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知道送礼有多少别称吗?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知道送礼有多少别称吗?

  孔家村老村长当时想的办法是,赶紧派人去监视他们,毕竟孔家村是离他们最近的村子,担心他们早晚会来祸害这里……那些人好好的地方不去,跑到山窝里聚众,不是山匪就是海盗,总之是非奸即盗!

  但是,只要他们一天不是向着自己山村方向来流窜就是好事……可又不能不防。

  村民们走山地本来就是当成平地一般,这周边又是他们都熟悉的地方,所以,他们很容易就避开对那伙子人马放出的流动哨,因此对他们的监视是非常有成效的……他们似乎一直在聚拢人手,现在已经有近两百人了,他们个个都带着钢刀,身强力壮,而且他们似乎只是吃用自己带来的东西,竟然一直都没有四处劫掠的迹象!

  老村长的心头开始有些恼火了……他已经将儿子的婚事都推迟了,而且全村一直就做好了等那帮子人马要来时,好逃入更深的山村的准备,这一直让全村人心惶惶,失去了过去的和谐气氛。

  那帮子人不同寻常……他们莫非是要在那里开建出个山寨?!

  但是他们似乎又不是,哪里有不出去四处劫掳的山匪?!

  他们不可能没有发现自己这个村子,虽然说本村不算太大,但是,男女老少加在一起,也有近五百口人,何况由于自己这里的花生品质好,油料还小小的有名气,时不常还是有来往的各路商贩。

  可是如果他们真在那里驻扎下来,如之奈何?!

  有道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老村长找了几个年长者共同商谈,这里孔家村的惯例,每逢大事,都是由几家大户的老者共同商谈一下,眼下的问题必须要得到解决了,不可以视而不见。

  他们当时议论纷纷,马上就否决了亲自动手驱赶的主意,这会了害了村里青壮们的性命,哪怕是受伤也是不可以接受------在这样的山区里,如果没有了壮劳力,其他人基本就会坐着等饿死了。

  所以,最后剩下了两条办法,一是请他们离开,可以拿出一些物件来送给他们;二是报告官府,引兵将他们驱逐走。

  老村长这个时候拍下了最后的办法,只见他咬着牙说:“全当他们主动前来劫掳了一次!------礼送他们远离此处,哪里管他们去了何方!”

  这是无奈之中的办法,在场的老者都知道,那官府也不是好相与的,不敢说会不会出什么乱子。

  好吧,这个决定让村子里的很多人心里难受,凭什么把自己的产出送给素不相识的山匪!

  花生和玉米、土豆、地瓜都是上好的农作物,但是,山区里种植它们也是相当不易了。

  开垦坡田、除草和浇水,哪一个都是重体力活,说那些农作物都是用人的血汗灌溉而成,这都不是夸张。

  但是,如果真正能“礼送”那些处在卧榻之旁,黑白好坏都无从分辨的那伙子人离开却也是值得,最多来年大家再辛辛苦苦一些------但有人在,可以忍下这口气,至少这样能保证家人的安全!

  孔家村子里开始活动了起来,这样的事情,所有花费当然要让大家均摊了------不过,大户人家多拿出一些来也是应当应份,这个都好说,大家同住这里,谁家里面的生活条件如何,差不多人人都了然于心。

  大家很快凑够了一份在他们眼里面看来是足够有诚意的重礼了,于是老村长带着二十几个青壮,一路向着那伙子人走去。

  为了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老村长已经先派出自己的儿子给那些人送上了礼帖。

  那个送礼帖的形式和书写言语都是甚合儒家礼法。

  在孔家村人知道的礼法中,送礼的称呼就有好多种,赠、贻、遗、赙、贿、赂、赇,意义各不相同。

  几个老者最后决定用赇这个词,哪怕生僻些也不怕!

  一个老者摇头晃脑说:“送字太过粗鄙,显不出我等学识;赠、贻、遗那是为友人之间所用,那些人如何配得?赙,那是给办丧事之用,我等若是使用,就算那伙子人不懂,不免有些阴毒-----”

  说完他吧嗒了一下嘴,有些遗憾呢。

  他接着说:“贿、赂两字太过于浅显,想必人人皆知------不若用‘赇’字,方能显出我等饱读圣贤之书,而且暗讽他们贪图钱财,或许时日许久之后,他们会明白此字之意,当会自惭形色,方知我等的大度!”

  赇,最典型的用法是用在《资治通鉴》中的一段对话中。

  唐太宗一日谓侍臣曰:“吾闻西域贾胡得美珠,剖身以藏之,有诸?”

  侍臣曰:“有之。”

  上曰:“人皆知彼之爱珠而不爱其身也;吏受赇抵法,与帝王徇奢欲而亡国者,何以异于彼胡之可笑邪!”

  翻译成现代话也很简单。

  唐太宗对臣子说,我听说西域有商贾买到了很好的珠宝后,为了带回去,就割开身体藏纳夹带,有这回事吗?

  臣子回答,有这回事。

  唐太宗说,人人都知道他是爱明珠胜过爱惜自己了;官吏贪赃而枉法,帝王贪图享受亡国,和那个胡人商贾不是一样可笑!

  那个老者长叹一声说:“若是那些人能在大义面前幡然悔悟,拒受这不义之财,然后愧然而退------这将是一段千古流求的佳话啊!”

  其他老者都喟然长叹,如此我孔家村将扬名天下,看看哪个还敢质疑我是真孔还是假孔!

  只有老村长此时没有发言,因为多年来,他一直忙于俗务------远比那族中的老者更务实,心知那些人哪里会因为一个字而折服?!

  至少要有一个闻名天下的绝世大儒当面戟指而责,才会让那些人败退!!

  但是,他们哪里可能请到那样的绝世大儒?

  就算是请来了,弄不好花费会比送给那些人的更多吧??

  也正因为那个老村长务实,赇请这样的俗务也只能他去办了------

  距离孔家村不远不近的那个山窝子里的人是流求卫队的特工队员。

  他们到这里的目的是在大名路里设置一个营地……他们可以不参与敌后袭击之类的任务了,做他们特工应该做的本职工作,以搜集情报、策反对方或是参与暗杀之类的任务,但是,他们则需要一个真正好用的营地,以便在整个大名路活动。

  他们经过多方选择,确定了这个山窝。(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