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如何才能让你们看得开??

第二百一十九章 如何才能让你们看得开??

  铁口李发现山东地区上的民众们都在以挣钱为先,哪里有听他度人入教的那一套……事实上,他自己也知道,全真教的发展更适合在贫困地区发展教众。

  当时,他和自己的手下商议说:“这里的民众,人人都忙着挣得身外之物,忙着享受口腹之欲,如之奈何?”

  他的手下一时间也无可奈何,谁能想到这里的劳作机会这样多,而且只要劳作时肯下力气,收入还很高!

  说实话吧,根本不给人“看得开”的机会,更无法能让人去“悟真性”……挣到钱钞后,可以去买到好吃、好穿和好用之物,天下之大,又能有几个人不去如此呢?!

  就算是他们自己也买了煤油灯,有了此物,晚上读经修行时用起来十分方便。

  全真教的教义以《道德经》、《四子真经》、《文始真经》、《清净经》、《四品经》为主;修行方术以华夏内丹为主,兼修外丹符箓,主张性命双修,先修性,后修命。

  铁口李看着手下们沉默不语,笑着说:“我等开局不利,其它人也不过如此……大家不必介怀。”

  这还真不是什么安慰之言,其他那些来宣教的人听说他们的效果也不算好。

  他们都原以为越是在外来人员居多的地方,越是容易宣教,以前他们也经历过从教者云集响应的场面,特别是在受过天灾人祸以后,许多到处流浪的流民都是争着抢着入教……而且特别容易被教义感怀!

  把七情五欲都消散!

  断酒色财气,攀援爱念,忧愁思虑!

  去声色,以清静为娱;屏滋味,以恬淡为美!

  把这些一一悟透了,基本上也就通晓了教义,成为合格的教徒。

  但是山东地区现在的情况不同以往,大多数民众都处在看不开的层次。

  这里劳动就能得到适当的报酬,有了报酬就可以买到可食、可穿和可用的生活物资------而且,这里还从来没有突然加到身上的科捐杂税,事先说过多少税物就是多少税物,一切都可以预先而知。

  最为关键的一点,这里人人都要遵守相同的规定,从来没有特别的人------连流求卫队的军官还有地方的行政官员都要遵守。

  有个人认为的不平之事,完全可以去打官司------根本用不着什么想得开!

  铁口李他们发现,当所谓的想得开成为了一种心态上的选择,而不是面对现实不得不去想得开时,他们的教义,他们的宗教根本没有那么受欢迎了。

  竟然有民众质疑他们说,有好吃好喝好穿的生活,我等为何偏偏要去受苦受难?!

  为何只有过上苦日子才能找到人的真性,才能让人的阳神升天!!

  这样的质疑很让铁口李痛心,他低声感叹道:世人啊,全然被那身外之物所惑,身处苦海而不自知!

  就没有见过如此看不开的世俗之人------

  同时,他们对山东地区的吃穿之物如此便宜和数量众多而无可奈何,那鲸鱼肉又粗又腥而且还咸,但是它毕竟还是肉食品,小小的几块煮了,便能活人。

  还有那便宜之极的麻布和棉麻布,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细密的麻布,也没有见过产出如此众多的棉花------这里的人们用棉麻布制成棉衣,絮上棉花后,冬天也很容易就忍受过去了。

  若是民众间有了纠纷,小一些的,自然有流求卫队的巡逻人员断案;大一些的,可以让当地的司法部门断案。

  先不说断案的结果对谁更有利,至少有个说理的地方------所以,根本用不到什么看得开的精神。

  铁口李和他的手下常常在济南城的街头迷失了自己,这里街道上的人群熙熙攘攘,滚滚流动,那些纳税者们,一个个皆为利来,皆为利往,过着庸俗而无知的简单生活,他们的面上极少有饥色------面对这样一大群苦苦追寻口腹之欲的民众,确实不好度他们上升人生的境界!

  铁口李只能安慰自己和手下,听说在流求岛,那里的传教更是举步维艰。

  他们就不信了,山东地区的民众全都是过了这样的日子?!就没有生活艰难的民众?!!

  他们用心寻找和四处打探,事实上,他们也专门去寻找贫困的地方,尤其是刚刚发展起来的地方查探------最后,果然在所谓的枣庄地区找到了一群被圈养起来的劳工!

  铁口李喜形于色地说:“诸位,真不知道他们是在何里找到的那些穷困聊倒之辈,我等正好分头行事,分别去他们的作坊里当普通的劳工,找到机会接近他们,发展教徒,教徒越多越好,如此才能借机行事!”

  他的手下轰然响应------这个时候他们主动去作坊里当劳工,简直是雪中送炭一般的行为,自然容易得很。

  他们由于是主动自愿应募劳工的人,也知道山东地区的工钱行情,所以有正常的收入,也有自己的自由身。

  相当长的一段时日里,他们密秘接近了那些被圈养的人,陆续就把他们发展成全真教教徒了。

  事实上那些作坊里的主事者也已经有了察觉,知道了铁口李他们的宗教身份,但是没有理会。

  原因很简单,人家信什么宗教不关他们的事情,因为他们手下的活计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而且那些人之间的关系好像更融洽了,更加方便自己的管理。

  甚至连抱怨什么的人,都比过去少了。

  短时间内,那些被圈养的人不太明白山东地区的行情,但是时间长了,多少也能知道一些。

  有聪明的人就开始有些抱怨了。

  这个时候,铁口李他们的到来起到了安稳人心的作用。

  是啊,人的身子只不过是人身上真性的监牢,所谓生活,无论好坏,不过是过眼烟云------要看得开,何必在乎多一点少点呢?!

  作坊中的主事者当然喜欢被圈养的劳工能如此看得开,所以对铁口李他们也是很器重。

  像老贵这样的作坊主还亲自把铁口李提拔成主事者之一,毕竟他不可能事事躬亲,也需要有人帮助他管理。

  组织起了教众,这只是阶段性的目的,他们还要用此来行事。

  铁口李的行动得到了他的三师兄王志坦的赞赏。

  王志坦,字公平,号淳和子。弱冠入道,先后参丘处机、尹志平,居金坡修道十余年,后李志常以书召之,拜为大度师。

  而此时全真教的掌教为他的大师兄张志敬。

  他的字为义卿,号“诚明真人”,幼清癯,寡言笑,闻道经则谛听不忍去。

  八岁时入长春宫,拜李志常为师,因善诵工书,为志常所特爱,读志常所藏书万卷。

  志常临终,以其为掌教,大得鞑靼强盗集团贵族及北方汉人中的贤士大夫之心。

  此人继李志常之后使全真道进一步经典化。(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