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学会尊重远方来的人

第二百三十七章 学会尊重远方来的人

  郭勿语大队长在夺城行动中根本没有再发布什么命令,他手下的小队长们直接按照计划行动了。

  一个小队在向导的带领下,直接冲向了军营,那里虽然只有不足百人的士兵,但是那里有几个鞑靼人非常重要------务必要擒获他们!

  另一个小队分成两个小分队,一个去地方长官的家里,也一定要将他控制住;另一个小队则去当地的官府,那里也一定要占据了。

  第三个小队又分成四个小组行动,他们要分头占领这座城池的四处城门。

  由于有了内应的引领,他们的行动迅速而有序!

  展开行动的队员们当时就像在自己的城池里活动一样,目的性非常强,目标非常明确,没有人理会当地人会有什么反应。

  郭勿语大队长带着其它队员在那个波斯商人的引领下,在这个城市里开始巡视起来……他们也同样像是在自己的城市里一样行动。

  城市里开始热闹起来,许多商贩陆续摆出他们的商货,街道上除了仍在嬉闹的儿童外,所有的成年人几乎都是一脸的沉默,这使得整个城里处在一种沉默的热闹中。

  那个波斯商人得意地说:“英勇而仁义的郭将军,您的士兵丝毫没有扰民的举动,下一次来这里,您都不需要内应了……他们会主动帮助您的……”

  郭勿语大队长看了看一脸沉默的商贩们……他们一只眼睛盯着自己的顾客,一只眼睛盯着自己的队员,这是一种在恐慌情绪下做生意的状态。

  他对这种情况早就有过安排,无须去安抚那些人……不理他们就可以了!

  他对那个波斯商人说:“你不要太乐观……他们现在还根本无法接受我们……嘿嘿,你看,那家出卖珍珠的商铺,到现在也没有开业。”

  小商小贩可能是必须要做生意,他们全靠着一天的收入来维生……一些大商大户可能就不需要如此,他们没有搞清情况肯定不会贸然开门的。

  事实上,他们才是稳定一个地区的核心力量……

  那个波斯商人诡笑了一下,说:“商人最好的朋友一定是另一个商人……与他们的交往,请郭将军相信,完全可以由我去联络。”

  郭勿语大队长点头认可,商业上的事情,他不想去管,他现在想的是要在城里立下威严,而且要表明与鞑靼人誓不两立的立场!

  当然,还要有一定的收获!

  去兵营的小队派回来人传话了,他们占据了那里,而且所有的武装人员除了因反抗被打死的,其余全都抓到了,特别是抓到了几个鞑靼人……

  郭勿语大队长想了想那个波斯商人的话,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想,如果在城里分开把鞑靼人吊死,不管伊尔汗国政府做出什么反应,其结果都会对自己有利!

  惩罚这座城里的人,会让当地的人更加仇恨鞑靼人……不惩罚这座城里的人,会让当地的人看到他们为之害怕的鞑靼人也会像狗一样被吊死!

  无论如何,这座城里人会记住“流求”两个字,尽管他们根本还读不清楚发音。

  郭勿语大队长马上下令在城中的广场上搭起绞刑架,他要像自己的张国安主家一样要在公开场合吊死鞑靼人!

  乞失城里公库里的所有物资都成了流求卫队的战利品。

  当然,他们只需要贵重而有用的种类……前文说过,乞失城地区盛产珍珠和粗棉布、陶器,农业产品则是以小麦、大麦和棉花。

  如果不是鞑靼人来,这里的民众生活还相当不错。

  鞑靼人的剥削是残酷而无情的,这个可以从那个公库里的物资来看出。

  公库里装着几百吨的小麦和大麦,还有棉花……里面的粗棉布虽然没有大宋出产的好,当然更不可能与流求岛的棉布相提并论,但是它同样能让人穿着体面一些,最起码不能像现在一样,大街上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人。

  许多孩子都是衣不掩体了……

  郭勿语大队长很快就拿到了公库里的名细账单,他指着账单上的名细对那个波斯商人说:“所有金银铜铁铅锡等金属用品都属于军用,不可动;那些粮食和棉布我们带走一部分;再除了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外……剩下的要看你的手段了!”

  流求卫队没有白白向民众发放物资的传统,他们需要对方能和他们交换,这主要是指让民众从事体力劳动,他们会按质按量来付出报酬。

  那个给流求卫队带路的波斯商人深谙其道……他私下来还找到了几个当地的大户,他们在暗中偷偷做着交易。

  那个波斯商人确实不会亲自再来这里了,但是不代表着他以后不会再派人来做生意……总要找到可以合作的对象才行,与公与私都有利益。

  几个大户人家的主人纷纷俯拜在那个波斯商人的面前,这让他无比的享受。

  按照这个地区的基本礼节,如果他们在街上相遇的话,从下面的标志人们可以知道相遇的两个人的身分是相等还是相差悬殊的。

  如果是身分相等的人,刚开始他们并不讲话,而是互相吻对方的嘴唇。

  如果其中的一人比另一人身分稍低,则是吻面颊:如果二人的身分相差很大,则一方就要俯拜在另一方的面前。

  波斯地区的人最尊重离他们最近的民族,他们也许认为这个民族仅次于他们自己,离得稍远的则尊重的程度也就差些,余此类推;离得越远,尊重的程度也就越差。

  这种看法的理由是,他们认为他们自己在一切方面比所有其他的人都要优越得多,认为其他的人住得离他们越近,也就越发优越。

  因此住得离他们最远的,也就一定是人类中最差的人种了。

  所以,他们把大宋人被俘虏的水手当成奴隶感觉很正常……他们先前还没有学会尊重大宋人,更别说什么流求岛的人了,只不过他们的货物还真不错而已。

  当然,这几十年来,他们对鞑靼人已经超出尊重的情感范畴,完全是绝对的恐惧。

  前文还讲过,一名鞑靼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屠杀一个村子,而且没有人敢跑……这绝对是真实的事情。

  但是,现在流求军队来了……他们首先就轻而易举地抓获了这里的最高地方长官。

  抓他的时候,乞失城地区的地方长官正是宿醉未醒的状态,昨天晚上这个家伙过生日了。

  波斯地区的人还有一个特点,在一年的各天当中,他们最着重庆祝的是每个人的生日。

  他们认为在这一天吃的饭应当比其他的日子更要丰盛一些,比较有钱的波斯人要在炉灶里烧烤整个的牛、马、骆驼或驴作为食品,较穷的人们则用较小的牲畜来替代。

  他们的正菜不多,却在正菜之后有许多点心之类的东西,而且这类点心又不是一次上来的。

  他们非常喜欢酒并且有很大的酒量……此外,他们通常都是在饮酒正酣的时候才谈论最重大的事件的。

  而在第二天当他们酒醒的时候,他们聚议所在的那家的主人便把前夜所作的决定在他们面前提出来;如果这个决定仍得到同意,他们就采用这个决定;如果不同意,就把这个决定放到一旁。

  但他们在清醒的时候谈的事情,却总是在酒酣时才重新加以考虑的。

  这本是他们的生活习惯之一……但是,他们慢慢喜欢上流求岛流传过来的白酒或果酒后,他们发现,想在第二天的早晨保持清醒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流求卫队的队员冲进地方长官的家里,有几个奴仆还想反抗……结果很快就被踢倒,打昏了。

  直到地方长官被绑了起来,他的酒劲儿还没有过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