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鞑靼强盗尸体的作用……

第二百三十八章 鞑靼强盗尸体的作用……

  那个乞失城地区的地方长官迷迷糊糊地被架到了市中心的广场上时,几座绞刑架刚刚才被架起来。

  哪里的人都喜欢看热闹,这个城市的民众都自觉地围了过来观看……他们看见几个正宗的鞑靼人都被五花大绑起来,口中还被破布堵住了,一个个家伙都是脸色灰白。

  鞑靼人看到了那绞刑架也许明白了自己的归宿,他们肯定是要被吊死了。

  民众们还看到有几个原先这里的大宋奴隶,他们主动帮助流求卫队执刑,他们现在兴高彩烈地对那几个鞑靼人吆三喝四,一改过去被俘虏后充当奴隶的凄苦模样!

  围观的民众一边小心翼翼地听从着流求队员的命令,不敢与他人拥挤,另一边则兴奋地看着那几个脸色死灰的鞑靼人……原来他们鞑靼人也有害怕的时候!

  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中,天气炎热了起来,那时整个广场大有一千多人在围观,他们大多都是衣袍不洁的穷人……空气的流通变得很差了,整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尘土和汗臭的味道。

  郭勿语大队长抽了抽鼻子,这里比自己队员们的船舱味道还重!

  他强忍着不舒服,挥挥手,命令开始行刑前的宣判……这是郭勿语大队长现加上的程序,他们事先商量过,想着借助这个地方民众的言论,把流求卫队的名声传播出去。

  那个波斯商人的手下,在大众眼前跳上了一个高台,大声说着鞑靼强盗们的来历和他们的罪行,从东方说到西方,从过去说到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在海上冒充是海盗劫掳流求和大宋海商的海船,竟然还敢把大宋和流求的水手当成奴隶来对待……所以杀无赦!

  宣布完罪刑后,几个当过这里奴隶的大宋人,他们当时穿着崭新的流求式的服装,恶狠狠地把鞑靼强盗们吊到了半空中,由于用力过猛,其中两个鞑靼强盗的脖子发出了清脆的“喀吧”声,立刻断了气……剩下的就在悬空中狂踢着腿,慢慢断气!

  当他们被吊起来后,当地的民众不由得“啊”了一声,整个围观的人群似乎都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他们可是鞑靼人!

  郭勿语大队长那时故意撇着嘴,眼神冷冷地看着在空中摇晃的死尸,他大声说:“鞑靼强盗嘛,我流求卫队遇多少人就吊死多少!

  他们不过几十万人……我流求卫队很快就杀光了!”

  那个波斯商人的手下马上翻译了他的宣言,而且加重了语气。

  乞失地方长官本来一直是迷迷糊糊的,宿醉还没有醒呢,流求的白酒可不是他能承受了的……但是当他听到那宣言,又看到有鞑靼贵族直接被吊死了……他马上清醒过来,脸色像死人一样了,他自己不管能不能活下去,恐怕会被牵连了!

  郭勿语大队长微笑着看着那个地方长官的表情,他记不住那个长官的名字……也根本不想去记,他招来那个波斯商人的另一个手下,低声命令他,让他把那个家伙带去见波斯商人,让他们互相沟通。

  反正他见到了鞑靼强盗的结局,也会明白自己的结局……要么合作,也许会有一线生机;要么反抗,就算自己不杀他,鞑靼强盗也不会饶了他!

  吊死鞑靼强盗的过程很简单,但是整个城市都为此肃然起来……那些从遥远的东方来的流求人像吊死一条野狗一样吊死了他们极为害怕的鞑靼人!

  他们还说要见到一个就抓住一个,抓住一个就吊死一个!

  他们绝不是吹牛或说大话……流求人俘获乞失城里的士兵,还有后来传来的他们占领乞失船场的过程,都表现了他们神秘而强大的能力。

  他们可以远远地发现他们的敌人……还可以用一根铁管子只要一指就能射杀敌人,随手就能丢出天上的炸雷!

  所以,远来的流求人肯定比鞑靼人更厉害……只不过他们好像人少了些。

  但是在乞失城里,没有人敢反抗他们,当然也没有理由反抗……流求人根本都不理会当地民众们的惊慌,不管他们是当地的富人还是当地的穷人,都没有被他们骚扰过。

  那些流求人甚至还公开雇佣劳力,帮助他们把公库里的物资运到乞失港码头去,雇佣的费用就是那些物资的一部分。

  郭勿语大队长看着平定了乞失城后,他马上派人去接应乞失船场……反聩回来的情况表明,那里的战果和自己这面一样巨大,他们没有损失一点点实力。

  张德培中队长有些不满意,他看到自己的船场安定下来,一切都在正常进行中后,便亲自去了乞失城里见了郭勿语大队长。

  他有些不满,说:

  “为何那般着急吊死鞑靼强盗?为何不等着我这里派出人员去参观?!”

  他的意思是,别总想着吓唬那些民众……那些奴隶才更需要吓唬,他们要跟随着流求卫队去建设自己的海军前进基地,需要他们真心为自己服务!

  这个道理是不言而喻的,郭勿语大队长不在意地摇摇头说:“别担心……我岂能忘记了那些奴隶?等一会我把鞑靼强盗的尸体送去你们船场示众,然后让他们把尸体处理了,这不如同他们亲自参观了行刑现场?!

  奴隶从来都是敬畏强权……如果我们再对他们稍微好一点儿,他们会永远赞美我们……嘿嘿!”

  张德培中队长想了想说:“我还真没有把他们当成奴隶……他们全是被雇佣的人员……”

  “嗯……就算发他们工钱了,他们也无处花去,如果以后真让他们自由了,他们还会买我们的货物回家……再说了,到时候想不想回家还不一定……”

  他们从流求岛出发前,八道河地区就已经成为了各色人种、各个民族和地区人员的混杂聚居区,不算那些主动从鞑靼强盗集团管治的地区移居来的色目商人,也不算那些在大宋沿海定居,然后主动在他们那里开分号的回回和波斯商人们,事实上,他们购买的第一批奴隶早已经开始得到了自由……他们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了,但是极少有人离开,无论是黑人还是白人,就算他们有能力回到家乡,他们也没有回去,反而在八道河地区居住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留在这里,他们只要遵守了流求岛的规定,就会远比在家乡更自由……而且生活更方便,只要勤劳,只要抓住机会,他们就可以挣到更多的钱财,所以极少有人离开那里。

  自由民创造财富的愿望远远要比奴隶强大五倍……

  郭勿语大队长和张德培中队长当然想在自己的前进基地也依照流求岛的办法行事,他们需要有创造力而且忠诚的劳动力,而不是需要奴隶。

  当然,这个需要时间。

  那几天,乞失城和乞失船场一直在忙碌而有序的搬迁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