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钢刀底下出道理?

第二百七十三章 钢刀底下出道理?

  三佛齐王国的国王的意思非常明显了,拿下爪哇国对大家的好处多多。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他们一起坐在一间竹木亭子间里,除了陪伴他们的文武大臣外,连国王的护卫队队员都在差不多五十米远的地方巡视,这次还真是一个机密会议呢。

  竹木亭子间的棚顶挂着流求岛出产的油灯,将大家都照映得非常清楚。

  郭勿语大队长和张德培中队长看到那个三佛齐国国王的神情有些激动,同样黝黑的脸上,竟泛了些许红光。

  战争多多少少都会让主持者有些冲动了------若是打赢了,这里面的利益是无穷的!

  郭勿语大队长最后陈述了自己的看法------这样的决定远不是他能够做主的,不如让宁远将军带队去流求岛面见张岛主!

  三佛齐王国的国王叹了口气,表示担心泄露了消息,会让爪哇国提前做了准备。

  张德培中队长接过话来,他笑着表明流求岛是一个面对所有人都敞开的开放型商岛,谁都可以去那里,无需保密。

  其实他暗含的意思是,就算爪哇国知道又如何,流求海军根本没有把谁当成可以防备的对手。

  难道三佛齐国王没有听说我们在波斯湾的战绩吗?!

  三佛齐国王当然听过了,此地的消息来源同样众多,而且还要比流求岛得到的速度更快一些。

  他们在最后散会的时候确定了办法,将由三佛齐的宁远将军带着五百随从搭乘流求海军的战船一同前往流求岛,亲自去向张岛主请求。

  宁远将军身材敦实,在三佛齐王国内有着少见的健壮模样。

  他双掌合什,谦逊地向两位流求青年示好------实力决定个人的地位,这也许是最好的写照了。

  两位年轻人也同样礼貌地回了礼,接着大家散开了。

  在回归海军基地的路上,郭勿语大队长轻声笑着说:“呵呵,我们又凭空得到了几百个帮手了------”

  张德培中队长点头说道:“不论如何,先帮我们出上一年力气再说!”

  琉球王国当年派出的那些向他们学习的水手就对流求海军的建设帮助很大。

  那时候,正是流求海军缺少水手的时期,大宋政府没有如现在这样看重流求的力量,根本就是不理不睬,没有明里暗里组织过人手前往流求岛帮忙。

  所以,那时候他们确实借用了那些主动前来学习的水手,笨一些不怕的,只要有在海上生活的经验,能从事体力活就行了。

  这是一种互赢,甚至流求岛主张国安还认为流求岛的收益更多!

  他曾经对家养小子们说过,那些人可不仅仅学会的操船的技术,更关键的是他们学到了我们的世界观!

  张国安岛主借着这个话题认真给他的家养小子们讲了一下世界观的用处。

  让他们认同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待人方式!

  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追求什么!

  让他们知道我们是如何得到和花费财富!

  张国安岛主最后总结说:“他们的文化知识也许不够,所以,他们更容易学会我们的文化思想-------这一点有时候远比军事力量强大多了!”

  那时郭勿语还被那个“文化思想”弄迷糊了------何为文化思想?!

  张国安岛主认真地解读说:“你就先当成说我们的语言,用我们的文字,过我们的节日,像我们一样经商吧------这样理解就简单了。”

  呵呵,张国安岛主的话一下子就让众人明白了-------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好处是大大的呀!

  所以,几年来,琉球王国国内的完全通用大宋话,大宋字,甚至以此为荣,就连琉球国王认命官员时,都要先考查人员是不是会说大宋话和大宋字。

  琉球王国和流求岛是两个地方,但是,双方人员交往却根本没有障碍,甚至在与南岛群岛来往时,他们都分不清楚琉球王国和流求岛的商人有什么区别。

  琉球王国的商人穿着都与流求岛的人一样------这也许就是文化思想相同了??

  郭勿语大队长和张德培中队长后来高兴的是,他们在渤泥国、三佛齐国和细兰以及开罗地区都发现有自觉或不自觉效仿他们举止和生活习惯的事情,这真好,他们感觉做什么事情都非常方便------比如在开罗地区和细兰地区感觉与流求八道河地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至少他们也识得流求的钱钞,十分方便。

  文化思想,永远从高级别层次向着低级别影响,什么抵制或相反,都是不太可能实现------张岛主的话果然是有道理的!

  第二天,他们又休息了一天,增加了些“特殊乘客”当然会耽搁些时间。

  两人闲不住的,增加补给这样的专业的任务,他们的手下都能很好的完成,根本不用他们操心。

  他们便随意在海军基地的周围走了走。

  三佛齐王国海军基地周围确实成了大宋商人和流求商人的地界,甚至一些回回商人也在这里开了商铺------到处可以看到写着大宋文字的招幌。

  他们两个穿着便服逛街,但是,这里的商人似乎都识得他们是这里最有权势的人,他们随便看看也能得到商人极为殷勤的招呼。

  两个人甚至花费不多便吃到了流求岛才有的臭鲨鱼肉和臭豆腐------那家摊铺很正常地收了他们的钱钞。

  这里的商业街由于刚刚兴建不久,街边的树木还挡不住南岛特有的炽热的阳光------两人走了一会儿便感觉这里的阳光猛烈了,他们的后背全湿了。

  这里远比八道河地区酷热。

  他们快快回到了海军基地里,痛快地冲了澡,然后围着澡巾在树阴下喝着茶水。

  基地里这时正是午休的时分,所有的建设都停工了,除了他两个人的琉球勤务兵,似乎没有人再走动了。

  两个人轻松谈论着刚才闲逛时的经历------基地外面的治安当然由三佛齐王国负责,他们的巡警竟然在穿着上有几分与流求岛的巡警相似!

  郭勿语大队长说:“三佛齐王国在很多地方学我流求岛------我越来越能感觉到我们岛主的深意了!”

  张德培中队长喝了一大口茶水,说:“嗯,我们没有抢也没有杀,便也能过上好生活,确实快活啊!”

  “别用那样的语气说抢杀的,那不是坏事------我们要有能力保卫我们的文化思想,你想想吧,若是对付不了鞑靼强盗集团,早晚会任他们宰割和奴役,他们才不管对错,只管输赢和死活!”

  “嗯,把那些只信钢刀底下出道理、出财富的人都吊死,这天下就好了一大半!”

  “对,遇到一个就吊死一个-------我们的岛主绝不宽恕他们是有原因的------”

  他们越来越觉得张岛主从来都是吊死鞑靼人真的是有原因的,无论什么前提,远在北方的鞑靼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只能说他们就是恶者,所以吊死他们,让信奉那样信条的人越少越好------从来没有理想的社会,这是废话,但是,一定有尊重常识的社会,不把迷恋钢刀铁骑的人吊死,谁也没有好日子过!(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