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争与规矩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争与规矩

  不过,鲍威大队长相信王德发主家的安排一定是有道理的,流求岛无论有了什么新物件,都会首先考虑山东地区的使用。

  果然,不久后,他就接到了王德发主家的信件,上面把原因说明了,还画了几张图纸,让他们事先找铁匠打造出来。

  鲍威大队长是先看那图的,好像是高高矮矮的几棵铁树,上面还标明了尺寸,还真不矮的,足有十五米了!

  他认真看了信后,吃了一惊,天下还有这等传输信息的方法!

  火花式无线电报!

  他们在上课时,各位主家都给他们讲过电学------当然,主要是一些基本常识。

  至今鲍威大队长还记得,宋子强主家拿了一个具说是从三轮大铁车上拆下来的电瓶,接上两根铜线,然后打出了火花!

  当然大家都惊呆了------然后还用一种叫手摇充电机的物件,让大家摇,同样接上铜线后,一样打出了火花。

  那个火花竟然能用来传递消息!

  济南城处在山东地区的心脏地带,山东中南低山丘陵与山东西北冲积平原,正好把它夹在中间。

  所以,它正好可以充当一个安放无线电基站的地方。

  只要功率够用,传遍整个山东地区,甚至传到流求岛都不是问题。

  这个时空的无线电使用环境超级好------

  正如鲍威大队长想的,王德发主家当然不会忘记了山东地区。

  现在铺架有线电报,无论是从人力还是物力上说,反而都要比火花式无线电投资大。

  所以王德发主家直接给这里上马火花式无线电了。

  鲍威大队长直接把同伴们召集来,告诉他们这一件好事情,不久的将来,他们瞬间就可以和远方的流求岛联系上了,根本不需要等!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萧湘中队长自作聪明地说:“要小心大风天啊,本来就是无线的,那消息会被刮走的------”

  梅乐芝中队长认真地点头说:“嗯,小心无大错。”

  众人深以为然。

  济南城地区冬天盛行偏北风,夏天盛行偏南风,风力不算太大。

  穆木中队长聪明地补充说:“还有下雨下雪天呢?”

  众人都说仍然要避开。

  还好吧,济南地的冬天雨雪较少;夏天雨水才较多。

  现在,济南城正处在雨水较多的时期,不过,那信上也说过,至少两个月后才会安装,让他们先选择高处,修建基站。

  有关基站的要求,信中说的要求非常详实,照着做就可以了。

  他们疏浚了小清河,而且,此时正逢雨季,他们可以借着水位高一些时,多多运输一些物资。

  不过,济南城虽然是他们的大本营,但是,绝不是他们与三路鞑靼人马作战的战场。

  鲍威大队长曾经放言说,如果让他们打到济南城下,就算他们自己输了,除非是战术需要。

  鞑靼人马在涿州地区、真定路和大名路布置的由北到南的三路大军,现在完全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同样,混进济南城的各路细作也肯定不少。

  鲍威大队长组织过几次彻底清查,但是都不了了之。

  济南城地区现在是人员来往最频繁的地方。

  流求卫队早晚要和鞑靼的三路大军打上一个生死仗,这是一个双方人人皆知的事实。

  但是,双方都有意识地拉开了防守的距离,没有形成近距离对峙。

  鞑靼大军认为自己主要是靠骑兵,所以距离远一些无妨,反而增加了机动性。

  流求卫队认为,自己要实行弹性防守才是以少破多的办法,山东的山区才是他们最好的战场。

  尽管他们手里有马穆鲁克骑兵,也培养出自己的骑兵,但是,不过两千多人马,不可能用来和对方对攻。

  用张国安岛主的话说,他们现在要当成手术刀来用,而不是菜刀!

  什么是手术刀?要精准、快速而且毫无损失的从对方身体上切下一块肉来的刀!

  明白了,聪明的家养小子们马上就理解了,近十年的成长,让他们都成长起来了。

  他们有目的的同样在三个方向上摆下了人手,早晚会与对方来一次碰撞。

  夏季不是打仗的季节,北方慢慢开始也进入了雨季------双方都不适合在雨中做战。

  这个短暂的季节,让很多流民钻了空子。

  他们利用这个战场上巨大的空档,纷纷向着山东地区跑,特别是济南城,那里扩建了,那里的工钱高,那里只要干活就给回报,所以,只要劳动就饿不死人!

  这一些传闻随着有心人的传播,飞快地向着四周扩散。

  百姓们不到关键时候不会如同商人一样,用脚来当表达意见和看法的工具,他们不逼到时候,或者利益不够大,他们才不会舍家撇业地跑到异乡,特别是如果全家搬迁的话,更不会轻易为之。

  这一批次的百姓们有个特点,他们大多不带家里人,却选择了个人在山东半岛打工,挣到了钱钞或粮食,他们都拿回家乡去。

  和前几批次比起来,他们似乎能在当地活下去,来山东地区纯粹是为了挣钱钞和粮食之类的东西。

  鲍威大队长一开始时,感觉不好,他认为这其实是变相地救济了鞑靼人------因为他们大多不在这里花费,出力挣到钱钞,他们都回到家乡花!

  鲍威大队长和自己的伙伴们商量着办法,想把这样的人都堵住,至少不让他们把钱钞和粮食之类的物资带走,要花也花在山东地区!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会遭到自己同伴们的反对!

  吴迪中队长是其中的代表,他说:

  “这是饮鸩止渴!别人到我们这里打工,他们挣的是血汗钱,如何花费与我们有何关系?!

  王德发主家说过,破坏了一个规矩,比打了一次大败仗还可怕!

  付出了,就有回报;私人的合法收入需要保护!这都是我们流求岛永远不变的规矩!!”

  他的发言得到了一部分人的认可,他们都认为,如果破坏了这一点,影响可能太大。

  当然,反对的一方,理由也非常充分。

  萧湘中队长也说了王德发主家的一句话,战争时期,永远是特殊时期,不可以按照平常来对待事情。

  他摊开双手说:“你们想一想,他们拿回去的物资早晚都会被鞑靼人抢走,他们抢走了,便会用来和我们做战,这不是变相资敌嘛!”

  大家一时间争论了起来,双方势均力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