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零二章 女子无才便是德?

第二百零二章 女子无才便是德?

  地方官董方的妻子在当地的民间有贤惠之称……唯一的爱好是喜欢流求岛出品的香水,而且越贵越喜欢。

  北方中原地区,随着鞑靼人掌控的越来越久,这里的汉人越来越懒于洗澡。

  前文说过,社会风气从来都是从上层传下面的层次……鞑靼人由于地理位置和文化传承的问题,他们不喜欢别人洗澡,并认为常洗澡会伤害人的元气。

  其实鞑靼人是万物有神类的宗教,而且,他们什么宗教都可以信,唯一这个元气是什么,他们其实也解释不清。

  但是,他们不喜欢洗澡却是真实的……

  鞑靼人不喜欢洗澡并不代表着不喜欢流求岛的奢侈品,特别是他们的贵族人群,他们都是酷爱香水之类可涂可抹的昂贵物!

  如果他们中的贵族也不洗澡,然后再涂满了香水,那种时常散发出香水味或是汗臭味体味,真是让人难以接受……真有些让人怀疑,那香水有毒哇……

  还好吧,一些汉人中的贵族,或是大家之族还保留着常洗澡的习惯,特别是女人。

  地方官董方的妻子在那个深夏的傍晚前,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然后精心洒了些许香水……很贵的那一种,然后来到了花园,陪着夫君小坐一会儿。

  她的话是传达闺蜜们的议论……这个时期鞑靼人还是比较讨厌汉人受教育,说说看认识字知礼有啥用?!

  一刀下去,啥都没有了……

  当然,他们更不喜欢女人受教育了。

  这里面再多说几句啊……

  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样类似的话,虽然现在还没有被鞑靼强盗集团的五毛宣传员整理出来,但是,他们打压儒生的手法却寻常可见,很简单的办法,他们不进行科举,全是举荐就可以了。

  好吧,也不能全怪鞑靼强盗集团的有目的控制……事实上对女子教育的歧视由来已久,鞑靼人只不过夸大了这种歧视,把它制度化和常规化,并且巧妙的嫁接到儒家思想体系里!

  这里面包含了父权制文化对男女两性的双重价值标准和双重道德标准。

  更紧要的是,这还是一种封建统治的手段:将女性的“德”与“无才”紧密联系起来,以“德”为由,剥夺女性受教育的权利,将她们置于愚昧无知的境地,从而造成了这个民族女性上千年间“女憧憧,妇空空”的状态。

  无论是未婚女子还是出嫁妇人,大都不字不识,头脑空空,懵懵懂懂……以此来确保男权中心主义的统治地位及对女性的压迫与控制……当然也会被别有用心的民族用来变相愚化另一个民族了。

  教育男人也许只教育了一个人,教育女人,却可能教育了一个民族。

  “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最早出处已无从考证,但与它涵义相近似的说法有:“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懿厥哲妇,为枭为鸱”,这里的枭、鸱都是极凶猛的飞禽,喻狠毒,还有“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皆出于西周的《诗经·瞻卯》。

  可见,那时候人们认为男人拥有聪明才智可以成就事业,女人拥有聪明才智则非但不是好事,还是搅乱天下、酿成灾难、祸国殃民的根源。

  为使“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制度化,鞑靼强盗集团宣传人员还从儒学中抽出的某些片段来极端化处理,比如把“存天理,灭人欲”的说法故意歪曲了,不提是指灭掉不恰如其分的人欲,故意认定是灭掉一切的人欲去存一切的天理……然后再结合在一起,大力推进贯彻“男女有别”、“男女大防”的礼教制度,以达到弱化一个民族的目的,以便维稳。

  这礼教其中最核心、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防女子之“淫”。

  一切邪恶的极权组织都喜欢从人的下半身出发来说话……他们真是都太喜欢做管住别人下半身的事情。

  为此,五毛宣传员们大加渲染的是女子一旦有了知识,就可能具备对自由的向往和思考问题的能力,不仅难以驾驭,还会变得“****”,继而发生种种“不贞”之事。

  有意思的是,历史上,此类女子“因才而淫”的故事传说比比皆是。

  如才女卓文君被司马相如的琴声感动而与之私奔;蔡文姬虽才学丰富,却感情复杂缱绻,结果三易其夫;杜丽娘、崔莺莺因知文断字,看了一些文学“杂书”,愈发多愁善感,移了性情,春情萌动,将对封建伦常的反叛付诸行动等等。

  所以,上千年来女性受教育的权利一直遭到剥夺,目的就是为了将女性塑造为俯首贴耳、唯命是从的“儒家礼教”的奴隶。

  ……也许说太多闲话了……

  这个时候鞑靼人哪里有时间进行这样有计划有组织的文化阉割行动?

  当然,这个时空的这个大陆上的女子教育可以说是整个世界中最好的……事实上人们受教育的程度普遍都较高。

  地方官董方的妻子也能读书看报……她们几个闺蜜在一起,也同样谈论《流求时报》上连载的小说,特别是那上面********的小说。

  鞑靼强盗集团不给管治下的普通文人出路,除非大家族出身的,或是家里条件较好的,一般的读书人只能自己找路子吃饭。

  除了当私塾先生外,他们发现当写手也是出路之一。

  《流求时报》上给的润笔费用最高,如果能被选中,他们给的稿费足可以养活一家人,都过上符合身份的体面的生活。

  事实上,大宋境内也有几家报纸照着《流求时报》学,但是由于工艺的原因吧,稿费不高,不过也能活命。

  前文讲过,再加上理财派平章阿合马有针对性的反腐运动……普通知识分子开始了大逃亡行动,好在他们还真都有出路了,真能跑掉。

  所以,言情小说一时间盛行一时……《流求时报》的负责人杨友行这个时候最舒服,他可以从容不迫地组稿了,再也不愁没有稿件了。

  想想吧,有时候安静主家都追看上面刊登的小说,可见那些言情小说的质量还是蛮高的。

  王德发主家偶尔对张国安岛主说起这个现象……我们会不会反而把后来的元杂剧扼杀了?!

  都去写白又白的言情小说可不好……

  安静主家插话说道,没有关系……变种的文学繁荣也算文学发展了,慢慢就会吹去黄沙始见金!

  张国安岛主意味深长地说:“鞑靼强盗集团无论如何想控制文艺的发展……民众们却总能找到其它突破口来躲过他们的管治,总之打压不死的,我们有这个时空最先进的印刷科技!

  科学技术是一切****集团的天敌……”

  地方官董方的妻子和她的闺蜜们当然同时也会看《流求时报》上其它的内容,买到一份这样的报纸还很不容易,也很贵呢,所以都比较珍惜。

  她们对眼下的局面也有自己的见解和发言能力。

  所以,她的话不得不引起了地方官董方的重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