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你可以不当汉奸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你可以不当汉奸

  董方是董家所有人中,官职最高的人,但是竟然在族里没有发言权。

  人权、官权在族权面前作用不大……除非是极其有权势,比如平章贾似道之类的人物,才可以越过族长的权力。

  馆陶城地方官董方这些天心里颇不宁静。

  他先前派出了两百人去查清孔家村与流求海盗交通勾结的情况,当然,他心知肚明,那些人还会借机发财……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是常识,他自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自己也会发些财,这些是自己必须要的,财物还要送给鞑靼主家一些。

  大家一起发财,这才是官场上的正道。

  但是,他开始有些担心朱都头他们会不会借机把问题扩大化处理,也就是说会不会趁机把其它村子也骚扰了。

  发财是可以的,但是要有底线,不可以乱来。

  他之所以决定对孔家村开刀,还有一个原因是,那里是单独在山区里的,连累其它村子的可能性不大!

  他家族的根基在这里,他可不想把整个地区的民间彻底得罪了,以后没有办法很好的生存。

  在异地短期当官有好处,不太可能聚众造反,也无法形成对抗中央的势力……但是,他们也不太可能为本地的发展真心负责。

  也许要么不作为,要么******,反正只需要对上级负责。

  而本地人在本地作官,特别是大家族人士则都有一定的忌讳……

  但是,他相信朱都头的人品,毕竟他还是江湖上有些名望的人,不太可能把事情闹太大。

  可是走了这样久还没有回来,却不得不让人多想,就算有其它变故,至少派人送个信儿回来啊!

  他已经连派出两批人员去联络他们,但是竟然没有一个回来报告,看来真是不知道顺路跑哪里去“清查”了。

  果然只是一个武夫,办事如何这样不周全?!

  这一天,他坐在衙门里,心里正在纳罕不以,忽然有人来汇报,说是朱都头派人来了……

  他赶紧把人叫了进来,那人竟然是一个不太熟悉的的厢兵,而不是自家的远房亲戚!

  他顾不上那样多了,马上细细问之,这方才知道原因。

  原来他们去山里面追杀流求海盗了,不日就将有大功呈上!

  馆陶地方官董方的脸顿时抽抽起来了,谁让你们惹他们的,我平常只是说说,谁让你们真动手去抓他们了!!!

  抓捕和流求海盗有勾通的村民,和抓捕流求海盗是一回事吗?再说了,他们是海盗吗??!

  当然,在官场上,大家都称他们为流求海盗------这是上面的人给他们下的定义,下面的人当然不敢改变,只能保持这个称呼,但是双方都知道,流求那帮人,好像不是海盗,没有海盗不抢劫反而吸引无数人去做生意的!

  当然,称呼是称呼,那只是为了工作;做生意是做生意,那只是为了生活。

  来自大草原的鞑靼人永远只是强调活在当下,因为他们从没有天气预报,只是靠着经验做事情,他们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变化,发生什么极端的改变;而且牲畜一但有任何生物学上的变化,他们也只能默默忍受任何损失,无力去改变什……所以他们比大宋人更加是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

  活在当下,这是游牧者最喜欢说的话。

  他们到了最后是变成穷凶极恶的强盗,还是变成可爱可亲的牧民,这都是生存的需要,不是必然的选择。

  所以,口头上称他们是海盗不算啥,行动上倒是能表现出真实意思。

  馆陶城地方官董方勃然大怒,谁让你们去追杀什么海盗的!!!

  那个报信的人听到上官的话语,他整个上身都一阵晃悠,感觉不对了,一时间没有话来回答。

  追杀敌人海盗都不对了?!这话还要自己怎么说------

  馆陶城地方官董方哪里管他是怎么个反应,马上下了命令,说是让他们快快给我都撤回来!!!

  他当然不能明说自己的家族还正打算去流求岛发展的事实呢。

  那个传信的厢兵滚了很久以后,他的胸口还是起伏不定,真是气死了,谁给他姓朱的权力去追杀别人??

  等着回来好好收拾一下他们!!

  他一直在恨恨不平,当然不知道那个传信的厢兵的机密之事。

  那个传信的厢兵是其实是流求特工队员装扮的……先前在特工营地里,黄祖队长和其它队员分别提审了他们。

  为了防止他们串供,不仅逐一审讯,而且还采用了突击、反复对照的技术手法……他们最后得到了相对统一的口供了。

  果然,馆陶城现在就是一个裸体的小娘子了……朱都头果然是一个有江湖经验的人,他在被反复提问馆陶城的城防时,马上醒悟了,他们竟然要打那里的主意!

  他马上闭上了嘴,摆出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样子来。

  黄祖队长他们不稀得搭理他了,如果真想逼供,他们有几百种方法让他说出实话来……但是用不着的,城防情况又不是什么非常机密的情报,结合他们不同人的交待,再加上他们早先派出的情报人员的报告,基本情况就差不多了。

  根本用不着逼供,他不配合,其他人配合极了……黄祖队长冷冷地看着朱都头的样子,说:“哼!你身为华夏民族的一员,却甘心侍奉腥臊并御的鞑靼人……你还拿出一副英雄的样子,我以你为耻!!”

  其实朱都头想的是自己的家人都在馆陶城里居住,万一兵乱馆陶城……家人怕会有人受伤,他还真没有想到为什么人侍奉什么的……这真是太委屈!

  但是,他又无法辩解,一时间气得满面通红……黄祖队长却乐了,说:“你还算不错,至少知道惭愧……不算认野蛮民族为爹爹无药可治的铁杆汉奸,你还会脸红……”

  汉奸!朱都头被气疯了,江湖上哪里有这个称呼?!

  “我不是汉奸,你可以杀了我,休得污辱我!!”

  朱都头脸色发紫了,他狂叫了起来。

  黄祖队长却高兴了,他温和地说:“你可以不再当汉奸……先前如果你没有看明白,现在,我可以好好和你讲一讲……你平静些。”

  黄祖队长慢慢把自己从《流求时报》上看到的内容一点点讲给他听。

  《流求时报》的发行量很大,但是不可能遍及北方中原……除了极少数人可能夹带一些外,剩下的人可能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