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非正常的征婚启事

第二百一十三章 非正常的征婚启事

  牙人一般都要具有相当的口才,大多能把一根稻草说成黄金,能把地狱说成天堂,其实这也许是基本技能要求。

  但是稍微有名气的牙人肯定不会来山东地区发展,如果非要出门的话,他们莫不如去流求岛更方便和安全。

  来山东地区的牙人都有一种敢于冒险的精神,毕竟这样的地方才能挣到更多的钱钞。

  说实话,他们非常非常讨厌《流求时报》上的广而告之,认为那上面的文章让他们少挣了太多的钱钞了……在流求岛,有作坊或是工厂要什么劳力或是工匠,直言会付出多少工钱,还给什么待遇,甚至大多数的海商的买卖双方也都用这个方式来购货卖货……这真是太气人了,牙人的作用被无形中压低了,两面压价挣钱的好处没有了!

  所以,去流求岛的牙人发现自己的作用小了很多……更可气的是,大宋境内的许多小报也开始学着《流求时报》这样刊登广而告之来挣钞了!

  他们中的许多人感觉生意不那么好做了,有名气的人依旧可以维持,但是一些人改行了,他们发现媒人这一行当更好做了……特别是从大宋向着流求岛去介绍,成功率高不说,收费可不低。

  媒人在大宋境内不被收税,在流求岛也是如此……而且他们发现,媒人这项工作,似乎更受那里人的尊重!

  至少他们本来不喜欢的《流求时报》还高度赞扬了他们的行业,认为他们善莫大焉,能够帮助这个社会圆了一桩桩姻缘,本身就是一个功德。

  相当多的牙人看了这样的报道心里也高兴,但是,并不能逃过他们同时给与的指责,因为《流求时报》上竟然出现了一则女子征婚的要求,那上面的条件要求还蛮高的……他们竟然连这个行业的生意都要抢!

  太可气了!

  流求女子也太不要脸面了吧?一点点也不知道避讳……

  这里又要插一段内容,一段极少被后世提及的内容。

  这个民族在古代的大唐时期,有关的嫁娶虽奉行媒妁之言,但是事实上,却也不是一潭死水,世界第一份征婚启事便出自在那个时候。

  在男女****外表的寂寂之下,这个民族仍然能包藏着不可思议的浪漫,这些故事穿越时光仍光芒闪耀,不仅因情节离奇,更有文学方面的加分……它们都少不得诗为媒。

  诗在这个民族里是文学作品,也是日常生活交流之工具,只不过它的理解要相对难些,却恰恰能让文化水平相似的人能够相遇在一起。

  正如一对青年男女若是发现,他们真的能够共同阅读与喜爱一本非常有思想,但注定会沉寂很长时间的书时……那种遇到相知时的兴奋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诗正是这样,它能言志亦缘情,可以表达难以言述之状,还能作结缘之便。

  最有名的是通过红叶题诗征婚。

  这个和唐朝大诗人顾况有关……他为人所知更多的还是因为他和诗人白居易之间的一个故事。

  当年白居易十六岁时,拿着自己的诗作去京城长安(应考。

  考前,白居易将自己写好的《赋得古原草送别》诗,呈递给顾况看。

  顾况看了诗歌作者署名后,笑道:“长安百物贵,白居大不易!”

  然而当他读到诗中“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诗句,又惊又喜,道:“有句如此,居天下何难!老夫前言戏之耳!”

  在顾况的赏识下,白居易中进士,从此名扬天下。此事亦传为美谈。

  而在他年轻时,曾于东都洛阳与宫人以梧叶漂诗。

  某日,他与诗友在宫城外的园林水边赏春,见流水中漂来一片梧桐叶,上面写着:“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予有情人。”

  这个池水是从宫中流出来的活水,诗必是宫中怨女所题。

  那个时候,唐玄宗正专宠杨贵妃,平时多居长安,即使到了洛阳,也无暇恩泽其他,许多宫女从入宫到白头都无缘见天子,当然想通过“非正常”办法,以诗征婚来解决自己的婚姻。

  第二天,顾况特意绕到宫城另一端,从上游漂下去他的回复:“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帝城不禁东流水,叶上题诗寄予谁?”

  不知顾况后来是否又去下游等诗,或是未等到,十几天后,其他朋友又去那一带游览时,拾得叶上诗云:“一叶题诗出禁城,谁认酬和独含情?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

  当然,非正常的办法也许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顾况无缘桃花……这段树叶漂流故事无疾而终。

  不过也非完全无用,为以后其他的漂流情缘奠定了基础。

  唐玄宗知道了这件事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将东都宫女遣散不少,以减怨愤。

  安史之乱,东都尽毁,唐朝的皇帝不再东游,而宫女题诗漂叶的“传统”一直延续下去。

  一百多年以后,卢渥去长安参加科考,路过与宫内相通的水渠时,看到沟边有片红叶上写有诗句,“水流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见是宫内“神仙姐姐”所写,卢渥急忙令仆人捡起来,亲自好好收藏。

  这片红叶从此成了他的挚爱之物,有时候拿出来观瞧,有时与朋友一起玩赏。

  彼时已是宣宗皇帝在位,他和玄宗一样,好音律,有极高的音乐修养,但比玄宗自律,他不沉迷于女色,更不像玄宗那样宠幸乐人,生活崇尚简朴,可谓中兴之皇。

  于是宣宗放出宫女若干,除了乡贡的举人,允许她们许配任何官吏、“公务员”。

  而卢渥中举后,获官职,属于可婚配范围,遂有机会娶了其中一位。

  这位宫人嫁入卢府,偶然看到他收藏的红叶,不禁感叹良久……原来红叶上的诗正是这位宫人所写。

  她当年随意题写的一首征婚诗,却被他捡到并珍藏,她又最终嫁给了他,不可谓不是一段良缘。

  这些可以看成非正常的征婚启事,但却有实质性相同的目的,可以看成是世界第一了。

  所以说,这个民族的爱情观本来就是高雅而多情的……他们从不掩盖自己对爱情的向往……直到他们的情感被异族人认为低俗而下流,需要被别人把下半身管好,甚至利用这个问题来污辱人和打压人,甚至原本是长寿而吉祥的龟都跟着倒霉了,被异族人和跟着他们从恶的人当成侮辱别人的工具,直到后来也没有改变,甚至还不断增添着工具,比如猪笼和破鞋。

  诗经中的那些行为,比如: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婉兮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如果历史不改变,那些陌生男女如果敢还像他们民族的祖先那样,他们可能会被浸猪笼的……

  大宋青年男女在上元夜的那些********的行为……这个前文已经写过了……他们可能会被抓,会被挂上破鞋的!

  这个民族的真实文化一直在被异族篡改……流求岛岛主张国安哪里考虑过那样深远的文化变异,他只关心流求岛上的男女比例问题。(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