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县长微服私访记

第二百一十六章 县长微服私访记

  枣庄县长最终把自己的家人送到了流求岛,只在刚成立的枣庄县城留下了两个小厮和几个内宅仆人,也好全力投入工作……为了自己的前途嘛。

  这个时候,所谓的县城也就是几趟简易房子,虽然看起来很寒酸,但是发展的势头很猛……天天有新房子在建设。

  枣庄县长知道这个地方的发展非常有前途,因为这里的税收一直处于快速增长的态势,具体数字他都清楚。

  流求岛所需要的各种物资,在这里购买时,绝不是和买,也不是强收而是如实交纳上各项买卖税收。

  到这里申办各种作坊的商人也同样交纳。

  连张国安岛主自己家的产业都要上交地方税,别人哪个可以不交??

  他叹息自己是地方行政上的一把手,但是却没有能力直接管理那个什么流求钱行,只能乖乖地等着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行政拔款……还好吧,拔款及时而且数目足够。

  有时候,他和县衙里的其它官员一样去流求钱行排队领取工资,看着那长长的队伍,他常常心生感概……自此,县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俸禄来自流求钱行,明白自己要为谁做事。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管控官员的好办法……听闻连军队里的士兵都要从流求钱行里领取俸禄,与军队的长官毫无关系。

  流求钱行如此重要,它竟然是这里第一个完工的正规建筑,其被看重的程度可见一斑。

  枣庄县长可惜自己无法掌管这里的赋税,也无法参与这里的司法管理,面上好像没有什么权力……但是公共管理事物也是相当不少。

  城建规化、公共卫生还要管一些申请的审批工作,还要监督各处作坊是否落实了流求的各项规定……总之,各项工作都是非常明确而务实。

  所以,他向鲍威大队长汇报各项工作时,可以娓娓道来,他本身就有一些管理的才能,再加上慢慢理解而掌握了流求要求的工作方法,所以,单单就是口头报告,各项数据和内容都是非常翔实。

  鲍威大队长非常满意他的工作,他格外注意到那些作坊主们解决自己劳动力的办法……他问道:“你确定他们自己都解决了劳动力的短缺?”

  枣庄县长认真地点头说:“是,在下调查过,他们雇佣的人手很充足……”

  “真是好老百姓啊……老老实实地向我们交纳各种税物,然而有了困难却自己去解决问题,不给我们增添任何麻烦!”

  鲍威大队长的感叹让枣庄县长一时无语。

  他明白流求所说的纳税人观念……就是要明白人家纳税了后,就要为人家服务,是先有纳税人,后有枣庄县城的观念。

  好吧,这个观念已经颠覆了他长期存在骨子里的“牧民”观念……但是,他也不会脑残般的相信是先有政府后有百姓的说法,这个时期鞑靼强盗集团还处在发育阶段,还没有来得及系统化自己的歪理邪说,比如他们自称他们鞑靼强盗集团是人民的选择,要不他们怎么就赢了?!

  没有了他们人民都不能活了,因为他们担负着上天的职责等等屁话。

  所以,像枣庄县长这样的人很容易转向……但是有一条核心不能变:我千里来当官,只为吃和穿。

  尽管流求钱行给自己的俸禄非常高,可以让一大家子人过上符合身份的体面的生活,但是,一时间无法发家……这个现状可实在是有违他的行事方式。

  没有捞头的官职,与闲职无异!

  枣庄县长研究过流求的管理方法和规章制度,他发现流求的所谓“审计法”与大宋的打算法和鞑靼强盗集团的经理法不太一样,区别就是他们用各种表格来表达,项目上的细则也非常详细。

  他认真看了后,想起了一句话来,勿谓言之不预也……他当然知道流求的惩罚力度,才不会违反那些规定呢,白白找死……再说公开跨部门贪污好像有难度。

  但是,如果想弄到钱钞一定有办法的,他把主意打到了那些作坊主的身上。

  作坊主们自己解决了劳动力的问题,他们从北方地区花了极少的钱钞招募来不少的流民,男女老少都有……但是他们似乎没有按照流求的规定来付出工钱,他们给这些劳工的钱钞给的极少,甚至还有的作坊主不给钱钞只给生活物品。

  枣庄县长带着两个小厮暗暗巡视了山区间的那些小煤窑和砖瓦窑,让他们如实上报那些劳工们的数目。

  作坊主们见到县令大人竟然能到山区来微服私访,每个人心里都大惊,何事能致于如此地步?!

  说实话,他们对流求的官员大人们还是非常敬重的……这种敬重来自于到目前为止,他们无论在申请、买卖等方面,根本没有遇到过吃拿卡要,哪怕有了纠纷,也都基本能得到较为合理的判案。

  当然,这个时空的商人或是百姓,都是不愿意打官司,也不喜欢与官员打交……让他们高兴的是流求官员们似乎也不太愿意与他们打交道,有事情上门找官员办事,态度不好不坏,正常办事情;没事情时,也不见官员们鸡飞狗跳地下到他们中间找事。

  总之,他们发现流求官员好像是最不喜欢与老百姓打交道的的官员,这一点让他们喜欢且敬重。

  但是,那些荒野山区里的作坊主们听闻枣庄县长带了两个手下去巡视他们的作坊,而且也没有穿着流求官员的制服……张国安岛主确实给行政官员设计了官服,其实就是当成一种变相的福利,可以让大小官员们省下了衣料钱。

  他们的官服是春夏秋冬各一套,面料不一样,但是样式都是一样的,小领上衣,两腿裤子,鲸鱼皮鞋或皮凉鞋,上衣四个兜子,下裤两个。

  本来可以更紧身一些,但是考虑到这个时空的服饰特点,略微宽松一些。

  在流求地区,官服看不出级别,而且也是毫不起眼,远没有军服和警服好看……这也许是某些人的恶趣味吧。

  所以,很多官员只要离开官府时,能不穿官服,就尽量不穿官服,确实不好看。

  那些作坊主大多数没有老贵那样拼命,他们平常并不在那些作坊上监工,但是听到有人汇报县长微服私访时,马上诚惶诚恐地往作坊上跑。

  他们心里还是怕官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