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利用人身上的恶

第一百九十四章 利用人身上的恶

  生命从来都是这样,你的胜利,就有可能是别人的失败……流求卫队的特工队围歼了鞑靼强盗集团的从恶者们,这是鞑靼强盗集团的失败。

  被从恶者们施暴的孔家村村民应该为此而高兴才对,但是,随着那个老者的哭号,人人都面带戚着,倒好像是他们会倒了大霉!

  黄祖队长的助手气哼哼地听完了那个老者的哭号,他心里大怒!

  于是,他的口中便有些火药味了……他说:“莫非尔等勾结鞑靼强盗集团的好事,被我们破坏了而伤心?!”

  这真是诛心之言……其它老者也随之而泣。

  真不能让人活了,谁都说我等勾结对方……宁为太平狗,不为乱世人啊!

  黄祖队长的助手看他们哭的伤心,顿时又明白他们为何如此了……

  他终于找到机会仰天大笑说:“哈哈,我知晓你们为何会哭了……你们是害怕鞑靼强盗集团报复,哈哈!”

  村民中有人白了他一眼,废话,你们走了后,此事官府如何能善罢甘休?!

  这个时候,有村民忽然叫道:“莫要让那个小贩走脱!”

  原来,那个带队前来的小贩已经成为了流求特工队的俘虏,正当他同样被押解走的时候,却被后来放出的村民们堵个正着。

  打死他!打死他!

  黄祖队人的助手现在只知道他是一个带路者,这个好像无须判罪,如果设身处地换位思考一下,好像换成谁都没有办法拒绝,也不敢拒绝……

  所以,他大喝一声,说:“尔等住手,他是我们的俘虏,谁敢碰他?!”

  好吧,强权在某个时候确实就是真理,一时间没有人敢动手了。

  村民们不敢违抗前一批人,当然也不敢违抗这一批人,何况看起来,后一批人更加厉害!

  他看见村民们退了下去,满意地哼了一声,说:“我对你们交个实底,鞑靼强盗集团的日子不会长久了!”

  “……”

  好吧,没有人为他的判断叫好,个个都是不信的样子。

  他有些尴尬,但是又没有办法强迫他们肯定,人家毕竟没有否认啊。

  “将……军,阁下会不会离开这个山村……”人群中有一个后生大着胆子问道。

  呵,呵,对我们有感情了?!

  这样的承诺他可不敢胡乱应允,只好说道:“我们要服从上级的安排……”

  “……”

  他们顺势把这个山村全面控制起来,俘虏们都带到营地去了,正好利用他们干基建活计;至于山村里的村民,他们也没有放过,正好可以把孔家村改造成为一个据点,彻底消除本地最后一个隐患。

  物资上一是就地取材,二是他们手上也有一些后勤物品。

  村子里所有被洗劫的财物重新回归了原主。

  在回归原主的过程中,那些带着官府身份的抢劫犯根本记不住是从哪里抢来的。

  他的办法极为简单……把所有物件,管它是什么呢,统统堆到了晒场上,是谁家的,谁拿走!

  为了防止他们互相打起来,还派了十名队员维持现场的纪律。

  结果发现这个安排是多余的,在几个老者的监视下,村民们一没有争抢,二没有喧哗,每个人都默默地拿回自己家的财物……甚至被抢走罐头的人家还把已经吃光内容的罐头盒子拿回去了,连这个都是分配的清楚,那些铁盒子对他们来说也有用处。

  黄祖队长的助手只能默默点头,这等民风也算是一等一了,但是,他总有地方想不明白,又不知道是什么。

  第二批支援队伍来到了,人手分配上没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他们带的物资也正好是一个极大的补充。

  黄祖队长对自己的助手非常满意,虽然说以特工队的水平,捕获一些小鱼小虾不算什么,但是,整个作战计划和后续安排,都是合情合理,经得起任何推敲……流求卫队有要求,每一次行动,除非是应变突发事件,都要有军事计划。

  张国安岛主特别强调过,这样的军事计划还要留在档案里,以便随时查阅。

  只有正规军队的军事行动和结果才可以反复追究……否则,那就是强盗团伙,游兵散勇了。

  黄祖队长和他的队友深以为然。

  黄祖队长说:“我已经把我们的下一步计划送给了大本营,希望他们能批准……”

  这一个计划因为不属于他们的作战目的中,所以,他们不得不等候回令,不过好在他们送去情报时较慢,可是回应时,会非常快的,因为他们可以接到火花式无线电报的命令。

  他的助手信心满满地说:“馆陶城举手可得,以大本营的做派,肯定会允许我们前去!”

  流求卫队也是一个学习型的队伍,他们分析过鞑靼军队的打法,其中学到重要的一点就是,鞑靼军队是一个以战养战的军队,他们从来都是以对手的物资作为自己的军事补充,所以,他们只要有了启动战争的物资,就可以把战争发展下去!

  流求卫队学习了这一点,只不过不像鞑靼军队那样没有底线,他们只是利用对手公众的财物,而不是连老百姓也算上。

  当然,他们同时也加强自己的后勤供应。

  这一次大本营给他们补充了两百名队员,并配备了大量的军事物资。

  让黄祖队长高兴的是,这批新补充的队员非常擅于化装------他们伪装成一批批的商贩,在敌占区活动自如。

  带队的是一名副队长,他笑呵呵地说:“没甚大不了的,一路上钱钞开路,无所不通!不过------在我流求岛是不可能如此的------”

  确实如此,在流求岛索贿和受贿都是重罪,首告者将会得到贿赂价钱的两倍,这不是告密,而是举报犯罪,是受到大力鼓励的行为,也同时让想以此得利的人非常恐慌,一旦被人举报,人财两失不说,还会被判劳役之刑。

  最可怕的是,无论是行贿者,还是受贿者,都会担心对方万一翻脸,将自己首告了-------做坏事者,无不对他人顾虑重重。

  张国安岛主充分利用了人身上的一种恶来控制人身上的另一种恶!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利用人身上的恶的方法。

  黄祖队长也笑呵呵地说:“莫要着急,我们早晚会把这里也变成流求一般的模样!”

  两人说完话,都陷入了沉默中------是啊,虽然这两三年没有回去了,但是流求的变化,他们都可以通过《流求时报》了解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