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们为何要同情你们?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们为何要同情你们?

  王德发主家在少年阶段,就自己动手制作过矿石收音机,所以在实际动手制作上没有什么困难。

  王德发主家现在设计的矿石收音机,很有军用特色,当然,只是对这个时空而言。

  它的机箱是涂着绿油漆的木盒,里面有一个骨架式绕制线圈,一个锡纸式可变电容,一个锡纸式普通电容……这些都很容易,有一点难度的是需要一个高阻耳机,这里一定要高阻式的,不然会发不出声来。

  其它的最简单了,只要一个黄铁矿的矿石晶体,一些涂了杜仲胶的导线,一些丝绸漆包线就可以了。

  接收天线则越长越好,可以接收更远的信号。

  有点难度的是高阻耳机。

  先前,王德发主家经过反复试制,精心设计了一种简易而有效的高抗阻耳机。

  他使用的材料为:特制的异形磁铁、铁棍、铁盒、薄赛璐珞片、漆包线。

  具体的结构是,磁铁在最底层,铁棍在磁铁上面,绕线线圈的骨架套在铁棍上,然后是薄赛璐珞片充当震动膜片在最上层。

  为了让震动膜片厚薄适中,王德发主家亲手打磨了不下十个,一一试验,最终才挑出比较合适的。

  最后的测试结果表明,在天线足够高的情况下,感谢这个时空优异的无线电环境,三百公里范围内可以顺利接收到信号。

  当然,还要有足够好的地理环境……所以,黄祖队长在随队的技术员的配合下,选择了这个地方,因为旁边的山头位置最好。

  黄祖队长当时是在用悲悯的眼神看着那个老村长,而老村长仍在咬文嚼字地说着自己的要求:收下了赇物,希望你们可以离开这里,无论去哪里,只要离开这里就好------我等不关心你们为何来此地。

  黄祖队长深沉地说:“你们为何如此怕那鞑靼人,他们本非华夏一族不说,对我百姓差不多要啖肉饮血了,为何还怕我们侵害于你?

  真正的乱世来临时,哪里会有世外桃源?!不求你们与我们配合,哪怕装成不知也不可?!!”

  老村长也认真地说:“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亦可隐于山野!”

  黄祖队长点点头说:“可以,若是你没有能力改什么,你可以逃避,自然会有有能力者为之------有能力者行动时,你们又为何阻之?

  此处是火花式无线电报最好的接收点,万万不能搬走,你且明白?!”

  “------”

  黄祖队长看那个老家伙一脸的困惑,心里一片冰凉,说:“本想让你们把赇物统统带回去,但是念你们一路上也是出了死力,而且对我们也是有用之物,就笑纳了,不过,按照礼尚往来之义,我们可以同等送你们一些物资。”

  说完,他挥了挥手,让助手带他们去领物件------黄祖队长转身坚定地离开了,这些人不足与谋------但是他的背影竟然有些落寞。

  老村长还想要再说些什么,这些物件不是礼品,是赇物,无须礼尚往来!

  但是,队员们得知,竟然有一帮山民要让自己搬离此处!

  他们真实的理由竟然是认为自己这些人可能给他们带来祸患,而黄祖队长先前说自己这些人恰恰要解救他们的!

  这真是让人愤怒而无奈------几十个队员上前,他们两个人一组,分别“礼貌”地一架,那些村子里的青壮个个都动不得。

  老村长被一个自称是黄队长助手的人也“礼貌”地挽住了。

  这把老村长的儿子吓坏了,他生怕老爹爹会有何意外,但是自己也被两个壮汉架住,一时也不能动。

  老村长开始时吓坏了,但是见他们并没有伤害之意,有些胆壮,刚要喊什么,这时,那个自称是黄祖队长助手的人强笑着说:“这位老者,我家队长说了,礼尚往来就是礼尚往来,你们能送来,我们就能送去!

  莫要客气,坏了大义!”

  说完就将他们带到了军需大帐中------这里主管后勤的人扫了一眼就将他们的礼物摸出一个大概的行情,随手点出几件军资就回赠与他们。

  那些军资都是棉麻布、肉罐头和袋袋茶,还有一些白糖,甚至有一些挂面和鞋子之类的小物件。

  数量和体积上看,显然比对方少了些,但是主管后勤的人挺着胸膛说:

  “这些狗屁不懂的山民挣了便宜,比他们实用不说,价钱上高出了一倍还不止------若是他们再送来什么,坚决不收了,这一次我们都上当了,还以为他们是主动来犒赏我军呢!”

  主管后勤的人绝不是胡说八道,流求卫队的军资向来都是好卖的货物,哪怕是普普通通的水果或鲸鱼肉和鹿肉罐头,都能卖上价钱。

  单单是存上一年两年都不坏的优点来看,绝对是远航海船,或者大宋军需的重要采购项目。

  由于产能问题,一时间出产的产品,主要都供应了流求卫队------在大宋的民间中,普通商户家里以流求罐头来招呼客人,是一件非常新奇的事情。

  据说在日本国或者渤泥国地区,罐头都是贵族才吃的上,无关价钱,只是没有货物。

  当然,由于罐头的天生特点,加上里面必然要添加初级化工产品来充当防腐剂,味道不可能好到哪去------当然,肯定也吃不死人,只不过长期吃,肯定也没有好处!

  就是有一股子新奇感,再由于主要供应军队而造成的饥渴销售,使得它能在市场中大行其道。

  除了棉麻布和袋袋茶外,其它的物品也大多如此。

  棉麻布和袋袋茶由于大宋境内手工作坊肆无忌惮的盗版,现在他们在产量上基本超过了流求岛,但是,这些产品对大宋的北方地区来说,还是上好的货物了。

  没有谁能比主管后勤的人更能了解北方的市场行情。

  老村长和他的儿子以及村子里的青壮都被队员们“礼送”离开了。

  他们在被“礼送”了一段路程后,再回头看,已经没有人送他们了,便停下来休息,虽然带的回礼不多,走的也不快,但是人人都担心那些人会不会在他们的背后射来弩箭,或是劈上自己一钢刀,个个都紧张坏了,这路走的似乎都比来时更累。

  “礼送”他们的人,人人都背着弩弓,挎着钢刀,而且带着假笑------其实村民们都能感觉到他们不喜欢自己。

  还好,没有人受害,老村长放下他们回送的礼品,感觉这次送赇物似乎有些失败,而且还有些耻辱感,只不过他始终不明白那个年轻的头领为何用同情的眼光看自己。

  他有些愤怒,想让众人把对方的回礼都抛到林子里,就算是喂了山狼也不要了,但是,仔细查验了一番又舍不得------还是带上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