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江湖上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八十九章 江湖上的那些事儿

  黄祖队长后来陆续接到了封锁孔家村的队友传回的消息,孔家村真的倒霉了。

  黄祖队长对自己的助手别有意味地说:“馆陶城出动了两百零一人?他们真是动了最后的本钱------”

  他的助手眼睛闪闪发亮,额头却红了,马上说:“莫非队长的意思是?”

  “呵呵,不要急,首先这不要让这两百零一人跑了一个------我们还要再把第二批队友接来,无论想打什么主意,都不要忘了我们的主要任务!”

  他的助手这时大笑道:“哈哈,我的队长,我岂能忘了,主要任务嘛,不过是想办法消灭掉趁火打劫的小团伙,或是尽量保护引领百姓逃跑嘛,这些事情非常简单!”

  特工大队的任务肯定不是和正规军队交战,先前张国安岛主就赵安一战的事情经历中也吸取了教训……特工嘛,只能是负责特殊工作,无论如何不可以去与正规军交战,哪怕不是一个级别的。

  黄祖队长的助手上前一步说:“肯请队长让我前去关门打狗,定不会跑掉一个!”

  这是一个好主意,黄祖队长颔首同意------

  关门打狗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打法,特别是当他们在暗中,对方在明里时,他们平常训练的过程中,都有信心在实战中不付出一人的伤害代价。

  出入孔家村只有三条路,只要站在高处远远地用单筒望远观察,整个村子的情况基本可以一揽无余。

  监视他们的队员们感觉到一丝报复的快乐,他们以前自己认为自己是丛林里的战士,是猎豹……可是竟然没有想到会被一帮子村民突破了自己的防线,轻而易举就看到了自己的营地!

  虽然黄祖队长没有批评哨兵们,但是他们个个觉得自己憋屈!

  事后,那些哨兵们也反省了自己的大意,就算是在人烟稀少的深山里防卫时也要有伪装好的暗哨,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

  其实王德发主家和张国安岛主根本就是军盲,连正规战的技战术都不知道多少,更别说是丛林战术,他们到现在也没有想起设计什么吉利服,能想起迷彩服都不错了。

  但是,人家特工队完全是自己补上了这个欠缺,他们借助天然的植物,把自己和整个山林混在一起,就算走进到三步内,不有目的的寻找都看不见。

  事实上,这已经远超当下时空的水平了,但是,队员们自己还不满足……他们自发性的进步要求总会让他们更进一步。

  馆陶城里的衙门不算大,但是朱都头却在馆陶城地区非常有名气……他无论到哪里都随身带着一个锦锈皮囊,内装精心挑出的数十块飞蝗石,那都是他亲自到河道上自己淘出的晶莹卵石,十几步内打人分毫不差,江湖人称“玉石飞蝗朱都头”!

  当然,人家也是经过多少年的苦练,无论风雨冷暖,每天清晨都坚持打上半个时辰,然后再练上半个时辰的朴刀,非浑身大汗通透不可。

  所以,他虽然仍接触酒色,但是却没有被淘空了身子!

  江湖上的人士,听到他的名字,没有不敬让三分……

  馆陶城的地方官非常放心他带着两百人去处理一个山村的事情,当然,他也考虑到穷山恶水出刁民的情况,所以才让他带走全城八成的武装力量。

  这一路上,朱都头一开始也非常小心……他们快步行走,不定时打尖休息,只吃自己带来的干粮。

  他先前也带过队出城,但是不会这样小心。

  插一段江湖上的事情。

  江湖人士总有江湖人士探听消息的路子……他在江湖上还真的有朋友前来拜见过他,说了一些官场上和民间不太可能知道的情况。

  他吃惊的发现,原先只谈江湖,不谈官府的江湖朋友们,竟然不自觉地分成了三大类。

  一部分人为鞑靼强盗集团说好话,认为他们是天命所归,值得江湖人士出力。

  以全真教为例。

  在那面的世界里,有一个叫金庸的成功写手,在他的《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两本小说里,全真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教派组织。

  在射雕年代,全真教是武林最富盛名的大教派,首任教主王重阳以“天下第一”的武功笑傲群雄;到了神雕年代,虽然全真教今不如昔,但以丘处机为首的“全真七子”,依然在江湖世界里具有崇高的声望,极少有人胆敢小觑。

  在这两部小说里,全真教都是以一个亲宋爱国的教派面目出现的,虽然也出现了类似赵志敬这样通敌卖国的叛徒,但毕竟是少数,全真教的三代典型教主:王重阳、丘处机、尹志平,都是忠肝义胆、爱国爱民的江湖豪杰,他们在抵抗金国、鞑靼人的先后入侵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先锋带头作用,是南宋******的北方屏障。

  然而在真实历史上,王重阳、丘处机、尹志平三代教主,却和小说有着极其巨大的差异性:在他们执掌全真教的一生中,亲金元而远南宋,毕生服务于异族政权而毫无愧色。

  事实上,那位金姓写手也是异族出身……或者祖辈从异族统治中得利吧,所以把真实的历史“修正”的不动声色。

  创全真教的王重阳出生于大宋徽宗政和二年,大约公元1112年,是不折不扣的宋人。

  大宋南归时,王重阳却参加刘豫伪齐政权的科举考试,应礼部试,结果名落孙山。

  深受刺激的他时隔几年后,又参加了金朝的武举考试,中甲科,成功考取了金国功名,后被授予甘河镇酒监一职。

  后来,年复一年的官场迎来送往生涯逐渐让其倍感厌倦,加上仕途多年也无晋升,后来47岁的王重阳借口遇到了汉钟离和吕洞宾两位神仙,就此抛家弃子、辞官入道,直到后来在山东传教成功。

  再后来,从王重阳到丘处机,两代全真掌教都接受了金国的册封和赏赐,而且丘处机以后的列代掌教,包括尹志平,都接受了异族政府的册封,无一例外。

  随着13世纪初鞑靼人崛起草原、金国日渐衰落,政治嗅觉敏锐的丘处机迅速看出鞑靼人是一支“潜力股”,全真教要继续得到上层建筑的扶持,保持长盛不衰态势,应该立刻舍金亲鞑靼人,捞取新的政治资本……

  这种行为一时间第二次分裂了江湖人士的成员结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