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

第二百一十五章 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

  牙人渡海到日本招工是一个好生意,但是路程有些太远了……还不如去山东地区碰碰运气,流求商人有句话说的好啊,天底下就没有用不上的劳力,有多少要多少!

  这还真是事实,无论有多少人涌进流求岛,似乎总能快速找到工作……那些劳力就像是一盘清水倒到了河滩上的沙地一样被吸纳干净了。

  对牙人们来说,普通劳力也许不算能挣到太多钱钞,但是要是能挖出几个大工匠到流求岛或到山东地区就能收到大收获……要不就去北方山区里招更廉价的劳工,由于成本问题,所得也是不菲的。

  所以,当时,老贵他们想找牙人去北方招募劳工的生意,很快就有两三个牙人跳出来接手了。

  他们收下老贵他们的定金后,带着一些必要的生活物资,推着十几辆独轮车向着北方前进了。

  他们使用了流求式的独轮车,这种车比大宋式的轮子小,而且使用了轴承,更加灵巧和方便,相比之下也更能装货。

  他们事先商量了一下,分头行动,以免形成恶性竞争,而且也不吸引地方政府的关注。

  那时,鞑靼的大军还没有到来,他们受了一些地方上的各种盘剥后,真的带出了不少劳力。

  他们许诺的工钱把那些人都吓了一跳,对他们来说,一个月的工钱足够他们半年的花费了。

  而且,他们还男女不限,老少不限,只要能跟着他们自己走,他们都带着……到时候工钱上再说呗,人带着也不费事。

  这些牙人胆大而心细。

  他们带着不少的鲸鱼油、咸土豆泥,还有玉米面大饼子和木薯干,这几样都比较好存放和运输,而且价钱低廉之极……只要再烧上一些开水,完全可以充当劳工们的口粮,添饱肚子保持体力,走着到达山东地区应该没有问题。

  这几年中,这个时空的粮食总量远比真实的历史中要好太多了。

  小麦种植是粮食作物中投入产出比最小的一种,基本上算是一比五,这需要更多的旱田;水稻的产出比大,但是需要精耕细作,特别是对环境要求比较严格,而且中间的田间管理也需要更多的人手。

  土豆、地瓜、木薯和玉米的产出比更大,相对精耕细作和特殊环境的种植要求来说,它们这四样农作物说是救命的神粮也不为过!

  这里还不算从流求传出来的优秀水稻种子!!

  所以,在粮食本来就不算太缺的大宋境内,说现在粮食的产出算是富足也不为过。

  粮价的低廉促使了手工业的发展……整个大宋的商业发展更加快速了。

  但是,这只是在大宋的境内发生的变化,北方地区,或是更北一些的地区所受到的影响不够多。

  北方的粮食问题依然存在……这当然也是牙人们敢于向北方深入,相信自己能招来更多劳力的原因。

  后来,那些回来的牙人说:“那里的人穷的呀……一家人只能一套衣服,谁出门干活谁穿上,你们见过十几年的小娘子竟然没有衣服穿,只能躲在家里吗?所以我拿了几件衣服就能让他们跟我走了……”

  还有的牙人说:“他们都饿坏了,用热水泡了玉米饼子和木薯干,拌了鲸鱼油,就着咸土豆泥,我的天神,如果不拦着,一人能吃三大碗,非撑死了不可!”

  最后一个牙人的表述,让其它人听了眼红。

  “我带着那几家人,一路上只要给些吃食,他们就自己跟着我走,根本不提什么工钱不工钱啦……如果吃食再多一些,我还能带回来更多的劳力!!”

  他的说法是真实的事实,而且他们由于是分头行动,人数的数量并不算太多,所以并没有引起地方政府的注意……他们带走的都是赤贫式人家,从他们身上根本收不上什么赋税,搞不好还是不安定的因素,所以,他们的离开是受到地方官员的默许的。

  但是,他们的队伍还可能会受到一些山贼强盗的拦截……好在他们根本就是一群逃荒之人的样子,没有什么钱财,没有受到太多的摧残。

  总之,那些牙人们利用战争前期的相对平静,采用蚂蚁搬家的小股行动方式,招来的不少的劳动力,这解决了老贵之类的小作坊主的需要,也给他们自己发了一些小财。

  那些北方来的劳动力们终于能吃上饱饭,也能穿上正常人的衣服了。

  这件事情当然也吸引了鲍威大队长的注意。

  山东地区一直是军管,他虽然不必要去管理具体的工作,但是当然也要注意一些民生问题……张国安岛主让他们写的报告中,可不仅仅是军事上的问题。

  先前,他们单独设立了枣庄县这个行政单位。

  原因很简单,这里本来是两个县的南北结合部,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申请开挖小煤窑、炭窑和砖瓦窑、水泥白灰窑,这里迅速就发展起来,民众也越集越多……只要有钱钞挣,老百姓的脚就往哪里跑。

  所以,他们不得不把两个县的南北结合部单独独立出来,专门安排了一套县级的领导班子。

  这里目前是一个重要的能源原材料的供应地,必须管理到位,不能出乱子。

  鲍威大队长还听取过枣庄县长的专门报告,对他的管理工儿非常认同。

  枣庄县长原本是鞑靼强盗集团管治下真定路里某县的一个县丞,在平章阿合马开始大搞经理法来******时,他的头脑很灵活,意识很超前,连夜就带着家人跑路了。

  事实上,他一直在偷偷做着准备。

  他的手里不仅有鞑靼强盗集团发行的钱钞,还准备了一些大宋和流求两地的钱钞。这分明是一颗红心三种准备。

  但是这样也不会格外吸引人注意,大宋和流求的钱钞同样公开在北方参与市场流动,甚至有时候官府也都拿来使用,大家在货币的理论水平上,都是差不多的,不敏感。

  他在最后选择时,还是选择了山东地区,原因很简单,一个是地方上近,二个是据说只要通过他们的什么考试,仍然有官可做。

  这一点可以去大宋当个小小的富家翁可重要多了……原因嘛,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

  他在济南城还真用心学习了一段时间,很快就弄清楚流求式的管理方式,于是就通过了考试,还以优异的成绩得到了第一个官职。

  他当时真乐坏了,竟然真有不请不送,没有钱钞上的任何付出就能当官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