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非洲狩猎记

第二百五十二章 非洲狩猎记

  接下来的几天,王征和小二让这里的大宋的商人帮忙寻找几个能带他们去海峡的西部大陆打猎的向导,他们不可能自己贸然就渡海登陆。

  层拔国的地盘,是两个大一些的岛屿和若干小岛屿,与西部的大陆只隔不到四十公里的海面,两岸来往非常容易。

  那时,还有好心的大宋商人劝他们说,无论是什么猎物,用不了多少货物就可以随便换来,何必去冒那个风险呢!

  层拔国所在的几个岛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猛兽------最厉害的不过是森林豹,也就比家乡的土狗大不了多少的样子,实在厉害不到哪去,关键是皮毛也不值钱钞,没有人捕猎它。

  但是西部大陆,那是猛兽如云啊……

  小二听完后,快活地说道:

  “猪草越密越好割,猛兽越猛越值钱!

  让你们帮忙找就去找,我们并不是只为了猎物上的收获!”

  那个好心的大宋商人一脸的困惑,不为猎物那是为了什么?只图个快活?!

  王征则缓缓地说:“但找无妨------还要请你们派出手下来帮我们翻译,我们听不懂他们的鸟语------已经来到这了,不能不去大陆上看看!”

  他们正商量着找个好向导呢,结果设拉子国王派人来了,询问他们何时去打猎,到时会派出全国最好的猎人给他们带路。

  两人那时相视而笑,还有这样好心的国王?!

  他们当然不知道,他们有一件事情让设拉子王的大臣想不明白。

  那些流求水手们为何人人都像是士兵?!

  他们除了衣服都一样之外,行动做派都显得格外干练------设拉子国王明里派出了一半的兵力在他们停靠的地方“维持”秩序,暗里还派人在盯着他们。

  毕竟他们这一队人的人数不少------不过好在他们总是轮流上岸,从不是一拥而上,胡乱走动或是惹是生非。

  而且他们也没有发现流求商船上有什么武器------但是他们刚刚从一个最近才由天竺古里港回来的商人那里听说了,现在海上的海商们都在说有一个遥远的流求岛出动了海军来剿灭海道上的波斯海盗,而且战果格外辉煌!

  设拉子王朝的人确实都是来自波斯的设拉子地区,但是,他们同一切海商一样,都不喜欢海盗……波斯海盗可不会因为是波斯商人的海船而放过,这如同回回海盗一样,没有海盗会放过自己本民族的人。

  个人和集团的利益决定一切,就算有共同的信仰也没有用!

  所以,他们想从这些人的打猎行动上看出他们的实力。

  这个时空,打猎的水平和打仗的水平相差不多……甚至可能更能说明问题。

  王征和小二欣然接受对方的好心……派给他们的人员一看就是狩猎高手,情格沉稳,个子矮小但是很结实。

  大宋的商人也派出了他们的伙计帮助翻译。

  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小二队长就先带着五十名队员,乘坐着河级两桅海船出发了。

  帮助他们翻译的是一个年轻人,名叫柳二郎,他的身份其实与小二他们相同,也是某个大宋商人的家养小子。

  两个人年纪相仿,出身相仿,虽然地位严重不同,但是共同话语还挺多。

  这一路上,除了那个设拉子国王派出的向导和他带着的几个手下沉默不语外,他们两个倒是话多。

  柳二郎在层拔国已经居住了八年,无论是层拔国的官话,还是西部大陆上的多种土语,他们精通。

  他说:“我听说流求岛到处都是黄金……”

  小二说:“我也听说层拔国到处是黄金……”

  柳二郎笑了,说:“那是胡说……我住了八年,只见过一些砂金,不多也。”

  “流求岛上面也是如此!”

  柳二郎仍是一脸畅往的样子,说:“……我还听说流求岛上面到处是美丽的小娘子……”

  小二不在意地回答道:“我也还听说层拔国到处是美丽的小娘子……”

  柳二郎又笑了,说:“那可真是胡说……黑的,白的小娘子都有,就是没有黄的。美丽的……”

  “流求岛上面没有那么多小娘子……你不要听那水手乱说。”

  柳二郎有些急了,说:“那流求岛上有什么?为何你们这般富有和强壮?!”

  “呵呵,那上面有连我的主家们都要遵守的规定,还有各种科学法阵……只要你肯下力气,就能富有起来的机会。

  在那里,黄金你要自己去找;小娘子你也要自己去找!”

  柳二郎一时无语,他讪讪地说:“难怪你们要自己亲自去打猎……”

  “算是这样吧。”

  小二不想与他多说他们去打猎的所有目的……他们和主家学过的,做一件事情时要多达到几个目的。

  小二心里感叹,只有与同龄人交往后,他们才更能感受到主家对他们的教导有多重要!

  教育和经历,使他们远远比同龄人要成熟。

  他们没有在名义上的桑给帝国首都基瓦尔登陆,在那个向导的指引下,他们在基瓦尔港以南的一个天然港湾停了下来。

  海船抛下了铁锚,一行人通过刀鱼式冲锋舟上了岸。

  他们是早晨六点出发,到了晚上五点才登陆。

  那时天色还未晚,他们穿过了海滩丛林后,到达了一片草地,草地的远方,可以看到有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

  但是那个向导却示意要驻扎下来,一切等明天太阳露出半个脸后再说。

  小二看了看怀表,示意队员们听从安排。

  这里远比流求岛的丛林更辽阔,他虽然有过多次打猎的训练,但是对这里十分陌生……可不敢有任何造次。

  他的队员们马上分成几处点起了带来的干蒿草,一股蒿草特有的中草药味道很快就在四周弥漫起来。

  那个向导看着流求人快手快脚地搭起了几个帐篷……他终于忍不住说话了,柳二郎则不停地为他们翻译。

  那个向导奇怪地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准备投枪呢?难道只想制造木头投枪?!”

  说实话,这一路上到现在,那些流求人的许多行为和他们使用的东西,都是那个向导无法理解的。

  他们几个人就可以升起在他眼里看去是非常巨大的船帆。

  他们在海上可以准确地知道方向。

  他们不用看太阳,只看一个圆圆的东西,就能知道时间。

  他们轻松就能点起火来。

  他们竟然在草地上很速迅就搭起漂亮的帐篷。

  他们都背着双肩挎着的大包,那里面好像随时能掏出任何他们需要的东西。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到底要用什么来打猎……他只看到他们带了十几把弩弓,形状与回回商人卖的那种类似。

  他们不带投枪,到时候用什么给猎物放血?

  听说他们要求上岸专打大象和犀牛的……没有投枪,那是找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