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第二百二十六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看过《流求时报》的南宗内丹派的一些教徒,他们愤怒地说,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大概就是这个说法吧,他们对北宗那些利用全真教教徒的身份来煽动暴乱的行为大为恼怒。

  他们感觉到大宋政府也开始关注他们的社团了,这种感觉让他们非常不舒服。

  信教之人本来就不喜投靠官府,更不愿意引发暴乱!

  三国时期的笮融所引发的“佛乱”是信教之人深深的耻辱……

  那个笮融一开始在徐州牧陶谦手下任职,陶谦任命笮融为下邳国当郡太守,并负责运输广陵郡、下邳郡和彭城郡这三郡的粮食到郯县去,笮融得到此三郡粮食和封国进贡物品后,并没有送到郯县去,反而中饱私囊占为己用。

  笮融拥有这些后,便在下邳郡广兴佛寺庙宇,要下邳郡人民日夜颂读佛经,这使得附近各郡的和尚、尼姑和佛教徒迁入下邳郡,前后高达五千多户之多。

  每到佛祖诞辰便举办《浴佛会》,光是在路旁设酒宴的费用要用亿为单位来算。

  公元193年,也就是东汉初平四年,曹操进攻徐州,徐州全境如惊弓之鸟般,笮融带领手下士兵和部属男女共一万多人南下广陵郡,广陵郡长赵昱,将笮融奉为贵宾,并摆下盛大的酒席招待笮融和其士兵和部属,笮融看到广陵郡物丰民富,不禁心动,於是,在一次酒宴里,藉以敬笮融酒的时候,斩杀赵昱,并命其士兵杀烧掳掠广陵郡,带着其手下士兵和部属及掠夺广陵郡的财物南下秣陵投靠薛礼。

  薛礼原是陶谦手下的彭城国宰相,但受到陶谦的迫害,薛礼只好带着其部属逃到秣陵去。

  薛礼也跟赵昱一样,设宴款待笮融,但是笮融也杀害薛礼,吞薛礼的部属,又投靠扬州刺史刘繇。

  公元195年、东汉兴平二年,扬州刺史刘繇命笮融协助刘繇任命豫章郡长朱皓,进攻荆州牧刘表,所任命的豫章郡长诸葛玄。

  笮融到达豫章郡后,又用杀赵昱、薛礼的方式,杀死朱皓,并自己当上豫章郡长。

  刘繇得知后大为震怒,带兵攻势笮融,笮融部属溃散,笮融逃亡到深山去,被山中百姓和山越联手杀死,将笮融首级献给刘繇。

  其人对佛教的伤害是巨大的……

  所以说,引领信徒作乱的行为是信教之人的耻辱!

  所谓的南宗教徒们推举出他们认为的得力之人,纷纷赶往山东地区和流求岛,要求见当地的流求长官,这些都是后话。

  张国安岛主收到了山东地区的完整报告后和他的朋友商量了一下,认为鲍威大队长他们在山东地区搞的清洗全真教教徒的行为有些斗争扩大化……没有必要见了有信仰全真教教徒嫌疑的人就抓,就审问。

  他们犯到了哪个规定就按照哪一条来处理,全部清洗很容易伤及无辜!

  那些年轻人还是对自己的治安管理不自信。

  鲍威大队长在报告中强调是因为全真教教徒妖言惑众,而且引领众人作恶才发生的暴乱事件。

  王德发主家思索了一下说:“你注意到那些参与者了吗?他们基本是没有根基的流民,无家无业……”

  张国安岛主叹了口气,说:“嗯,收入还极低……只能算是活着,所以只要可能捞一把就跑,还会改变命运,他们当然会被诱惑。”

  两人商量了一下,还是认为不可能在山东全境施行最低工钱政策。

  他们从事发后的民众表现看,当地的大商户还是完全支持流求政府,并且主动站在了流求卫队一边。

  在即将与鞑靼强盗集团展开大战的前夕,能发生这样一件事情,算是付出了最小的代价,得到了最真实的测试结果。

  流求政策完全得到了大商大户的支持……至于小行商之类的阶层,由于本钱的问题,他们是不肯承担任何冒险的代价。

  张国安岛主和王德发主家都不太同意在山东半岛全面清洗全真教徒,但是也没有阻止他们的行动。

  至少现在看来,那些原本的家养小子们正在成熟,完全可以让他们放手去做,如果他们借机能打造出一个更加稳定的大后方,也有利于他们无忧无虑地与鞑靼强盗作战。

  也正因为《流求时报》的详细报道,鞑靼强盗集团的大头目忽必烈高兴的看到了,流求人在山东地区使当地“民不聊生”,百姓纷纷揭杆而起!

  此时正是攻打那些海盗,收复失地的时候了!

  当然,先前的什么约定都是实用之计,哪里还尊重那些……如果一纸条约便能起了做用,还要钢刀和战马做甚!

  还有对全真教使用了精神奖励之办法……一口气封了好几个“真人”、“大真人”的荣誉称号!

  前文说过,尽管全真教一直臣服于鞑靼强盗集团,但势力日盛的全真教还是引起了大头目们的猜忌。

  早在元宪宗蒙哥汗时期,喇嘛教和全真教为争夺天下宗教总领地位,就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佛道《化胡经》之辩,即著名的“戊午佛道大辩论”!

  这场辩论赛中,双方各出17人,全真教首席代表是李志常,而喇嘛教首席代表是大名鼎鼎的萨迦五祖八思巴。

  喇嘛教在元廷的暗中支持下取胜,夺得了宗教总领的位置,而全真教由此逐渐衰落,风光不再。

  由此可见,虽然王重阳以及他的继任者一直将全真教定位于“宗教服务于鞑靼强盗集团”的角色,但大头目却掌握着全真教的生杀予夺大权,既可以提拔、赏赐,也可以打击、限制!

  他们一边让喇嘛教取代全真教的位置,一边不停擢升已死的王重阳的精神地位,这样一手硬一手软,既利用全真教稳定政权的宗教作用,又不至于形成新的“黄巾之乱”。

  对于“从未抗金,一直亲近鞑靼”的全真教来说,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

  但是他们依靠这一次在山东地区的行动,又重新得到了大头目忽必烈的赏识,不仅又得到了好几个真人,大真人的封赏,还有可能重新夺回天下教领之首的地位!

  在大头目忽必烈准备开始进攻的时候,全真教上下更加积极配合起来,他们号召百姓捐钱捐物,宣扬一切的苦难都是流求人在山东地区引发的,只要平定了他们,真正的自在和幸福的生活就会降临……

  这一切都是大头目忽必烈喜欢看到的……事实上,他更为喜欢的是,他的军资准备非常顺利!

  流求岛暗中推广的一些新作物和新技术,推进了大宋生产力的发展,同时也不能不推进了鞑靼强盗集团生产力的发展。

  这让他们的进攻准备更加充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