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零五章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第二百零五章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黄祖队长笑着对几个老家伙说:“莫要说‘科举取士’要考那天文地理,物理化学,就算是卫队里的升职也要考这些------哈哈,相关的书籍我没有拿来,等下一批补给之物吧,我到时会提到运来的------”

  物理化学是何书?!

  孔家村里的老家伙们感觉不算好了,他们自认为是孔家的人,博览群书那是一定的,而且肯定比一个头目读书多------但是,他们真没有听过什么物理化学。

  一个老者认真听了黄祖队长的讲解后,吃惊地说道:“莫非是《墨经》里的文章?!”

  黄祖队长摇着头说:“那只是只言片语------远远不够系统!一个杠杆原理都语焉不详!!”

  系统化,这正是张国安岛主暗中推进的行为,他把诸多自然的科学知识,都冠以《小学某某》的题目出版,并从免费上学的小儿中挑选出精英来教导。

  当然,那些知识对那面的世界来说,都是基本到不能再基本的常识性知识,属于扫盲级别。

  但是,张国安岛主他们发现,他们原以为能掀起的学习高潮,根本没有实现。

  在大宋境内,只是有人好奇而购买了一些,根本就只是极少数人看看。

  这不是他们想要的局面!

  他们无法左右大宋的科考制度,但是,他们可以通过对流求选拔行政管理人员来施加影响,方法很简单,只要考试时需要就可以了,甚至都不白白送他们教材,需要他们自己主动买。

  至于如何吸引知识分子来考试------方法更简单,高高的俸禄可以说服一切了!

  当一些先行考中的行政人员,用发放给他们的俸禄让他们的全家人过上了符合身份而体面的生活时,他们根本不需要大肆宣扬,相关的消息很快就在天下的读书人中间传播开了。

  孔家村里的老者们中,有人冷冷地说道:“百行德为先,你们如何保证选拔出来的都是德之人?!”

  黄祖队长点头认可那个百行德为先的说法,他解释说:“德为立身之本------张岛主他们认为此行可以伪做,无法量化评价,而且可以任意由他人操作,不如以制度来约束,一套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制度要求胜过万千圣人经典!”

  “哼!严刑苛法,法家早已施行过------那秦便是为之而亡------”

  黄祖队长笑了笑说:“先不说秦朝是否因为法家而亡------流求的制度要求都是人人要遵守的,张岛主有言,若是自己都做不到,如何能写入制度要求里面?而且都是一些正常的为官为人之准则,何来严刑苛法之说?

  正如我流求卫队的规章制度,哪有一条不是为军之道?!”

  那个老者面色发红,大声说道:“不知圣人之言,不晓大义之理,如何能三省吾身,如何能够慎独?!”

  黄祖队长想了想,说:“------张岛主他们说过,不要求官员们个个廉政执法,只求制度监督,依法奖惩------”

  “监督和奖惩之法,还不是靠人来执行?!”

  “当然,流求岛上也有御使台监督和奖惩------而且还有《流求时报》的记者们来行使此权力!

  张岛主说过,那便是舆论力量,而且个个记者都是不花公费的御使------”

  孔家村里的几个老家伙面面相觑了------他们都看过《流求时报》,知道上面写过一些流求地方官员的丑事,而且那些官员都受到了惩治。

  黄祖队长得意洋洋地说:“若是以后相似的报纸再办他几份,这又会多出多少‘记者御使’来?他们为了吸引他人阅读,定会瞪大了眼睛来找官员的毛病,根本不用张岛主本人操心------如此甚好!”

  又一个老者发言道:“哼!若是不许你民间办报,你又能如何?若是又不许你在报纸上登出,你还能如何?!”

  黄祖队长马上无语,脸上像是被打了一拳,有些不高兴地说:“尔等所言纯属胡说!流求岛哪里有这样的要求了?!”

  当然,确实没有不许民间开办报纸的要求,这是事实,无可争辩。

  孔家村里的老家伙们还不理解流求所言的“人人平等”一说,若是果真如此,那怎么能会有君子与小人之分!

  事实上,黄祖队长也对张岛主的这个说法不太理解------但是,他至少明白一点,那就是在法规和制度面前,人人都平等的意思。

  他懒洋洋地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便是人人平等的意思!”

  好吧,那些老家伙们没有话说了,这个“人人平等”的意思与《礼记曲礼上》记载的“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说法是赤祼祼的对立了!

  流求岛现在就是公开行使法家的主张:“绳不绕曲,法不阿贵”。

  他们当然没有能力阻挡或是改变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流求岛行事。

  事实上,给那面世界的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秦香莲》、《铡美案》等包公戏,实际上是在将近20世纪时才出现的剧目,里面宣传的法律观念实际和故事所描绘的大宋时代真实的社会差别很大。

  至于说元代杂剧里的包公戏,如《遭盆吊没兴小孙屠》、《林招得三负心》、《包待制三勘蝴蝶梦》、《包龙图智勘后庭花》、《包待制智勘灰阑记》、《包待制陈州粜米》、《包待制断叮叮当当盆儿鬼》、《包待制智赚生金阁》、《神奴儿大闹开封府》等等,都是把包公描绘成一个能够侦破疑案的大侦探。

  和权贵斗争、执法如山的故事也仅有《包待制智斩鲁斋郎》,这部戏的台词里引了一句“王法无亲”的俗谚,说的是法律不可偏私包庇,和“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意思有所不同。

  有老者愤怒地说:“堂堂君子竟然要同引车卖浆者平等------我终生不踏入流求岛半步!”

  黄祖队长不愿意搭理他们了,他冷冷地说道:“流求岛,人人可去,也人人可离开,从不强求别人------但是只要踏上半只脚,就必须遵守那里的一切要求。

  我不说其它,只要能人人遵守,再烂再差的制度都是好制度,都会给民众一个朗朗乾坤!”

  那些老家伙们看出黄祖队长不高兴了,不敢再说什么这话是如何的偏激之言。

  其实他们还想问一下,为何流求岛提出要以退役军士为村长的事情。

  《流求时报》上公开提出了一个说法,说是张岛主提出过了,流求军队里的十万队员中,要培养出一万村长的要求。

  那些老家伙们知道村里的这支队伍中,人人都会识字,但是,一个军士只要会识字,就能当上一村之长?!

  尤其是那个老村长愤愤不平地想到,他们也太瞧不起村长了!

  意思就是别拿村长不当干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