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总有些世间通用的道理

第二百四十二章 总有些世间通用的道理

  接下来的经过简单了。

  由于船队的船型大不相同,他们在海面上拉成了一条长长的队形,陆陆续续地抵达了霍尔木兹岛的海湾。

  好在波斯湾里相对来说是一个风平浪静的海湾,流求式纵帆战船与波斯式横帆长桨船都可以发挥出自己的长处,勉强排出一条纵型战列线,只不过前后相距有十几里了。

  他们出现在霍尔木兹岛的海湾时,那岸上的人没有感到奇怪的,反而高兴,好久没有这样多的海船靠岸了!

  乞失港的失陷消息根本没有传到这里,郭勿语大队长和张德培中队长用单筒望远镜扫了一眼后,就明白了……岸上的人都在悠闲地活动,根本没有一丝紧张。

  有几个穿着黑袍的家伙冲着他们的海船指指划划,想必他们就是那个波斯商人所说的税务官之类的人吧。

  流求海军中的两个最高长官根本无视那些人身上的武器,他们也不讲什么配合,谁方便谁先靠岸,抢上岸就行!

  前文说过,几十年前,一些回回商人在这里经营过一段时间,他们修建了简易的码头,甚至简单铺了石条路面……但是鞑靼强盗占了这里后,他们从来不维修,一切设备都是破破烂烂的。

  流求战船抢先靠上了岸,冲上了几队队员后,他们三下五除二就收拾了敢于反抗的人!

  可惜岛屿上根本没有鞑靼强盗,只有一个亚美尼亚人当头儿,其他的随从都是本地人。

  他们后来打开岛屿上的税库后发现,里面竟然都是一堆破烂货!

  当时,那个波斯商人眼睛红红地说:“请将军们看看……原先是那么富庶的一个岛屿,现在穷成这个样子!”

  这里原先也富过?

  郭勿语大队长和张德培中队长四处看了看,依稀在一些破旧的建筑中看见有些雕着各色花纹的石柱和窗棂……它们似乎正在一片灰暗中诉说着过去的荣光。

  他们同样采用流求卫队的方式开始了前进基地的建设……税库里的那些破烂货成了他们雇佣岛上居民干活的报酬,尽管那些人要出很多力气才能得到,但是对他们来说,这简直是仁慈的施舍一般了!

  整个岛屿上掀起了建设的高潮……新码头,新广场,新堡垒,新炮台和新军营,这些建筑都一一在快速的规划与兴建中。

  他们手里还有从乞失城地区带来的人员,一时间劳动力是非常充足的。

  郭勿语大队长把基建工作全交给了张德培中队长去管,让他和他的助手专门负责。

  他给的理由是,这个计划是他们拿出来的,理当他们去操作。

  他自己则负责培养暗中破坏兀满地区所需要的特工人员……因为人种的原因,他从那些带来的人员中,挑选一些本地的波斯人,有他们打掩护也好更容易做事,当然,前提要忠诚和可靠。

  流求卫队的队员们与波斯人、回回人语言不通,人种也不同,但是,那些人却完会接受了流求卫队的安排,这里有流求卫队强大的一个原因,更多的,是他们真心喜欢流求卫队的行事方式。

  流求卫队两个最高长官也许说不出来《道德经》中的一句话:

  “……欲想取之,必固与之……”

  但是,他们完全效仿了他们主家的作法,得到了如在流求岛和山东地区同样的效果:劳动力们的工作热情很高!

  这充分证明了,也许不分时空,不分种族,天下总有一定的普世道理……当然,例如鞑靼强盗集团那样坚持走“匠役”的特色道路,全然把别人当成奴隶的做法,也是有他们的自信。

  他们确实还没有遇到惩罚他们的力量!

  不过时间是个神……相信他们很快就会遇到了……

  那时,霍尔木兹岛上一片忙碌,一部分流求卫队的队员组织劳工们劳作,他们在以前的军训时个个都必须参加支农支工劳动,这让他们在建设方面的经验也十足。

  语言不通不要紧,他们有翻译人员,而且,有太多的劳动不需要语言,一个示范动作就会让对方明白。

  劳动其实是一种最基本的普世行为,沟通起来最容易。

  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警惕,另一部分队员仍然保持全天的海上巡逻。

  他们不仅要环岛巡逻……还要把周边的海岛都要一一检查一遍。

  靠近霍尔木兹岛最大的一个岛是一个在波斯语中叫jazireh-e-qeshm的大岛,他们派出队员上去勘察后发现,那里岛形狭长,与北方的波斯大陆海岸平行伸展,中隔的海峡十分狭窄,不足两里地,完全不利用防守。

  它的海岸线曲折,除西北部边缘的沙质海滩和淤泥滩外,一般都是岩岸,没有适合当做码头的天然海湾。

  岛上的土地比霍尔木兹岛还贫瘠,中间地区几乎全是平顶丘陵,只有零星的植被。

  那上面只有几个小小的渔村……那里的人完全是靠着渔业为生,看上去毫无发展前途,对霍尔木兹岛构不成任何威胁。

  他们的海上巡逻队伍同时还巡视整个海峡,他们一直想要扣压伊尔汗国海军或是政府的海船……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那个波斯商人的手下一直在参与这样的行动,他对一直没有扣押到官方的海船而感到困惑……这可是霍尔木兹海峡,怎么连大型的海船都看不见了!

  海上巡逻船队的队长笑呵呵对他说道:“莫要着急……看他们能龟缩到几时……”

  那时,整整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他们对乞失港的打击终于传遍了波斯湾,而且,他们在霍尔木兹海峡中对那些小型的波斯式桨帆船一律放行,他们传播消息的速度也许更快理远……

  霍尔木兹岛被挂着流求旗帜的流求海军占领了,他们还检查所有经过海峡的船只!

  这样的消息一定会让某些人紧张万!

  流求海军巡逻队从没有扣压小型桨帆船,对他们来说那样的小船毫无意义,而且所谓的货物都是小商小户人家的生意物品,食之无味!

  郭勿语大队长终于训练好了一批波斯和回回民族的特工人员,他得意地对张德培中队长说:“老张,我可要开始行动了,等我们回去后,定要给我们的岛主一个满意的回复!”

  那时张德培中队长仍然为岛上的基建工作忙的焦头烂额,他的工作可不容易马上见成效。

  他回答说:“要不要再等一等?我们得到的情报说过了,他们正在兀满港集结战船……”

  郭勿语大队长冷笑着说:“嘿嘿,那些哪里是战船?……都是征用当地海商的商船,如果我们现在再不出动,他们怕会马上会征到了乞失城的海商头上了……他们已经送来了消息。”

  说完,他递给了张德培中队一份情报。

  张德培中队长当然知道所谓的后一个“他们”,是指那些秘密与自己联络的商人……果然,他们在送来的情报中,表示出了自己的担心,生怕自己的海船被征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