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零一章 到底谁是敌人?

第二百零一章 到底谁是敌人?

  黄祖队长和他的助手看着眼前的馆陶城,都不会笑了。

  馆陶城不过周长十里,却有三个城门。

  它的城墙是破破烂烂的……自从鞑靼人夺了这里,几十年都没有维修过,而且还有居民拆这里的城砖。

  这里所有的武装力量不过三百人,最多算是的,而且已经被俘虏了两百人!

  所以,黄祖队长他们原本是非常有信心的,他们一百多全副武装的队员当然是无敌了!

  但是,那些残缺的城墙上站着的人员中,大多是平民……从他们的衣服就可以看出,那里面竟然有女人!

  黄祖队长判断了一下,眼下的局面他们仍可以战胜对方,也许只要付出轻微的代价就可以完成预定目的。

  但是他迟疑了……因为他们好像是和全城为敌,全城的人真当自己是强盗了,这个让他不喜欢。

  他肯定不知道,他这个迟疑会在那面的世界里被一大群喝狼奶长大的人称为圣母情结,或者叫装圣人。

  他们可以轻松打败对手,却开始迟疑了……真是有病啊!

  有了实力,去打,去抢,去杀!

  我们要让全世界都害怕我们的崛起……这也许是那面世界喝狼奶长大的人中主流们的想法。

  但是黄祖队长迟疑了。

  他的助手愁眉苦脸地看着馆陶城,说:“……队长,还打不打?!”

  黄祖队长下意识地说:“不打了……我不想和全城百姓为敌!”

  他的助手冲着不远处的两个家伙呶呶嘴说:“他们两个呢?”

  “放了他们吧……带回去没有放在这个城里有用!”

  那个老村长的儿子,亲眼看见那一些人狼狈地回去了,而且还放了两个都头!

  他有些看不懂了……

  馆陶城的地方官长长吐了一口气,他得意扬扬地给上级写了报告,声称全城同仇敌忾,把前来劫城的流求强盗吓跑了……当然,被俘虏的两百人他暂时没有上报,他还正和两个被释放的都头商量呢,准备赎回来。

  朱都头明白自己的上级不想与流求海盗为敌,更高兴他不想把事情闹大。

  他的副手,那个副都头也高兴自己的远房亲戚大人这个态度。

  他认为是自己幸运,感动了那些可怕的海盗……他争着把放他们前让他们传的话说出来。

  他说,那些海盗看到这里防备森严,便害怕了,说是不再来骚扰,而且以后一切事情都好商量,希望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双方和平相处!

  大概就是这些意思吧……朱都头在适当的时候,还补充了几句,主要谈了谈那些海盗们的厉害。

  以他在江湖上的名声,能被他认为不可以战胜的势力,那也许真是不可战胜的!

  地方官董方听完后认真地点头认可,但是,他看到了解救回那些被俘人员的可能性。

  解救肯定不行,万一有一个家属乱说话,他就根本不可能瞒过上级。

  他了解到,那些海盗没有用杀人的方法来立威,而且他们还占了孔家村来驻扎。

  他和两个都头商量说:“你们认为他们能要多少赎金?”

  他的远望亲戚抢着说:“肯定不多……他们手上的物资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了,而且他们用的钱钞不与我等相同……”

  地方官董方白了他一眼,他还没有见过不喜欢钱钞的人,更不用说是海盗们了!

  还是朱都头很有经验,他猜测说那些海盗可能会讨要一些生活用的物资,并提议说是主动和那些海盗们商谈一下。

  地方官董方大喜,让他回家和家里人团聚一下,然后再去和海盗们商谈。

  他的那个远房亲戚这个时候都不敢说话,一副没有承当的样子。

  地方官董方没有太理睬那个娘家的亲戚,却对朱都头褒奖有加……他们被俘的事情,他当然不会上报了。

  他吩咐完事情后,心情舒畅,回家后,在后花园里独自乘凉。

  此时天气正是大暑时分,酷热难当,他便叫来佣人,摇起来风扇车。

  大宋非著明诗人刘子翚写了一首《夏日吟》,诗曰:

  “君不见长安公侯家,六月不如暑。扇车起长风,冰槛沥寒雨。重櫩邃屋昼生阴,反易天时在谈吐。”

  此诗明确说出了当时的富贵族人家竟然有一种扇车能长时间的起风,而且还有一种冰槛的装置能沥出寒雨。

  大宋时期,人们在炎热的夏日可以制造人工风与人工雨,来给自己消暑纳凉。

  这种扇车本是大宋传统的农用器具,据说在西汉时就已经发明使用了,当然也会传到了北方。

  地方官董方在佣人摇动起来风车后,感到一阵清凉,禁不住唱起小曲来了,这些时日的烦扰全都排解了。

  他刚想休息片刻,他的夫人却过来了。

  她在他的身过坐好,说起了大宋岳家军里背嵬军。

  原来在宋金作战时期,岳飞的部队把金人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十年对金作战中,岳飞的军队以牺牲一万五千人,伤残两万人的代价,杀死战斗力强悍的金兵约十五万人,杀伤至少五万人。

  金人发出了“撼山易,憾岳家军难“叹息,对岳家军是又怕又恨。

  在强悍的岳家军中,又有一支屡屡以少胜多的军队,那就是背嵬军,可谓精锐中的精锐。

  他们都是韩、岳兵之精兵,常选于军中角其勇健者,别置亲随军,谓之背嵬,一入背嵬,诸军统制而下,与之亢礼,犒赏异常,勇健无比,凡有坚敌,遣背嵬军,无有不破者。

  至于为什么“亲随军“要“谓之背嵬“呢,据说是韩世忠首创,后来被岳飞借鉴。

  “燕北人呼酒瓶为峞,大将之酒瓶,必令亲信人负之。韩兵用以名军,峞即罍,北人语讹故云,韩军误用字耳。“

  也有说,韩世忠原为大宋西军,驻守陕西的部队,长期与西夏作战,军官,因此也有说法认为“背嵬“一词是西夏语的音译,用以指骁勇军士,由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始创。

  岳飞背嵬军作为自己的亲兵卫队,步兵由岳云统制,骑兵由王刚统制。两支部队由岳云统一节制。骑兵背嵬主要装备有长、短刀,约十支短弩,二十支硬弓弓箭围盔,铁叶片革甲。

  背嵬军战术多变,常常分成多个独立的战斗小组,紧密配合。与敌人作战,往往距离敌人一百余步由七八人放箭,七八人用短弩射马,然后长刀对劈,迅速冲锋,集结,再冲锋,从而量杀伤敌兵。

  凭借着这支强悍的部队,岳飞百战百胜。

  在绍兴十一年,荆湖宣抚司罢,改任傅选为鄂州御前背嵬军同统制。

  可见,背嵬军已被朝廷纳为己有,有了正式的番号,成为“御前“的军队之一。

  地方官董方的妻子说:“官人,你以为那流求海盗如背嵬军如何?”

  他当时就感觉不好了……岳家军中的背嵬军人人皆知,而那些流求海盗的战斗力也惊人,已经有人在暗中把他们和背嵬军比较了。

  他们曾经在山东地区以几百人大破数万大军,这个传闻也许夸张但是也说明他们的作战能力极强……但是,他们如何能被自己这几百民众吓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