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与姐夫的利益是一体的……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与姐夫的利益是一体的……

  那个小分队长和他的助手不停地收到侦察兵的报告。

  两人商量起来,准备给对方来个狠的……他们都是些乌合之众!

  侦察兵如实汇报了那些人的状况。

  首先,他们近千人中,只有三成左右的人有正规的冷兵器……剩下的都是一些劳动工具!

  当然,流求岛出产的铁锹之类的工具不可小瞧,论钢口是不差的。

  其次,他们近千人都组织不起一个简单的队形……无非是前头有人引路和呼叫,后面还有人押行。

  更有意思的是,竟然还是由十几个弓箭手押行,弓箭手都安排在后面,押送比做战更像是一些了。

  这都是一些什么样子的暴民!

  那个小分队长恨恨地说:“莫不如暂时让那些青壮们顶着防线,把火炮给他们,不求他们能攻打出去,守住就行……哪怕是吓吓人也行!”

  他的助手看了看那些主动来帮忙的青壮们的样子,想了想说:“他们的战力还真不一定比那些暴民差……”

  这个是事实。

  枣庄县城里的青壮们人人都有武器,他们在闲暇时间里和流求岛上的那些人一样,有什么朴刀社团、弓弩社团和火绳枪社团……当然,每十天一次的休息时,也是这里公开赌博的时候。

  这个时空聚众赌博的风气太盛……张国安岛主和安静主家都不得不退让,赌就赌吧,反正不过是十天一次!

  每十天休息两天,这是王德发主家的建议……他认为流求岛上已经度过了起创时期,不必要十天才休息一天。

  张国安岛主刚想说这本来就是大宋的风俗,我们贸然改了,有些不妥……安静主家拦住了他。

  流求岛上已经规定了最低工钱,那果再规定要统一休息两天,那些开办作坊和小工厂的商人,恐怕会有意见的。

  现在开办作坊和小工厂的成本越来越大,一些技术含量低一些的,都主动搬离八道河和一道河地区,去那些刚刚开发出来的地方落脚,这样做,可以节省不少成本,反正整个流求岛地区都可以自由迁徙,厂址嘛,可以申请购买。

  许多家作坊和小工厂都是把原先的厂址卖了,去新开发的地区再买,这样还有一定的差价呢。

  能留下的,都是技术附加高,或是获利大的行业。

  如果再推行十天休息两天……会不会又抬高了成本呢??

  这仅仅是张国安岛主个人的看法。

  安静主家笑着说:“国安,你想想他现在的生活吧……”

  张国安岛主马上明白了,他的朋友王德发主家已经与那个小罗娘同房了……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一种暧昧之极的氛围下,王德发主家带着一种微熏的状态与他的娘子罗娘牵手以上了。

  新婚已经过了,但是那还不算是有实质性内容……那牵手以上关系的甜美享受,无法用言语来向别人表达。

  真是人性的美好享受……

  当然,在一些特别特色的时代,谁要是写出这样的感受,谁就是低俗了,会被封杀的。

  或者,王德发主家这个时候才感觉休息日太少了?!

  安静主家微笑着说:“一个月才休息三天,确实太少了……尤其是每天都要工作十个小时!”

  王德发主家当时则没有明白安静主家的真实用意,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流求岛上的基本建设已经用不着突飞猛进的发展了,工农商业的基本面已经完成,目前只剩下向着深度和广度方面前进。

  他从自己负责的行业安全生产上看,眼下出现的生产事故有些偏多。

  这里有安全生产意识不强的原因,更有休息时间过少的原因。

  王德发主家认为,他们手里的工匠都是这个时空最有用处的技术人员,伤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当然,由于频频牵手以上非常浪费精力的原因,他自身也感觉休息时间不足。

  张国安岛主从善如流,同意了朋友的建议,规定先从流求岛开始,每十天后,法定休息两天……至于山东地区嘛,还处于发展时期,先等一等再说了。

  但是流求岛上的一些其它风俗习惯,比如办各种社团,十天一次公开赌博等都照样正常地传到了山东地区,这些同样得到了欢迎。

  所以,前来助战的这些青壮们,战力不能是太弱的。

  当然,战争与平民无关,不能有依靠着平民作战的想法,再说了,从总体上看,他们的人数上还是比不上那些暴民们,不过三百人。

  但是,一个建筑队的队长,就是那个枣庄县县长的小舅子……这里的人还没有人知道他和县长的关系……他瞪着红红的眼睛,举着手里的弓弩说:“我等也有弓弩,如何怕了他们?!我等刚刚过上好日子,他们就妄图坏这里的好事,拼了!!”

  他确实是痛恨那些暴民,他的利益和他姐夫的利益是一体的,如何允许他人前来破坏这里?!

  他的姐夫过得好,就是他过得好!!!

  无论如何,这里的人差不多都是相同的想法,一时间士气还十足。

  这反过来更是激发了流求卫队队员的士气……他们一向认为自己才是正规军,他们可不是穿着漂亮军服,天天白白地齐步走,只管巡逻的士兵!

  小分队长和他的助手重新安排了一下,他们把两门步行虎蹲式火炮安排在战线上,布置了几个炮兵,同时命令那些使用弓弩的青壮配合他们防守,其余的青壮则站在两边助威即可。

  他们整体都躲在战线后,等着暴民可能会冲上前来……不过他们能顶住两门步行虎蹲式火炮的打击吗?

  一切都不确定。

  他们的战线是一排单层的木头栅栏,这是他们能最快布置的防守战线了……

  其余的队员们则溜到战线外,他们在道路的一面儿集体藏好身,准备要远程打击对手,专门是打击那些手持比较正规的冷兵器的暴民,特别是据侦察兵报告的那些弓箭手。

  在他们的心目中,他们在平地上,也就是怕骑兵和弓箭手……其它的兵种他们一点也不怕。

  侦察兵还报告说,那些暴民大多是身手笨拙之辈,只有少数几十个吧,似乎身手能敏捷一些,这个可以从他们的行军时的动作看出来。

  那群人中,似乎只有十几个弓箭手是主要威胁。

  这个情况促使这支流求小分队采用伏击的阻击办法,他们决定尽量射杀那些弓箭手,其次是那些带头人!

  小分队长冷笑着说:“几排子弹打去,再投上几轮手榴弹……他们还能不溃散?!”

  他的助手接着说:“只要人群一散开,他们就是我们各个小组的案上鱼肉了……”

  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没有带着火炮,把它安排在那条战线上……那些助战的青壮们毕竟是平民,不可靠,一切以先保证枣庄县城的安全为首要任务。

  任堂主走在暴民大队的前面,他一路走,一路高叫着。

  “那流求钱行里全是金银铜钱,还有印着大海船的钱钞,打破了城,一切都是我等的!!”

  “那里的商铺林立,打破了城,一切都是我等的!!”

  “那里没有城墙,没有城门!!”

  好吧,他高兴地看见,众人的喘息声变粗了,眼睛有些发红,都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他心里呵呵一笑,若是真打下了那个县城,声势一大,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至于结果如何,他才不去考虑!

  他远远地看见了那条战线,哈哈,不过是一条木栅栏……

  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枪声……他身边倒下了几个手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