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零八章 馆陶事件的发酵

第二百零八章 馆陶事件的发酵

  朱都头带着兵士公开和黄祖队长谈了谈,然后又在私下里谈了谈。

  两次交谈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黄祖队长没有向他们索要太多的物资,营地的基建工作已经完成,再留下那些俘虏已经没有什么作用,那些物资也大多都是一些基本生活用品。

  他在索要物资时,还注意到总量不能太多……如果能在未来的大战中多存一些物资,或许有能力帮助到更多的人。

  朱都头在随行的兵士面前,对黄祖队长不卑不亢,甚至还大胆的和他争论索要的物资数目太多,想要降低一些。

  在私下里,他则如实向黄祖队长汇报了鞑靼强盗集团方面的军事准备。

  这场战争可能要真正爆发了……

  馆陶城地区发生的事情,不可避免的被董方的上级知道了,经过层层上报,终于传到了鞑靼强盗集团的中心所在……这件事件让他们警觉起来!

  他们一是认为,流求海盗竟然敢深入非山东地区如此之深;二是认为流求海盗的作战实力极弱,几百个青壮守护的城池都把他们吓跑了!

  同知枢密院使伯颜向着大头目忽必烈进言说,他的几万大军休整完毕,现在可以向着山东地区进军,一举将那里的海盗驱赶到海里!

  右丞相右丞张弘范也就馆陶地区的事件上了奏表,也认为现在可以向着山东地区进军了……原因很简单,不能再任由海盗们发展了!

  两个人没有事先约定沟通,但是却不约而同的进言,这可以说是英雄所见略同,或者说两个人都在自己的领域里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对自己的军队充满了信心……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各自代表了不同阶层集团的利益。

  鞑靼贵族集团对眼下的局面不算太满意。

  大头目分配给他们的财富越来越少,而他们需要花费钱钞的地方也越来越多……在他们自己管治的地方上,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动手抢,但是可抢的钱钞越来越少了!

  他们需要战争,这样,可以打断平章阿合马对他们抢劫的限制……眼下那个回回人深得大头目忽必烈的欢心,他制订了诸多规矩,以充实国库为借口,限制了鞑靼大贵族们的发展。

  鞑靼大贵族们的财富减少了,但是敢怒不敢言,大头目忽必烈手里的钢刀不是吃素的……敢违备了鞑靼强盗集团的核心利益,他一样照杀不误!

  国库充实了,但是贵族们受穷了,整个强盗集团内部弥漫着一种不满的情绪……大家团结在一起可不是为了受穷的。

  所以,战争成了一种必需……他们可以动手抢了!

  汉臣集团对眼下的局面也是不算太满意。

  平章阿合马近来由于征集财物以代价军用,减免在编百姓的征税,又裁撤转运司官,让各路总管兼管按额征税,以至于国家的用度不足。

  同时,他又查验户口数字的多少,远处的归到近处,设立都转运使,估计情况增加过去的税额,选择清廉有能力的官员分别办理这件事。

  一方面坚持反腐不动摇,把一些汉臣中不满他管理或是执行力不强的人以腐败的名义干掉;另一方面他安插自己的亲信或是投城于他的官员……并为此设立各路转运使,任命亦必烈金、札马刺了、张暠、富珪、蔡德润、纥石烈亨、阿里和者、完颜迪、姜毅、阿老瓦丁、倒刺沙等投靠自己的人来为转运使。

  一时间他的各项政策越来越得到推广。

  在经济政策上,他允许公家和私人冶炼铸造铁器,但是却由官方设局专卖;仍然禁止各种人员不得私造铜器。

  他千万百计想使百姓的财力不会穷尽,保证国库的用度。

  他主持发行属于鞑靼强盗集团的钱钞,俗称交钞,强行指定币值发行,而且主要用来与宋交易……他通过战争威胁等办法,强迫宋朝政府为他多发行的交钞买单,结果让宋朝政府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毕竟这种间接抢劫的办法,总比直接动用武力抢劫的办法造成的损失小。

  大宋政府一直秉承着息事宁人,以财消灾的办法……纯粹用商业的办法来理顺对外关系,只要让鞑靼人可以购买商货就能免于战争,这对他们来说太乐意了。

  凡是花费钱钞就能解决的问题,永远都不是大问题……平章阿合马敏锐地发现了大宋政府的这个特点,一时间有恃无恐。

  汉臣集团气急败坏地看着那个理财派的代表,一个长着色目的回回人,正在上下其手,光明正大地安插着自己的人手。

  被平章阿合马打下的汉人官员,无一没有腐败之行……当然,在鞑靼强盗集团建立的体制里,不贪点儿送点儿,根本就无法生存,所以,他一打一个准儿!

  而且,他也不是只针对汉臣,少数鞑靼的底层官员,如果不听话,他也照样举起经理法的大棒,甚至死了都不放过!

  有一个叫亦都马丁的中低层官员,由于亏欠公家的银钱得罪罢官,死了以后,亏欠的还有很多没有还清。

  由于先前他一直对平章阿合马的经理法妄议不停,他于是通过中书省上奏商讨处理办法,大头目忽必烈都公开挺他说:

  “这是有关钱财粮食的事,去和阿合马商讨。“

  大头目忽必烈非常满意平章阿合马的经理法行动,因为国库正在充实……至少那些远来的大军都得到了必要的补给,没有闹出乱子来。

  所以,现在那些鞑靼大贵族和汉臣们都迫切发动战争来阻止理财派推行的什么经理法,馆陶事件正好是一个现成的借口……他们不约而同的行动都是有原因的。

  大头目忽必烈此时正在两难中,按照平章阿合马的报告,再有一年左右,整个鞑靼强盗集团的体制将要得到梳理,为整体走向正规化,甚至国家化的方向而增加动力。

  这不仅仅是税收问题……大头目忽必烈从平章阿合马的报告中看到了新的希望,他当然明白这样做的好处了。

  但是,这里有个时间问题……眼下体制内部推动战争行为的各方势力不容轻视。

  大头目忽必烈的权力再大,也不得不考虑重要成员的态度。

  最为关键的地方,大军长期不动用,不利于地方上的稳定。

  ps:最近实在太忙,对不起支持我的朋友,十一月份就好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