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八十章 “黄安”的回归

第一百八十章 “黄安”的回归

  山东地区的发展不能说是日新月异,但是,很多事情的变化却人们可以直接看到的。

  事实证明,张国安岛主他们策划的山东行动越来越有成效了。

  帮助大宋助功这个是主要目的,现在已经成为现实。

  虽然大宋带有背叛色彩的单独媾和,让山东地区单独成为了鞑靼强盗集团的对手,但是,大宋暗中的帮助也是巨大的,无论是人力还是物力,他们可以说得到了快速发展的机会,使他们有信心也有能力守住山东地区……大宋也得到了暂时的平稳生活和发展,总体说,流求岛和大宋双方算是实现了基本的互赢目标,当然,还不算完美。

  流求岛这些年也从山东地区输出了他们需要的重要物资和人力,开发山东地区,他们并没有赔钱,反而是得到了利益输入。

  山东地区本来就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地区,如果借助这个时空还没有的科学技术,他们会快速取得收获!

  其中煤炭一项,特别是优质的焦炭,使他们本岛屿内的冶炼发展得到了助力。

  至于说这里出产的生铁和其它矿产品更不用说了。

  人类发展的动力之一竟然是战争,这不得不让人感慨……

  最关键的一点,他们给了北方民众们一个用脚选择的机会……他们先前就认为,民众沉默的原因,除了政治上的高压外,主要就是民众们没有用脚选择的机会!

  只要真的有一条畅通的道路可以逃跑……他们再傻也不会忍受无穷尽的盘剥和压榨!

  从山东地区向着外面携带物资的办法和道路都很多,从鞑靼强盗集团管控下的地区跑到这里来的路子也同样多。

  那些世家大族会偷着给自己留路子,悄悄和山东地区联系;那些底层文人官员也会在反腐大潮下,快速地向着山东地区跑……其实民众们也知道,也明白,当他们都确定山东地区真的有机会有发展时,才不管多少有心人说占山东地区的人都是一群海盗呢,他们往山东地区跑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成为了一种潮流!

  张国安岛主他们对此乐见其成,而且早都做好了准备……人力,永远是他们最需要的。

  粮食是不缺的……玉米大饼子,咸鱼肉,还有粉条海带汤,这些完全可供应上,这个时候的北方汉人们也同样是正常汉人,只要有口吃的,能活下去,没有人会反抗!

  鞑靼人现在对管治下的民众已经不是掠夺和压榨了,而是公开动手抢了,他们确实急需各种军资,而且,当他们的大军到齐以后,它们基本暴露出来了本相,他们原本就是来自异族的马上强盗!

  汉人官员们的汉法治民现在也已经无效了,战争的需求才是硬道理……一切都为了打赢这场仗!

  中原三个驻兵的地区已经成为了人间地狱,骑兵在四处劫掳的过程中发挥出了重大的作用……那里的地形和气候特点正好适合骑兵四处行进。

  汉人官员的进言都被大头目忽必烈压下来了,所有问题他都明白,但是,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他要养活远道而来的几十万大军!

  如果他们吃不好,或者吃不饱,他们一样会动手抢的,还不如现在这样,军纪不算好,无关重要了,等着战争结束后再说其它的问题。

  大头目忽必烈冷笑着说:“不打败那些海盗……焉有平安可谈?错不是我,在他们!”

  他用百夫长黄安换回大儒郝经的事情已经得到了汉臣们的美谈,这其中他们四处夸赞大头目心中还是有汉臣的重要位置……被宋扣留十多年的大儒,仍然会被记得……

  黄安的回归对黄安来说像个神话,他直到被人送到山东地区边界时,都是一脸的疑惑样子。

  他已经做好了各种死的准备,但是至少多活了一段时间……他被提出监狱后,心知自己要被处死了,他知道自己坑了鞑靼人一次,怕会受到无情的虐待,但是至少比在张弘范那里无名地死去好太多,至少可以扬名。

  我可以死去,但是,我的死能不能带来我个人的名气,或者让我的家族人感到荣光,这很重要!

  黄安,不,赵安真是这样想的……所以,当他被押送时,心里只想着自己可能会受到什么酷刑,但是,当他被押送越来越远的时候,他已经绝望了,难道连在大众面前被处死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那么,他还能靠什么来扬名……无人知道的死亡毫无意!

  甚至他想着留下点诗词的想法都无法实现……一行人拉着装着他的囚车,快速向着南方飞驰而去。

  那时双方提到的条件是,只要把黄安送到山东地区,流求方才能释放郝经……当然,和郝经相比一名小小的兵头啥也不是,在那时大头目忽必烈的眼里,救回一名大儒,是一件拉拢汉臣民心的好办法,惠而不费。

  流求卫队以庄严的形式迎接了“黄安”的回归。

  那个时候,流求卫队已经建起了基本的军事礼仪。

  他们穿着整齐划一的军服,在庄重的军乐声中持枪挺立。

  和流求卫队的士兵相比,押送“黄安”的鞑靼士兵就好像是土匪一样了。

  那些土匪吃惊地看着所谓的流求骑兵,他们骑着的战马比自己的还要高一头!

  而且他们的战刀银光闪闪,样式也和自己不一样,似乎更加长而细……那是王德发主家根据现代马刀的样式打制的,而且镀了铬。

  流求骑兵身上的锁子甲和皮衬甲更加让他们眼馋……他们自己身上的皮甲都是散发着没有鞣制好的臭味,而且他们还听说流求人是天下最喜欢洗澡的人,比宋人还喜欢洗。

  从他们士兵的外观看,那些人恐怕是他们没有见过的最干净的士兵!

  流求卫队的士兵们都是带着敬重的神态迎接假名是黄安,其实真名是赵安的大宋志愿者,没有人因为他被俘而瞧不起他……流求卫队里有明确的命令,如果抵抗无效的话,可以投降,因为可以被救回来!

  这一点也许有人想不通,但是,大多数人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喜欢,白白送命的事情,谁都不愿意去做。

  赵安被俘的经过,这里人人都知道,虽然《流求时报》因为要保护他,没有刊登他最后的抵抗过程,但是,军中早就传遍了。

  你可以投降,但是,你更应该尊重那些敢于誓死抵抗的人……更何况他竟然能在鞑靼人的朝廷上戏耍了他们,这更显出一种机智。

  当时,赵安满含热泪地看着迎接他回来的队友们,他们个个是在用敬重的神情看着自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