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堂堂正正的战斗

第一百九十九章 堂堂正正的战斗

  黄祖队长看着这个壮汉的脸色逐渐平和了,而且略微点头认可自己的看法,他心中大喜……

  关于策反之类的办法,山东地区的大本营曾经给过明确的指示:加紧策反,适当利用,普及常识。

  在策反的时候,要求他们根据实际情况来灵活运用方法,但是,不允许随意许诺。

  这里的普及常识就是指把一些有意或是无意被人们遗忘的事情明确说出来……比如鞑靼人根本与华夏民族没有一文钱关系,他们完全是异族,而且是一个远比华夏民族野蛮和落后的民族!

  凡是有意把他们整合在一起的说法都是不要逼脸的行为,如果先前是被逼无奈的话,那么现在流求岛给了新的选择……他们几十万的人口都想整合我们,我们几千万上亿的人口也可以整合他们!

  当然,这里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大家到底要遵守谁制订的规矩的问题。

  鞑靼人在世界各地屠杀人类的具体数字也大略估算出来了……这数字是惊人的,眼下大约是一亿五千万人左右,连鞑靼强盗集团大头目忽必烈看了后都吓了一跳,我们竟然能杀了这样多的人?!

  他的吃惊只是吃惊,真没有想到成绩这样好……这里面没有任何惭愧或后悔,当他们在草原上冒着严寒和酷暑辗转迁徙,丢了马羊,丢了亲人,丢了自己性命时,有谁同情过他们?!

  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同情生命的概念……

  整个鞑靼贵族集团内部,或者说整个大都地区,也就只有大头目忽必烈一个人敢于公开阅读《流求时报》和大宋的一些小报,其他人没有敢效仿他的行为……私下里也许有。

  黄祖队长把他积攒的《流求时报》都给了朱都头,并且允许他可以单独关押,暂时不参加劳动。

  黄祖队长和他的助手商量过,像这样拥有江湖人士背景的人,要多方面考虑他的综合价值。

  争取改造过来一个,便拉过来一大片。

  流求卫队对江湖人士的态度比较明确,你来助战,我们欢迎,只要符合我们的要求就行;你选择冷眼旁观也可以,我们就把你们当成普通民众;但是如果助纣为虐,违反我们的规矩,那么我们如同对待鞑靼人一样对待你们!

  特工大队基本也是遵守这样的要求……但是,正和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的江湖用语一样,多拉过来一个人,就多了一个搜集情报的可能。

  朱都头到底是说出了实话,他原来是害怕自己的亲人会在所谓的战乱中受伤害……黄祖队长哈哈大笑了,说:“老朱,你何曾见过流求卫队有纵兵劫掠的时候?所谓乱兵,那只是逃兵临走时捞一把所为,也许还会有趁火打劫的泼皮破落户所为,我们在这里,你以为为何?正是为了将来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朱都头已经看过了《流求时报》上记载的几次山东大捷,他当然知道发生过的那些大战,只不过细节不算详细,这一下子补上了。

  流求卫队竟然威风如此!

  可是他只知道双方有输有赢……好像前不久,流求卫队败过一次。

  黄祖队长知道鞑靼强盗集团有意把他们上次的行动,就是张弘范领兵偷袭的那次战斗结果,故意到处宣扬,一时间弄得人人尽知。

  鞑靼强盗集团在正规化的过程中,除了继承金朝之外,他们处处学习大宋的方法……当然也有相应的邸报来四处传达消息。

  黄祖队长点头承认了上一次战斗的失利,准确地说出了基本过程和损失的人手……当然,死伤数字要比鞑靼强盗集团宣扬的少很多。

  朱都头听完了后,忽然说:“我信黄队长的话……”

  黄祖队长愣了一下,说:“为何马上相信了我?”

  朱都头慢慢说:“你们在这里安营扎寨……人数不过四百,所以两支队伍也不过八百人,焉能在一次作战中死伤过万……”

  好吧,这是一个相信自己眼睛的人,他暗地里也了解了流求特工队的规模和人数……也是一个心里有数的人。

  黄祖队长说:“朱都头,不必与鞑靼强盗一条路走到黑……不久后我们就会逐一消灭他们,否则我们不会在这里设立军营,这不是托大,而是自信。”

  朱都头最后低头想了半天说:“我可否着人把家眷接到这里来……”

  黄祖队长摆手说:“不必!君子一言九鼎……你可以自行安置家眷,再说了,也不用你马上做什么……”

  对于朱都头这样的人员,特工大队的安排有过设计,不必要让他们马上反水,也不用什么投名状和人质之类的抵押,只要他们能在战争过程中,担负起保护一方的任务,而不是从恶,这就足够用了。

  流求卫队相信自己的实力,他们渴望堂堂正正地打败鞑靼强盗集团!

  流求特工大队有能力暗杀,也许暗杀大头目忽必烈有困难,但是对付张弘范之流的人物,难度并不大。

  黄祖队长曾经在暴怒中制订了刺杀张弘范的行动,甚至把他在易州定兴的家族都列入了目标……但是,这个行动被鲍威大队长否定了。

  他当时说:“你们还是好好想办法在将来干掉他们的大头目吧,那才是决定性的办法,强盗集团嘛,没有了头领就是一盘散沙……至于像张弘范这样的铁杆汉奸,我希望会在堂堂正正的战场上打死他,生擒了也会吊死他!”

  堂堂正正的战斗!

  这个说法激发了流求卫队的激情……也许年轻人不会算计最省力的方式,也许他们更愿意选择展现自己能力的战斗过程!

  黄祖队长冷静下来后,也否定了自己的行动。

  杀了一个大头目,整个强盗集团会因此而混乱,因为他们都是靠着刀子上位的,这打击的是整个集团……杀了一个张弘范,只不过杀了一个铁杆汉奸,还会有更多的铁杆汉奸跳出来的,哪怕是灭了他的族也震慑不大,敢赌一次来搏所谓的富贵的人物太多了。

  关键问题是在战场上真正打败对手,让从恶者们绝望,那才不是扬汤止沸的解决方法,而是釜底抽薪的一劳永逸!

  消灭邪恶及其从恶者,也许不能完全用屠杀的办法,但是实力却是必须的……

  所以,黄祖队长根本不需要朱都头取回家眷来充当质押,也不用他取回地方官的人头……只要在将来的战争中负起自己应该负起的责任就行了。

  朱都头完全不信地听完了黄祖队长的要求……他失声说:“竟不用我带来家眷入伙?!”

  “不用!这里是军营,不适合家眷居住……而且,我们相信朱都头的承诺,毕竟你在江湖的名声还不错!”

  “会放我回到馆陶?!”

  “会的!但不是现在……到时候,你挑选几个心腹之人,我们放你们回去,其它人嘛,继续扣押!”

  黄祖队长找了一个队员,冒充是厢兵……他们已经把对方的厢兵一扫而空了,然后想办法去勾引馆陶的地方官继续派人来支援朱都头,都快要追杀光流求海盗了,难道他不想也立个大功?!

  但是黄祖队长他们算错了,对方竟然不要这份不小的功劳,而是让那个队员直接回去传令,马上都回馆陶城,不要去管什么流求海盗!

  那个队员当时再会随机应对,也毫无施展之策,只好无奈地回去汇报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