一只大雁足系苏武亲笔所写帛书,讲明他本人仍在北方沼泽中被困。

  这一招管用,笃信“怪力乱神”的匈奴人惊惶,忙派人找到苏武,把他送还汉朝。

  郝经心里话:“大汗,但愿你以你那能射下大雕的神弓来打下鸿雁来吧……你就会看见为臣的一片忠心……”

  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其实他也心知肚明,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一年多后,那个谋士满脸铁青色,来找他说:“铁杆汉奸,你来运气了,能回家了……”

  郝经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难道我这一片赤胆忠心真感动了上天,真的让大汗接到了我的信!!

  但是那个谋士恶心地要吐了,说:“铁杆汉奸,回去替鞑靼人效忠也不用那么激动……”

  郝经哪里还能听到他的话了,早都喜不自禁,手舞足蹈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