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三十章 当海盗还是当海军?

第二百三十章 当海盗还是当海军?

  乞失港的地方长官非常高兴来了一条商船……他在官邸里兴奋地等着税务官的报告,听说那是从流求岛来的商船,定然后收到很高的商税!

  他兴奋地想,最好全是那种雪白的白糖!

  白糖在波斯地区如同香料一样好卖……甚至更好卖一些!

  他正盘算着能收多少税的时候,税务官来报告了,果然大多是白糖……那些商人真聪明啊,他们竟然会用白糖当压舱物,不占其它的舱位呢。

  那个波斯商人还带了大量的粗瓷瓷器和粗绸,这些货物进货时廉价,而且在波斯地区还好卖,有利于快速出货……毕竟这一次不是为了经商。

  他还学着大宋海商的样子,在粗瓷瓷器之间填充了大量的粗茶,这样不仅可以防碰碎,还可以多带一样货物。

  一开始时,流求岛上出产的粗茶不甚好卖,后来,随着尝试着喝泡茶的上层人物增多,慢慢就开始在波斯地区流行开了……但是现在还没有开罗地区那样盛行。

  不过,听说还有其它海商中转贩运到了意大利半岛地区和巴黎、伦敦地区。

  税务官躬身汇报说,他已经按照先前的政策,所有货物统统收了两成的商业税!

  乞失港的地方长官翘着小胡子,乐呵呵地说:“不够的……我们的造船场又被责令多建三条战船,这些费用还没有地方出……再多收一成吧!”

  乞失造船场全面收归国有后,动不动就被强令要求白白给建造战船,至于所需物资嘛,自己想办法解决!

  这个时空,伊尔汗国地区还盛产雪松和其它硬木,同时,他们也可以与开罗地区一样,可以派人去东非地区砍伐大量的乌木或其它硬木。

  这些都需要成本,但是他的上级只管要战船,却不管乞失造船厂需要的物资……因此一直让乞失港的地方长官头痛。

  这里的人头赋税已经够多了,他根本没有办法再增加了,只好把主意打到来这里经商的海商身上。

  那个波斯商人愉快地接受了再一次加税,只求快一点把手里的货物出手。

  因为他知道这里很快就要变成战场了……他看到一百多个流求卫队的队员乔装成水手,不紧不慢地上了岸。

  乞失港虽然不算是大港,但是码头上同样是水手众多,那一百多人上了岸后,就像是一股小溪汇入了河水中,根本不起眼。

  码头上有几十个鞑靼军人,他们挎着腰间的钢刀,无所事事地看着码头上人来人往,不停地搬上搬下货物。

  这里没有流求岛码头上特有的吊杆式起重机,一切货物全靠着人力来搬运,所有速度很慢。

  那个波斯商人刚下海船就被专门等候他的本地商人包围住了,那些商人争着出价购买他的货物,这让他有充分的选择自由……流求岛的货物卖到哪里都是许多倍的收益,让他不由自主的骄傲起来。

  乞失港口距离乞失城不过两公里左右,那个波斯商人的海船上,一个流求卫队的小队长偷偷用单筒望远镜观察了一下码头的四周以及那个所谓的乞失城。

  他高兴地看到,这里的防守基本等于没有!

  那座乞失城的大门都有些破烂了,勉强能够关上?!

  那些所谓的士兵都是当地人……听说只有百户长和他的两个亲信才是鞑靼人。

  流求小队长微笑着想,到时候在城里只需要搭上三座绞刑架就可以了。

  还不到傍晚时分,混进城里的队员就回来了,他们个个都学过画地形图,已经把城里的主要建筑和重要地方全都画清楚了。

  那个波斯商人说的不错,对他们来说,这里就像是一个脱光衣服的回回或波斯舞娘一样等着他们来上。

  先前,那个波斯商人对着郭勿语大队长和他的助手说到这个比喻时,三个人不自觉地都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回回人和波斯人都在流求岛开办了几家“青楼”,这是按照流求岛的规定统一的命名要求,而且这样的青楼还都规定了指定的修建区域,如果到了夜间,在建筑外至少要挂出十盏以上的红灯来做为标志……后来,一提到红灯区,流求岛上的男人都心领神会。

  同样心领神会的还有回回和波斯舞娘……她们比不了大宋女性同行的优雅和才气,但是她们可以有野性,更敢于露肉和直接,涂上了流求岛出产的优质香水后,她们的舞蹈可以让男人直接那啥,只要给够了流求币,可以当场牵手以上!

  所以……舞娘这个职业很能引发人的想象力。

  三个人猥琐地微笑了一会儿……郭勿语大队长和张德培中队长在公开场合,从来都是矢口否认自己去过那样的场所,他们的同伴,古剑山的遭遇表明,他们的主家不太喜欢他们过早的牵手以上,特别去那样的地方。

  但是,他们两人之间很快有了不同的意见。

  郭勿语大队长提出要以海盗的身份来夺下乞失港,破坏那里的造船厂。

  郭勿语大队长说:“我们还可以没收当地大户的财产,免得他们间接资助了鞑靼强盗们……而且破坏起来更方便,无所顾忌……嘿嘿。”

  张德培中队长摇头说:“我们是流求卫队的海军……主家说过,做什么都要堂堂正正,他们的造船厂建造战船,我们来摧毁它,这是理所当然,这里的官府财产也本来就是我们的胜利品,何必遮遮掩掩?!

  至于民众的财产……只要不属于与官府有关,我个人认为,不去碰他们会比碰了他们的名声更好!”

  郭勿语大队长有些恼火,说:“这里与流求相距万里,我们要什么名声!”

  “我个人还是认为不可,你想想,就算是万里之远,你怎知道我们不会再来这里……若是几年后,我们占了这里也未尝可知!

  不过,你是大队长,你有最后的决定权……”

  郭勿语大队长低头不语了。

  是啊,怎知今后就不会再来这里?怎知这里就不会被我们管治……那样的话,好的名声可远比抢劫一次更重要了!

  这个眼光他还是有的。

  郭勿语大队长又问道:“如果我们公开了身份,会不会影响波斯商人来流求岛经商呢?”

  张德培中队长也愣了一下,对啊,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有想过……两人找来那个波斯商人询问了一下。

  那个波斯商人用流利的大宋话回答说了,绝对不会……只要我们的货物好卖,还没有听说有什么地方能禁商……官府之间的战争,与商人有何干呢?!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明白了,原来这个地方的商人只管利益,根本没有什么国家的概念。

  两人于是决定公开打出流求卫队海军的旗号,公开穿上自己的军服,以流求海军的名义攻打那里!

  当然,他们先前派出的内应是便装。

  乞失港口,那些内应的队员则在那个波斯商人的海船上把所得到的情况总结了一下,在小队长的安排下,制订了自己的做战计划,以期在大部人马到来时,给与完美的配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