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流求袋袋茶的作用……

第二百三十三章 流求袋袋茶的作用……

  张德培中队长的向导是一位小分队长,他是派出的内应中专门负责观察乞失造船场的小分队。

  他甚至在那个波斯商人的引领下,专门进过船场里。

  在那个波斯商人胡乱吹嘘时,他细心观察了整个地形,而且通过波斯商人的手下,还和那些工匠们有了一点点的沟通。

  他发现了,波斯人和回回人天生就互相为仇,尽管他们吃食上类似,信仰上类似。

  那个小分队长当然不知道,波斯人和回回人在历史上有着深厚的仇恨,这个和风俗习惯与宗教信仰无关,完全是民族情感上的仇恨……

  他还发现,不管是波斯人还是回回人,他们对鞑靼强盗有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恐惧……也许这是因为他们被鞑靼强盗屠城吓破了胆子。

  张德培中队长听完了小分队长介绍后,呶呶嘴说:“屠杀真能造成惧怕……难怪我的主家见了鞑靼人,一定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吊死而毫不留情……”

  小分队长抱了拳头,肯定地说:“定然如此!他们原本是极北游牧部落,但凡能来到别处的,不用审判,无一不背负着血债……《流求时报》之上说的清楚明白:他们如果不是靠着杀人和抢劫,如何可以行走如此之远!”

  张德培中队长点点,不说话了。

  他的朋友杨友行主编的《流求时报》果然有用,只要告诉别人真相,那就如同我们又拥有了一支强军!

  他们顺风逆水来到了乞失造船场的码头。

  张德培中队长平静地站在船头,看着码头上的情况。

  码头上拴着几条小型划桨船,十六个桨位,中间有一根横帆船桅,整船两头上翘,全船大约有十二米长,三米多宽,载重两吨多……据说那是乞失河上常用的运输船。

  那时,码头上根本没有人员走动……那个向导说的对,他们一般在下午时才会有船只停靠,现在,所有人都在不远处的船场上忙碌。

  先前,那个波斯商人装做订购商船的举动被这里的主管坚决拒绝了,尽管送给他了几套粗瓷大碗也不行,明显可以看出他们的造船任务十分紧张。

  那个小分队长高兴地说:“哈哈,他们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张德培中队长马上发布命令让船舱里的队员们不要贸然出来,等靠好码头后,一起上岸……还真不是怕了那十几个监工,而是怕吓跑了他们。

  当两条怪异的帆船被发现了后,有监工跑去通知乞失造船场的主管。

  那个主管当时正在用大瓷碗泡着一种叫流求袋袋茶的饮料喝……他小心地泡好茶袋,又小心地加了点雪绵糖,轻轻用铜勺子搅拌后,慢慢喝了一小口。

  我的真主啊!

  他由衷地赞叹了一句……一种清香,一种甘甜的味道弥漫了全身!

  他吧嗒了一下嘴,城里的贵族大户们用的是精瓷茶壶,精瓷茶杯,更白的雪砂糖,喝的据说是来自“大宋”的好茶。

  他们一壶茶可以喝上一个下午……听说最早是从开罗地区的回回商人那里传来的习惯。

  只是这个习惯太过昂贵了,远不是他这样收入的人能品尝得起!

  但是,那个波斯商人给他送来了粗瓷碗,送来了袋袋茶……还有一点雪绵糖。

  他也可以享受一些,只可惜不能答应他订购商船的要求,要不然也许能收到更多的礼物……当然,在脑袋和礼物面前,他选了前者,可不敢耽误了上级的工期!

  他正在享受着难得的快感……只不过第一次喝了,头竟然有些晕,但是不难受,这也许就是神秘的“茶”的特别吧……

  当监工向他汇报有两条怪船正在靠上码头时,他摇晃着站了起来,那个监工马上搀扶着他出了帐篷观看。

  那个主管此时正背着阳光,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码头上果真有两条怪船……当他还看到那船帆上挂着的蓝色旗子上的两个大字“流求”时,不自觉地笑了。

  他轻声说:“那是袋袋上的图案……”

  流求袋袋茶上印着两个字,正是流求……所以,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难道那船是给这里送袋袋茶的?!

  那个主管的迟疑让监工们不知所措,没有人知道该做什么,他们只是把鞭子抽响了,喊着让同样有停工观看的奴隶们马上干活!

  造船大工匠萨比尔仔细看了那两条船的停靠……帆船时代,停靠码头才是最考验一条帆船技术水平好坏的最高标准。

  他的儿子小萨比尔第一次看到没有长桨也能前行,而且竟然还能灵巧地靠上码头的帆船!

  他低声说:“我的真主啊……他们降帆的时机怎么会把握这样好?!”

  码头上的那两条帆船陆续降下船帆,那帆船借着最后的惯性,来了个灵巧的转弯,慢慢把船靠上了码头……紧接着跳下几个水手,他们接过船上抛下的缆绳,拉着缆绳把它绑在了码头的拴柱上。

  接着就搭上了跳板。

  他们的动作就像是到了自己熟悉的码头上……但是他们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呀!

  那个主管有些清醒了,他隐约有些不安……要是早点派出小船问一问他们是哪里来的就好了……但是,他们必定要经过乞失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那个主管整理了一下自己黑着的包头和长袍,尽量做出威严的样子,然后向着码头走去。

  几个监工把着腰间挂着的钢刀陪他过去了。

  张德培中队长早都收起了手中的单筒望远镜,他双手拄着船舷,看着他们的船靠上码头后,轻声对他的助手说:“所有跳板搭上后……听枪声命令,然后两条船上的队员们一起冲出去,反抗者死,不求俘虏!”

  当两条船的跳板全都搭上码头后,他抽出自己的短铳,冲着天空开枪了!

  呯!

  一声枪响后,两条船上的队员们接连从船舱里冲出来了,他们快速踏着跳板冲上了岸!

  乞失河水非常平缓,但是两条河级帆船依然有些晃动,这样就连带着跳板也不是很稳……不过队员们早就经过太多这样的训练了,就算在更不稳当的海岸码头上,他们也练过很多次了。

  张德培中队长和那个小分队长没有先下船,他们微笑地看着四股人流在便装内应队员的带领下冲向了船场……他们的目标非常明确:

  制服那些带武器的人,封锁船场的三条进出口!

  那个总管看到两条船上突然涌出四队人来,他们飞快地冲着自己跑来!

  那些人腰间挎着钢刀!

  那些人手里拿着短铁棍!

  他蓝眼睛的瞳孔顿时缩小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