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宋黑社会的转行

第二百六十六章 大宋黑社会的转行

  两人进了那官家花茶坊里后,心里顿时大为高兴!

  这里竟然是一家高档的茶坊……里面布置得非常雅致,大厅里面竟然还列着花架,安顿些奇松异桧等物于其上,还用花瓶插了四时花,挂了些字画,这店面里装点的相当不错了!

  完全是大宋的味道……

  他们才离开这里不到两年呢,变化竟然如此之大,实在难以想象……这里是远离大宋万里之遥的细兰狮子城啊!

  当时,一个打扮得干净利落的茶坊祗应(服务员)主动上前,热情地招呼两位贵客,别看他们两个面相上看去都是后生,但是看他们的穿戴嘛,分明就是流求人!

  小二队长和王征眉飞色舞地听了那个茶坊祗应介绍,原来这里果然是一家“花茶”坊,真是具有特色的茶坊------

  万里之外,临安城里的花茶坊搞特色经营时,一般都用歌妓直接招徕客人,那些歌妓莫不靓妆迎门,争妍卖笑,朝歌暮弦,摇荡客人的心目。

  他们两个当然知道,那样的地方消费可不低,他们当年肯定是去不起了。

  在那里凡是初登门时,就有提瓶献茗者上前,虽然只是敬上一杯茶,亦犒数千钱,此谓之点花茶。

  入了阁子间后刚刚饮上一杯酒,就要先与数贯,此谓之支酒。

  然后再呼唤提卖,随意置宴,接着那些帮闲、祗应诸等人员亦皆纷至,花费颇多。

  或欲更招他妓,就算只隔一条街,亦呼肩舆而至,此谓之过街轿,收费昂贵。

  这样说吧,歌妓不算其它服务,仅仅是陪茶的花费没有几十贯下不来!

  当然,在那里不会有人问出“仅仅一杯茶汤为何如此之贵”的话……这是一种品位或是生活。

  当年做为家养小子的他们两个人肯定是享受不起了。

  但是现在不同那时了……出海这几年,他们已经没有了钱钞的概念……那东西都是他们的主家印出来的!

  那个茶坊祗应话还挺多,他热情地介绍说了,这里的歌伎是高丽和日本上的等货色,不亚于大宋的平常同行……

  王征当时就皱了眉头,难怪进来时没有首先见到歌伎迎接!

  日本歌伎能是何等模样??

  小二队长倒是笑了笑,狮子城里能有这样的地方已经实属难得……但是他们如何弄到日本歌伎,又为何叫了官家花茶坊的名头??

  那个茶坊祗应马上回应了两位青年客官的询问,一一答来。

  原来这里还真是姓官的人家开的……据说是有官八七嫂的渊源!

  说起官八七嫂,连小二队长和王征都吃了一惊!

  官八七嫂那是百余年前“老而益肆”的女黑社会头目,威名沿续至今!

  此女娘家姓刘,嫁与顺昌地区的土恶霸官八七为妻,人称官八七嫂。

  她的丈夫早死,她一个寡妇独撑门户,遂以积年凶恶而发家。

  她的长子官日新、次子官世肃都是黑社会骨干分子,那时连年仅十三岁的孙子官千三,也以蓄养恶少过犯,百十为群小霸王的身份横行乡里。

  另有官世肃的妻弟杨十一及主要从犯范廿三和从犯符大二、符大四、傅六三、蔡六一、余小大、李胜、叶八、陈小六、傅七十、杨二等一帮土痞为鹰犬爪牙。

  当年居三县之界,霸一乡之权,败坏二十余年。

  前文说过,大宋政府实行食盐专卖制度,官八七嫂常年与私盐贩卖团伙勾结,家里设有盐库。

  福建路和江南西路的盐枭,多以她家盐库为中转和窝赃批卖要津。

  她家附近的居民,一概被迫买她家的私盐。

  顺昌县前后六七任县令,都因无法收足盐课而离职。

  而且还私置税场,拦截商旅。

  当时顺昌为纸张、生铁、石灰等物资转输集散重地,官氏团伙在这里设下多道关卡,收钱各有定例,赃以万计。

  不少从外埠来的商贩,因拒绝缴纳这不明不白的“商税”,即惨遭毒打,甚至被抢走货物。

  当然,官氏团伙的终极命运是一朝覆灭……官八七嫂被押管于信州,儿孙等分别刺配,所有爪牙或徒或杖。

  但是,官八七嫂的这一脉余孽并没有完全覆灭,威名仍存!

  特别是主要从犯范廿三的后代范黑龙、范黑虎兄弟为首的贩盐团伙更为有名气。

  他们俩从小就喜欢打架斗殴,后来逐渐纠结几十人一起夹带私盐向内陆省份进行贸易,每人都携带着刀剑等武器!

  这个团伙规模最大的时候达到上千人,引起了大宋政府的重视。

  后来朝廷派禁军进行围剿,终于逮捕了团伙首领。

  黑龙、黑虎兄弟被正法后,“中层领导”们又推举黑虎的表弟范汝当首领。

  这个范汝不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自拉山头,甚至形成了生产、贩运、分销、供给、保障的运作体系。

  他们在河流入海口还有准备好的小船,负责河流运输和终端销售,然后再将所获钱财上缴,由团伙统一分配。

  此人引领的贩盐团伙甚至在沿海的岛屿建立了自己的生产、生活基地,与大宋政府进行长年的武装对抗,明里暗里还打着官八七嫂的名义……民间关于他们的各种传说已经尽似神话。

  怎么现在连黑社会分子都盯上了这条商路??

  小二队长和王征听完后沉稳了一下,如果说过去他们对黑社会分子还是有所顾忌,但是现在嘛,在他们面前,那些人可以完全算是普通劳动力了。

  小二队长摸着腰间的短火铳说:“尔等还是以贩私盐为生?”

  事实上,他们两个也知道,流求岛上的盐业不管说是明里还是暗里都允许大宋境内的人前去购买大量的海盐,而且根本不管他们如何处置海盐……当然就是任由他们贩运了。

  那个茶坊祗应马上哈腰说道:“两位小哥,我等早不从事此业了……大宋已经没有了盐禁,参与贩卖者众,没有什么油水了……”

  王征乐了一下,这是我们岛主在暗中推动的呢。

  他接着问道:“你们现在以何为生?莫不是要打家劫舍了??”

  “怎么如此?那是鞑靼强盗所为……我等早就以花茶坊与青楼为业了!”

  “噢!莫不是逼良为娼??”

  “两位小哥差异……都是一些高丽女与日本女,她们都乐于被我等调教!

  两位小哥后面的阁子间请……观之便知!”

  嗯,两人当然要去那阁子间了,现在他们也是有身份的人……整个大厅里客人不多,有回回人不说,竟然还有白人喝茶!

  后面的数个阁子间全是青竹搭成,清风袭来后,四处便透着凉爽。

  整个后院充斥着竹子的清香,不知哪个阁子间里还传来了丝竹之声。

  两人跟着那个茶坊祗应进了一间挂着“听竹阁”的大间里,看见里面软蹋和茶几一应具全,还有两个古色古香的香炉。

  两人坐好后,便顺手点了这里的头牌茶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