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啃狗和鸡米的爱情故事

第二百七十五章 啃狗和鸡米的爱情故事

  第二百七十五章啃狗和鸡米的爱情故事

  在一个微风沉醉的傍晚,啃狗队长与小娘子娜娜在渤泥城里的夜市上闲逛。

  他们两个的长像和肤色与渤泥人相差不多……但是没有哪个商人会把他们与当地人混为一谈,认定他们就是流求人。

  啃狗的衬衫、裤子和皮凉鞋;娜娜的连衣群和坡根鞋……甚至他们两个的发式都完全是流求式的,让人一眼就可以与当地人区别出来。

  他们两个是商人们最喜欢招待的顾客种类,他们身上的钱包里一定装着满满的流求钱钞。

  渤泥城比三佛齐的巨港城还欢迎流求钱钞!

  渤泥城的夜市是最近几年才兴起的……他们除了没有办法弄上煤气路灯外,其它都模仿了流求岛上夜市的样子。

  这里的灯油极为便宜,每一家商铺都在店内和店外挂上了数盏……买卖大一些的店铺,连店铺的道路边上也挂上了长长的一串!

  所以说,这个夜市也算是灯火明亮了。

  灯火下的娜娜格外漂亮,她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啃狗队长想去拉她的手,但是又一次被她拒绝了……话题还是那一个,结婚后才可以,而且要安静主家当媒人!

  啃狗队长低声说:“……安静主家多忙呵……”

  娜娜说:“千千姐说了,安静主家也拿我当成家养的小娘子呢,不怕打扰了她!”

  “……这里的工作多忙呵……”

  “千千姐说了,基建工作几经完成了,就算是一个傻子也能管好,根本用不上经过主家们专门培养的人手呢!”

  “……回去一趟来回要四个月呵……”

  “千千姐说了,你可以搭飞剪式海船啊,来回都用不上两个月!若是真爱我,你不会怕时间久,也不会怕颠簸的……”

  油灯下,娜娜叉腰说话的样子真可爱!

  但是啃狗哑口无言了……心里只是大恨沈千千!

  夜市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大概没有人注意有一对儿小情侣似乎在闹什么别扭。

  渤泥城现在因香料和石油而闻名天下……天南地北,来此处经商的商人无数了。

  原先的木栅栏早早就被拔掉了,渤泥城不断地在扩建,只不过不似流求岛那样要先进行规划,也不似大宋那样还是先要有一些的安排。

  渤泥国国王下令,只要付了钱钞,就可以买地,就可以建房……钱钞以流求币为最好,大宋钱钞也可!

  所以渤泥城的城建基本是东一块西一块,有些乱糟糟的,基本没有什么公共设施。

  不过他们也从来就没有过那些东西,所以也不感觉如何,反而觉得热闹就好。

  渤泥国国王和他的大臣们一直非常满意,他们的收入越来越多,可以随意就买到流求和大宋的好商品来享用……而且,他们还不担心周边什么势力来侵扰自己。

  流求海军连小团伙的海盗都不肯放过,更别说会有他国势力来这里破坏了……天底下还有打得过流求海军的?!!

  所以,他们真的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连渤泥国的百姓也在不停地追逐着钱钞。

  他们可以自己加工香料,可以替众多的外来商人打工……还可以经营些小生意。

  他们传言在渤泥城码头卖椰子汁的小贩都可以用上大宋的瓷碗和丝绸,用上流求的新奇商品了!

  所以,渤泥城夜市里经商之人非常多并不稀奇。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啃狗队长不得不答应了娜娜的条件……他回去亲自找安静主家还不行吗?!

  他可以不吃鲸肉白米饭,但是,他不能没有娜娜!!

  他向着娜娜保证,等着有返回流求岛的商船,他马上就搭乘回去……这里的工作嘛,他简单安排一下就可以了。

  他们确定了行动后,没有心情再逛街了,这似乎就是安静主家说过的他们自己决定了自己终身大事?

  晚上,渤泥国王的女婿鸡米又来到了啃狗队长的宿舍。

  鸡米被他的岳父委以重任……专门负责渤泥军队的后勤工作。

  这份工作责任重大,但是内容简单,反正他认准了一点:想要什么东西就向流求岛买就行了……不一定非要向着张岛主买,其它商家出产的也不差,比如渤泥国想要的战船。

  流求岛上有好几家造船厂都能建造呢。

  鸡米现在过着他先前追求的好日子,不用劳作了,有钱钞花也有地位------但是,他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可以沟通的人了。

  自己的小妻子是一个一问三不知的人,远远没有娜娜见识多,更比不上千千了。

  他的妻子对他温顺极了,并没有摆出公主的派头------渤泥国王的女儿有很多个,不算特别。

  鸡米清楚地明白,也许人家只是看中自己与流求岛的关系吧!?

  所以,他从来没有忽视与朋友的关系,事实上,也只有他们才能与自己沟通了。

  娜娜和千千不理他就算了,还好有老朋友啃狗还是好朋友。

  在啃狗这里,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常一点,在家里,他总想发火,但是又发不出来!

  鸡米带着果酒还有流求花生米和地瓜干------两人当时就在宿舍的院子里喝起了酒。

  他的护卫早就被他赶走了,整个渤泥,还有哪里比这里更安全的?!

  偌大的院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和一轮明月------月亮地里非常光亮,他们都不用点起油灯。

  鸡米讲述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渤泥国王和其他的大臣们对他买进来的流求战船非常满意,也赞同他招来一家造船厂。

  渤泥国有的是硬木资源,也可以从流求岛买来任何的配件,只要高价雇佣工匠,没有可能建不起来的。

  鸡米忧伤地说:“我现在有钱钞也有权力,但是快活不起来------多招一些流求的工匠来吧,也许能找到当年的感觉。

  那时候和他们干活,累了些,但是回想起来很快活!”

  啃狗队长听他讲了很久的话没有插言,他自己本来就满腹心事呢。

  但是,听到这里,不由得停下喝酒,也不吃花生米了。

  “你回想起来很快活?!你说过都要累死了呀,再也不想过苦日子了------”

  鸡米摇摇手说:“那是我以前以为的------回想起来真不苦啊,能学到很多东西,现在全都用上了!”

  鸡米穿着流求式的丝缎衬衫,摩擦时发生特别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有气魄。

  他确实跟着张岛主和他的家养小子们学了些时日,不光是一些技术,还有一些处理事物的方法,这些都让他在渤泥国里显得极有才华和眼光。

  渤泥国国王也因此对前往流求岛和大宋游学的王子极有期盼,认为肯定能超过贤婿鸡米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