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汝待我如奴隶,我便与汝皆亡!

第二百四十四章 汝待我如奴隶,我便与汝皆亡!

  流求卫队特工小萨比尔带着自己的同伴,在一个深夜里,连夜布下了十二个起火点,然后打昏几个守卫,连夜逃出了兀满造船场------临走前,他们遵照郭勿语大队长的安排,还把原先紧锁着的大门打开了。

  事先,他们私下里和造船场里其它的奴隶悄声提到过霍尔木兹岛,称那是奴隶的天堂------驾一只小船就有办法去那里!

  他们逃出造船场后,快速跑到了事先约定好的河边,点起了一支小火箭。

  火箭升空不久,果然,有队友从岸边的草丛中划出一条刀鱼式冲锋舟来迎接他们。

  小萨比尔和自己的同伴飞快地跳上冲锋舟,操起了划桨,然后开始整齐地划了起来。

  明月下,他们的冲锋舟顺着兀满河河流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驰而去!

  “哈哈!汝待我如奴隶,我便与汝皆亡!”

  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小萨比尔操着生硬的大宋口音,大声说起了那个翻译常和他们说的一句话。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无所畏惧了,他们刚才很轻易就打倒了原先看上去如凶神恶煞一样的看守------事实上,他们还可以随便就要了他们的性命!

  那些从恶者看上去凶恶,其实有时候是不堪一击的!

  哈哈哈!

  这时候,一个流求队友忽然高声叫道:“小萨比尔,莫要与他们皆亡!你还未看到我们消灭掉鞑靼强盗呢!!”

  提到了更为可怕的鞑靼强盗时,冲锋舟上的人沉默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放松了,只要身处流求卫队中,他们又有何可怕?!

  那个流求队友接着说:“我们远比他们高贵!”

  “正是!正是!”

  在兀满造船场里,他们预设了半个时辰的起火时间,十二个起火点用了十二个火折子,只要其中有一个好用,那些用导火索并联在一起的起火点就能全都引燃。

  小萨比尔笑着说道:“我们还远比他们聪明,他们竟然把我们带的导火索当成绳子!”

  “哈哈哈哈哈!”

  他们在欢声笑语中划到了宽阔的兀满河口,抬眼便看到了半空中有一盏明亮的灯,它似乎比天上的启明星还要明亮!

  他们知道,那是他们商船上挂在桅杆之顶的气死风灯!

  那条接应他们的小小的商船趁夜从停靠的码头单独来到河口。

  他们快速地冲着那里划去,还有很多任务呢。

  在计划中,他们要对着兀满港口里的海船进行无差别的毁灭。

  无差别就是可以见船就烧!

  小萨比尔他们上了船后,他们一些人马上开始把各种大小的床弩组装了起来,另一些人则开始在弩箭的箭杆上捆绑燃烧瓶。

  那个时候,他们的商船上陆续点起了几盏气死风灯,在黑沉沉的夜色里,他们的船上灯火通明,有些显眼,不过一会儿就不会了。

  带队的队长掏出挂在脖子上的如同小碗大小的怀表,看了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他高声喊道:“所有队员,开始准备!”

  船上顿时传来一片床弩上弦的声音。

  他们在床弩上用了滑轮组结构,可以用最少的人手操纵尽量大型的床弩。

  此时已近黎明,因为没有了月亮,正是最黑暗的时候,那些停靠在码头上的大型海船只是黑黝黝的一片暗影。

  带队的队长看到队友们都已经上好了弦后,又喊道:“点火,发射!”

  郭勿语大队长没有给他们的船上配火炮,不是怕被别人认出来,这东西对波斯地区的人来说,还算是超级武器,他们见都没有见过。

  他们的帆桨式商船太小,根本无法适用火炮------由于是在海边,又是攻击近距离停靠着的目标,床弩就足够用了!

  随着带队队长的发射命令,在“嘭!”“嘭!”声中,一道道火线扑向了那些停在码头上的海船!

  燃着了的引火索在快速飞行中划出的火线似乎已经织成了一张大渔网,大过网眼的东西无路可逃!

  停靠在码头上的帆船最怕的就是火灾,由于码头较小的原因,帆船只能靠在一起停泊。

  一条船燃起大火,往往会殃及邻船!

  特工队员们一开始时全力向着停靠在最外面的海船发射,期望它能尽量燃烧,挡住企图逃走的其它船只。

  结果排在最外面的一条海船身上扎上了十数枝弩箭,转眼间它的船身上就燃起了冲天的大火!

  队员们在几十米外都能感受到随着海风吹来的热浪!

  他们马上奋力划桨,快速转到另一侧后继续施放弩箭------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会注意到远处的兀满造船场上空同样升起了冲天大火!

  停靠在码头的海船上还有一些水手或奴隶在睡觉,这个时候,已经无人关心他们了,只能看谁更加机灵或者更加幸运才能躲过这场对他们来说是无妄的灾难。

  但是,还有很多人无法逃掉。

  火声,风声,嚎叫声,声声入耳!

  他们最后完全用光了燃烧瓶后,才离开了现场。

  后来,他们安排的内应去调查纵火结果,发现这次行动的成果惊人。

  这个时空当然也有防火措施,但是绝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燃烧弹这种武器!

  还有传言说,那天的火灾是天上的流星下落才引发的,是天火,否则怎么还会有火苗在水上燃烧着?!

  这场大火把兀满港里的大型海船全都烧光了,只幸存了一些小小的船只,主要都是一些交不起停靠费用的渔船------兀满造船场里的末完工的战船全部化为灰烬,那木料堆放场里的木料也化为足有三尺厚的木灰。

  据说连造船用的铁件都半融了,堆成了一团团样式奇怪的铁艺品。

  造船场里烧死了七百多人,跑出来五百多。

  兀满港里烧死了两千多人,他们大多是水手和划桨的奴隶,有的船燃烧时撞上了码头,连码头都烧塌了一些。

  足足有十天,那个港口里没有出发或停靠过一条成规模的海船。

  兀满港在那个时期成了死港------其实以后也真会成为死港的。

  霍尔木兹岛上,早就有人发令说过,只要那里停靠了十条以上的大型海船,只要那里的造船场开始造船,就会有人主动去纵火,哪怕不是依靠人员施放------在兀满城的一家小小的商铺里,某个隐密的角落处,藏着十几枚上一次纵火时没有发射的黑火药火箭。

  那时,那几个内应看到火势已经冲天了,再加火箭可能会把火引到城里来。

  于是,他们按照计划中的要求,悄悄隐藏起来------他们在城里开个小小的商铺,也许是最好的藏身办法。

  张德培中队长看了情报后,对郭勿语大队长说:“量敌为宽的说,我们在波斯湾里的发展多了三年的安全期------真不知道山东地区怎么样了------”

  同伴们差不多是一起长到大的,彼此的模样早都深深印在了大家的脑海里。

  郭勿语大队长在脑海中把同伴们的模样一个个过了一遍后,最后定格在了鲍威大队长的身上。

  这个家伙现在过得不知道好不好,有自己现在这样得意嘛?!

  他们只能借助来往开罗地区贸易的海船与流求岛联系,正常的情况下,一个情报一来一往就要两年的时间。

  但是他们没有觉得自己离流求岛最远,其实最远的是王征和小二带的那支船队。

  他们那时开始考虑回家的情况了,毕竟他们超额完成了作战任务。

  黄金海道上成规模的波斯海盗已经没有了,暂时更不可能还有波斯海军来冒充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