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流求价值观

第二百七十六章 流求价值观

  渤泥国的女婿鸡米对啃狗队长说:“若是没有了你这个朋友,我在渤泥城会闷死……我不知道为何,沈千千和娜娜都不理我了,和其它商人聊天吧,他们只知道钱钞。”

  啃狗队长听出他语意中有些伤感,便劝他说道:“不如多去流求到走走吧,那里才是人世间最好的地方……我不久后便要回去一次。”

  接着,他把和娜娜的事情说了。

  鸡米心里竟然还有了一丝嫉妒!

  他的朋友可以因为工作而忙碌,可以因为爱而回到流求去求安静主家……那么自己到底还可以为了什么呢?

  论钱钞,论地位,论生活轻松,他都远远比他的朋友强,但是他却无法高兴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可以为了什么而忙一点,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鸡米感叹道:“张岛主和安静主家都要亲自劳作……那时不明白,以为他们怪异,现在才懂了,那是一种快活!”

  啃狗那时同样心事重重地接口道:“啥快活?”

  “建设啊……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建设啊,确实快活无比。

  比如你呀,这里原先全是木栅栏,竹木棚子,你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又一座的砖瓦和石灰窑,让这里的人家建起了高大结实的流求式房子;比如沈千千和娜娜啊,她们建起了钱行,让流求币在这里随意使用……还有那河边的油井,只要打个井就是流动的流求币……而且,只有流求岛才能做到这样,白给别人也没有用!

  这一切都是让人快活的事情……”

  说到这里,啃狗也确实感受到鸡米的真诚了。

  自从他们来到这里,或者说自从这里的王子安达去了流求和大宋游学后,流求岛在这里花了很大的本钱……这里的石油是他们最需要的,其它的,只是陪衬式的商货了。

  文来河岸的石油很容易开采,它们都是浅型式的,甚至有的油井还可以自喷;它们也很容易提炼,基本都是轻质原油。

  王德发主家当时确定了那些油进的发展方向,那里只负责提供原油,后期的提炼完全都在流求岛进行。

  曾经发生过一件趣事……一个酋长看到流求工匠在自己的土地上打出了石油,感觉很新奇,便要讨要一些。

  那施工的流求工匠说了,这东西不到流求加工,根本用不上的。

  王德发主家曾经许过一个条件,无论是在哪个部落的土地或是周围打出了油井,都会给这个部落一定的物资补偿,比如食物或是衣物、日用品等,尽量做到人人有份。

  他们开采出油井后,也是照着这个条件给与了那个部落一些补偿……但是,那个酋长却仍然讨要一些石油,还要求专门用流求工匠们使用的那种圆圆的木桶装着。

  负责这个井口的流求工匠提醒过,此物遇火则大炽,不利于煮饭,不便于贮藏,而且燃烧时烟气伤人,不到流求岛加工一下,根本无法用来照明。

  那个酋长坚持讨要,流求岛能用得,他就一定能用得……此物是从我族的地盘上打出来,当然要给我等一份,先前那些付出还不够的!

  好吧,流求工匠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便送了他几十桶。

  那口油井一天能出几百桶之多,不差他这些了。

  流求工匠只提出一个条件,让他们把那些油运到远离油井的地方……他敢保证自己的禁火安全,但是对土著们信心不大。

  这个要求或许救了那口油井。

  那个酋长一开始准备贩卖……但是,无论要多少价钱,市场上也无人收购。

  没有人能用得上它们,当然也就没有人能买。

  那个酋长索性用来给本部落烧荒开地……哪怕多种一些木薯或是玉米也是好的!

  说到这里,渤泥国的国王还真感谢流求岛,正是那里的人无私地带来了这些好吃食,几年间就在渤泥扎下了根,让这里的人填饱了肚子。

  本地当然有很多野生水果,但是,怎么也没有粮食能更好的养人。

  所以,一些边远的部落也可以种了玉米和木薯来倒卖,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那个酋长的打算当然也有他的道理,但是,他们对原油的理解可太低了。

  结果,在他们动用原油烧荒时,引发了原油的爆燃……在最开始的爆燃中,当场就炸死烧死了近半的青壮劳力!

  那四处飞起的带着火苗的木块,有的落回到了村子里,整个村子顿时引发起大火!

  还带着酋长和一些长老,都被活活烧死了……这真是一场人间的惨剧。

  那时,几公里之外的油井都似乎感觉到了那火焰的温度!

  那个流求工匠当时脸色都吓白了……他马上下令停工,让手下人拼命往井口灌水,同时,把储备的准备运走的油筒都推到河里,任由它们漂走!

  最后,他们总算是保住了井口,那场大火也因为一场大雨的到来而熄灭了。

  可是尽管这样,那个部落已经损失殆尽了,只剩下一些在当时灵巧地逃跑了的儿童了。

  这件事情引起了渤泥国王的震惊……事后调查,发现是那个部落酋长自己引起的灾难。

  但是,那个给他们原油的流求工匠也难逃责……有大臣说了,当时他们要是坚持不给油桶不就没有这个灾难了?!

  当时,啃狗队长代表流求与渤泥国的大臣商谈了一下,结果很简单,一是流求完全负责抚养那些幸存儿童,上交给渤泥国国库一笔钱钞,二是渤泥国国王下令禁止任何人向流求油井讨要原油,一小桶都不行。

  后来,渤泥国民间流传了一个说法,说是那地下的原油是又脏又危险的东西,流求人要是全把它们抽走才好呢,谁还敢把它们放到自己的家里?!

  除非让流求岛用阵法加工一下,去了那些危险的成分才好用……谁也不知道这些传言是从哪里传出的,反正最后满朝文武大臣也都听说了……这个说话似乎还有一定的道理。

  渤泥国国王曾经问过自己多才多艺的女婿鸡米,那些肮脏的可怕的东西,要多少年才能抽干……

  鸡米想起来自己曾经和啃狗谈论过那个什么石油,啃狗队长曾经说他们一辈子也抽不完……但是鸡米不想这样让自己的岳父国王失望,他咬牙说,抽个十年八年后,就抽干了,那时就安全了。

  鸡米知道这个朝廷上恐怕只有自己知道真相了,所以也不怕他们识破……再说对渤泥国也没有什么伤害。

  好吧,渤泥国满朝的文武大臣虽然都觉得速度慢了些,但是至少还有了一些盼头。

  鸡米认为此物还能用在战争上……但是,他却不想提出这个建议,按照渤泥国军队的水平,怕他们把自己烧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啃狗当然知道他的朋友鸡米是如何回答他岳父的询问,也知道他为流求岛和渤泥国的良好关系做了不少好事,这其实也应算是一种建设吧。

  啃狗曾经问过他:“你算是流求人还是渤泥人?”

  鸡米不在意地说了,在他的眼里,流求岛和渤泥国根本没有区别。

  鸡米说:“前一阵子,我亲自见到了张岛主……他对我说了,只要做出符合流求岛价值观的事情,那么在不在流求,是不是为流求做事情,都会受到同样的对待!”

  他们当然都明白流求价值观,也就是那个黄金三大法则,这个是张岛主反复讲过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