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集体无意识……

第二百二十四章 集体无意识……

  任堂主看到远处的一排矮矮的细细木栅栏,想要嘲笑他们。

  那二三百人哪里能拦住自己上千号人……何况仅仅靠着那个小小的栅栏?!

  哈哈,那里与我等一样,都是民夫!!

  不过,还没有等他笑出声来,随着火铳枪声响起,他身边接连倒下了几个得力的助手!

  当时,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他们集体无意识了,愣愣地向着他们的右边看去,他们看见山坡上的灌木丛里站起来了十几个流求官兵!

  那些官兵仍然举着冒着白烟的火铳……但是他们又很快放下了火铳,正在一起低头摆弄着!

  那里有流求官兵的埋伏!

  任堂主曾经是职业山匪,经验丰富着呢……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从来都是选择逃跑的,明显不可能只有十几个人埋伏在那里嘛,那些官兵的军服都是一样的,说明他们都是正牌官军!

  果然,任堂主马上又听到队伍后面响起了更多的枪声……还有他带的弓箭手们倒地后的惨叫声!!

  任堂主马上做了选择,向着那木栅栏冲!

  他大声叫了起来:“四周都有埋伏,快向着前方冲击!”

  要不说集体无意识嘛,这些人像是木偶一样听了摆布,真的就集体向着前面冲了,也不管任堂主的话是不是合逻辑……

  流求小分队长自己带着另一批人,选择了第二批次放枪,但是,他竟然没有打中那个举着朴刀乱喊乱叫的道士!

  一个乱跑的暴民替他挡了枪!

  流求小分队长气愤地放下枪,丢人了,这才是不到六十米距离,他竟然没有打中目标!!

  他和他的助手本来计算好了,他们第一轮打去后,第二轮可以马上补上,这期间第一轮可以有时间重新上膛。

  若是敌人继续冲锋,第二轮人员还可以马上投放手榴弹,然后再向着山坡高处撤退,只要把他们引散开,不聚团就好对付了……但是,他们也许真的是料敌太宽了,那些暴民像一群跟着头羊跑路的羊群一样,竟然向着前方的防线跑了!!

  小分队长一下子就急了,他们这样少的人都没有吸引对方来进攻,反而把他们推向了防线!

  那个防线根本不起作用的……

  这不是他们的做战目的!

  小分队长真急了,他热血上头,高声命令着他远处的助手:

  “快,快!我们追上去,莫让他们冲击垮了防线!!”

  他们当时已经来不及重新上膛子弹了,马上背起火铳,抽出了腰间的制式钢刀,奋勇追了上去。

  那时,鲍威大队长如果看到这个场面,一定会被气蓝了眼睛,白白训练他们这样久了------好容易才给他们都配齐了火铳,但是他的队员们竟然在战场上还是用钢刀拼杀!

  面对一群基本没有什么组织力,全靠着盲从来行动的低层次暴民,他们竟然还会这样紧张,全然忘了平常的训练!

  事实证明,这群队员离火器时代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但是,他们的追杀还是有一定效果的------他们军服齐整,行动整齐划一,更重要的是,他们高举着的制式战刀,在空中齐刷刷地闪着寒光,几十个人也一样表现出千军万马的风采来了。

  他们的钢刀以平均水平来看,恐怕也是这个时空最锋利的武器了……

  他们如砍瓜切菜一般的杀入进去,那些暴民队伍的尾巴顿时乱了,后面的人终于学会了四散而逃!

  他们差不多人人热血上头,只知道砍向身边最近的暴民,哪里管他们是逃跑还是进攻……他们全然没有感觉到已经接近了队伍中间的位置。

  这个时候,前方战线上的炮兵们急了,他们发现人群中竟然有自己的队友!

  他们的军服在人群中比较显眼……这哪里可以开炮?!

  炮兵们高喊:“队长,队长,快撤离,快撤离!!”

  他们的小分队长这时满脸都是砍杀暴民时溅上的鲜血,他个人首先就已经杀红了眼睛,根本就听不到呼喊的声音了------

  还是他的助手听到后,马上醒悟了,抽出自己的短火铳,开了一枪,打中了小分队长身边的一个暴民……那枪声制止住了小分队长的动作。

  这个时候,他才气喘吁吁地看着四周,现在哪里还有敢于和他们对杀的暴民,四处的暴民们分明就是正在胡乱逃跑嘛!

  但是也有例外,他们看到还有三四百个人在那个持着长柄朴刀的道士带领下,仍然向着防线扑去!

  难道他们看出那里的弱点?!

  小分队长这时平举着钢刀,指着那个道士怒骂道:“我非杀了你这个杂毛道士不可!”

  他的助手在他耳边高喊道:“队长!交给炮兵吧!!快撤!!!”

  炮兵?对啊!!

  小分队长脑子清醒了,他们还布了两门火炮!

  他也抽出自己的短火铳,冲着天上开了一枪,高喊着让队员们向着两边撤退------别看那火炮小了些,但是威力有多大,他们都是操练过很多次的!

  炮兵终于看清那群人中的队友们都撤退了……这时他们人人都狞笑着,恶狠狠地直接插燃了火炮!

  轰!轰!顿时响起了两声巨……

  任堂主举着长柄朴刀带着一众人手,嗷嗷叫着向那条防线冲去,他们必须嗷嗷叫着,这样可以涨自己的信心,灭对方的气势……后来所谓的“响马贼”也可能是这个原因才叫的。

  但是他们跑着跑着感觉不对了……那些追杀他们的那些官兵竟然撤退了!

  是何原因?!

  任堂主当时的脑子已经来不及思考,他们现在距离那防线不足三十步远,再加一把劲儿就冲破了!

  这样一来可以躲过了流求官兵的追杀,二来可以逃出一条生路……抢劫枣庄县城的想法早已经不复存在了,他们在快跑时满脑子都是逃命,逃命!

  逃命让他们似乎格外有了勇气……但是,这勇气又有什么用处呢?

  任堂主猛然看见了那防线上吐出了两股火焰,心知不好,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防守的姿势,就眼前一黑,啥也看不到,啥也不再想了。

  据说人将死时,听觉竟然还会存在……他听到了无数的嚎叫声……

  那两门行军式虎蹲炮里装着霰弹,每一枚的标配都是一百枚小手指盖大小的铁蛋,还配备了半碗式的弹托……三十步左右的杀伤面积最大,而那些人刚刚跑过了一点点,于是前面的死得快一些,后面的死得慢了一些。

  那些青壮先前还跃跃欲试……但是,他们看到那一地的死伤后,吓的连拉弓的力量都没有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