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浑身的责任心

第一百九十一章 浑身的责任心

  一路无事,朱都头他们终于“安全”地冲进了孔家村后,顿时飞扬跋扈起来,因为他们代表了官府。

  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斗……是这个丛林社会的民间法典。

  孔家村的老村长对朱都头简直要弯断了腰,不停地作揖;而他身后的长者则是挺胸抬肚,表现出一种傲然于俗事的样子。

  要么卑躬屈膝,要么傲气凛然……孔家村的人也许总是找不到正确地应对官府的方法。

  在监视人员的单筒望远镜里,那二百多人纷纷拔出腰刀,或是挥舞长枪,做出无比凶狠的样子。

  几个队员轮流用单筒望远镜看着光景,他们笑呵呵地说:“等一会儿得到了命令,把他们抓起来,再看看他们会有什么样子……”

  “肯定吓得要死!”

  “尿裤子也!”

  队员们当然乐观了,他们普遍认为,鞑靼强盗集团只不过有骑兵,加上北方地区的地形地势确实太有利于他们运动,他们确实不能正面与对方作战,至于眼下这些人,那真是连演习陪训的资格也没有……他们的对手是鞑靼强盗集团,早晚可以把他们赶回他们的草原上!

  到了那时,他们自己的骑兵应该也能成熟壮大起来,甚至他们还可以再到草原上去追杀他们!

  在这里做了恶的人,没有一个可以跑掉的……

  黄祖队长的助手深深明白张国安岛主的心意……他虽然不似黄祖队长那样专心研究《流求时报》上面的文章,但是,他绝对能理解流求岛对他们的期望!

  他只要从山东地区的供给就可以看出……流求岛把很多可以卖出大价钱的商货都用在军事上,张国安岛主不在乎权力,也不在乎钱钞,那么,他这样做,就是真正为了自己的大义:让做恶者受惩罚!

  对做恶者的放纵,是对善良者最大的侮辱……

  在这个助手的脑海里,黄祖队长咬牙切齿无比痛恨的话语,经常回响着……他也许比黄祖队长本更加盼望着审判大头目忽必烈!

  但是先把眼前这些帮凶们拿下……他小心翼翼地在外围布置着人手,一定不要跑了一个人,否则坏了下一步事情。

  村子外在紧密地布置,村子内已经乱套了。

  老村长的谦卑没有让朱都头停下行动;所谓长者们自称的儒家传习之人的精神,也没有让来自馆陶城的执法者们手下留情。

  那些衙役和厢兵们现在威风凛凛,尽职尽则,拿出了浑身的责任心……他们挨家挨户搜了过去,许多人家立刻像水洗一样,他们分到的流求军用品被搜出来了……本来可以藏好的,但是,他们是分头分组搜去,同时行动,孔家村人哪里有预防这样事情的经验!

  那些村民们在搜查中被“损耗”的其它物件也很多,但是只能在搜查者最后重新分配时才能理清具体的数字。

  好在那些搜查者们还算披着一层执法者的外皮,至少没有调戏妇女胡乱杀人……但是一定要打几下的,那样可以体现出他们的威严。

  许多人都头破血流了……

  污辱斯文啊,污辱斯文啊!几个长者坐地长哭,以头抢地……叹今不如昔,人心不古!

  朱都头指着地上一堆流求的军用品,冷冷地说:“别拿出受甚委屈的样子……说说吧,此物如何来?”

  地上那一堆的物品中,有的在表面上写了“流求卫队专用,不得用于商贸”的标识……这一下子更加坐实了这些是军用品的事实。

  老村长感觉不得不说实话了……他把与山窝里的流求海盗的事情说了,并强调自己本来要驱赶他们的,那些也不是礼品而是赇物……

  朱都头的副手则仰天大笑,说:“你们这些自称耕读世家的人最会骗人了……把和山贼做生意的事情都说的这样离奇,休要骗你家爷爷,哪里会有山贼有回赠礼物的?而且还是用流求卫队的军用品?!看来不把你们都押送到衙门,三木不下,尔等是不会招供的!”

  如狼似虎一般的衙役和厢兵们把他们全都聚拢到一起……一时间男女老少的哭声震天,村里的青壮别说人数没有他们多,就是真多了,他们也不敢反抗的,反抗了,以后还要如何在这里生存?!

  朱都头反复查看了一下那些流求军用品,特别是那种怪怪的鞋子,他掂了掂,没有看出那鞋子底是什么做成的,感觉穿上这个定能行走迅速,而且鞋子还非常结实……他放下鞋子,又站了起来。

  他仍然冷冷地对老村长说:“你们说的山贼在何处?”

  老村长如实交待了……朱都头的副手有些急了,想插话。

  原因很简单……平剿山贼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非正规军不可。

  他们只是衙役和厢兵,只可能在老百姓面前炫耀一下武力,那种深入群山,去打打杀杀,弄不好把性命都丢了的事情,可千万不要做了。

  朱都头装做没有看出他的担心,马上对老村长说:“若是领我等去看看那些人的山寨,我便信了你三分……只带经此事者去见官,而不会是太多人!”

  这样也好,那个老村长当场应承下来,莫要让太多村子的人参与见官,非要被他们扒下一层皮来才可能平息此事!

  朱都头笑呵呵地对他的副手说:“在我等的地界里出现山贼,我等终究要略知一二,省得上头发下命令来,没有任何交待……与他们动刀动枪之事,我等当然不会参与,不如这样,你留下村子里,带着兄弟们看管住这些人,我再带上几个精细的兄弟,好好去查看一下,回来后我等再走,如何?”

  这样啊……他的副手当然同意了,自己虽然是地方官的远房亲戚,但是朱都头也是一方人物,不可不敬。

  他的副手连忙拱手说:“愿朱大哥马到成功,在下在此处静候佳音……定会严加看管他们,各种证物也不会少了一根毫毛。”

  他们这次收获不少,小小的山村竟然还能搜出金银之物,实属不易!

  他的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朱都头请放下心,这些收获保证少不了你的……朱都头如何听不出他的意思,他淡淡地一笑,自己虽然不算是贪财之人,但是,白白得到的,也是一笔收入,自己的朋友遍布天下,往来的应酬中,也需要钱钞。

  单单凭借俸禄,全家早都饿死了!

  村子外面的监视队员们高兴了,对方似乎分兵了,一个头领模样的人带着十几个手下,出了村子,朝着自己营地的方向走去了。

  这个局面正是他们希望的,对手人员越分得开,他们越好一一擒获。

  那个黄祖队长的助手马上根据对方的变化改变了战术,先擒获出来的十几个,再慢慢围上前,反正他们都在自己的包围圈子里,一个也跑不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