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贾平章的恶梦

第二百七十九章 贾平章的恶梦

  法可统制首先亲手写下了贺信,着人带了些精致的礼物,一起送去流求岛,向张国安岛主表示祝贺。

  他们之间的单独沟通已经有很多次了,根本不需要凭借什么“顺风快递”来帮忙。

  两岸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家叫顺风快递的行当,他们的人员有统一的服装,在陆上有统一的四轮、大驴骡车,海上有统一的三桅快船,专门在两岸之间传送邮件和小件物品,甚至可以护送未成年的男女来往!

  事实上,大宋时代的快递行当已经比较发达了,比如说,有一些都市的小白领、小商人,跟几百年后城市的白领一样,都不习惯在家做饭,而是下馆子或叫外卖。

  当时的饮食店已经开始提供逐时施行索唤而且咄嗟可办的快餐、叫餐服务了。

  至于说是邮件之类的快脚服务,前文也提到过,也是非常发达。

  但是还从来没有出现顺风快递这样专业而全面服务的快脚行当。

  而且那些快递人员从不当面向顾客收费,却要顾客在要寄出的信件或物品外包装上贴上专用的“顺风邮票”,甚至连要护送儿童来往的证明书上,也要专门贴上某种专用邮票!

  那是三种不同的顺风专用邮票,上面印着的图案和价钱也不一样,寻常百姓直呼三者为,信票、物票和人票,甚至偶尔时,有人都可以用它们来充当临时货币,毕竟那种印刷精美的顺风邮票只能在流求钱行里花费钱钞才能买到。

  后来一些绑匪绑架人质时,直呼对方家属要买人票,这个习惯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流传的吧。

  顺风快递人员不直接收费,他们的工钱由顺风快递行统一拔发------同一开始的两岸客船业一样,都是非常赔钱钞的行当,但是,顺风快递行却一直坚持了下来,他们的资金却非常充足,好像他们背后的钱主根本就不在乎钱钞一样。

  听说直到现在,顺风快递仍是赔钱赚吆喝,只是名声早已经流传遍了整个大宋的境内。

  法可统制当然知道有这个行当,而且知道他们价钱便宜,但是,他仍是派出自己的贴身小厮去送信,眼下他一是不差那点费用,二是为了表示对张岛主的尊重。

  他们本来就扬名海外,立下了不世之功嘛。

  法可统制接着便去拜见了平章贾似道------在与大宋官家交流之前,他必须要在暗中与平章先进行商谈。

  法可统制已经不是当初的凤凰男了,他学会了官场上的重要一点:站队,看齐!

  所以,他现在基本完全表态了,他完全站在了平章这一面,同许多所谓的青年才俊一样,他完全具备了看齐意识-------承认现在是“权相时代”,在无限忠诚于大宋官家也就是赵家人的同时,坚决服从平章贾似道的领导!

  平章贾似道一直施行的在朝廷内部大力举荐青年才子,在外部广联地方军阀势力,坚决打压文官官僚体系的谋略,现在看来,明显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贾府目前成了青年才子争相拜访,接踵而至的地方。

  当然,贾平章对这些人还是有亲疏远近之分的,法可统制的求见那从来都是要得到最快通知,而且还要得到最快接见的安排------这个年青人是他要在武官中重点培养的人员,没有之一。

  贾平章喝着用流求式制茶法制成的极品北苑绿茶,还轻轻举起玻璃茶杯,示意法可统制不必讲究官场礼节,可以如同老朋友一样,边说边饮茶。

  法可统制来这里的次数足够多了,他不客气地举起玻璃茶杯,示意了一下,便轻啜了一大口绿色的茶水,继续讲起流求海军给他的启示。

  流求式制茶喝起来极为便捷,而且可以品出茶叶的原味,所以一经出现,便迅速在大宋社会里的上中下阶层里流传开来。

  连大宋官家到御前军营地视察时都要喝此种茶------本来就非常方便嘛。

  贾平章此时面带微笑地倾听着法可统领的叙述,没有打断一句,但是他的心里却同时想着别的事情。

  流求海军的情况,由于某种特殊原因,他知道的甚至都要比法可统制多,但是他仍准备好好听听这个年轻人的看法。

  他也知道现在自己已经到了权力的顶峰时期,再想要高,那就要取代官家而自立了,但是那是他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他只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历来权相的下场,他无一不知,结局都不太好------在集权体制下,人人都逃不过被清算,所以,他一直在想着自己某一天致仕后,能够安安稳稳地安度晚年。

  平章贾似道已经尽力布局了,除了先前的手段外,他还积极分化庞大的文官官僚体系,一心创办成一个跟他走就做好官发大财,不跟他走就会受到各种磨堪的局面。

  说实话,既使是这样,平章贾似道一直心有不安,他总是梦到自己被人在厕所里杀死------死就死吧,但是那种死法属实让人太恶心!

  梦中那个杀死他的人面目看不清楚,只知道是一个武官,身体强壮-------这样的人比比皆是,这又让他无法防备。

  他找过各种术士解梦算命,但是说什么的都有,最让他生气的是,说他又要发一笔大财了!

  他当时嘴都好气歪了!

  他现在从来就没有想过发什么大财------反而想要引领着站自己这一边的文官发财呢。

  比如从流求岛买来的有线电报设备,虽然现在只能以临安城为中心,才刚刚和周边百里之内的几个大城联络上了,但是,流求岛的用法很快就让大宋的官员们心领神会:此物还可以用于民间嘛,无论是民用还是商用,需求都是非常大的。

  虽然发一封所谓的“电文”是要按照字数收钱,价钱可能都要比快脚传信贵了,但是速度上要有天大的便捷啊。

  于是文官们开始鼓动新成立一个类似流求电信那部样的部门,一是方便管理,二是无形中又增加了些许官位-------在临安城里等候实差的候补人员从来都是不少的不说,有的官员职位也早应提一提了。

  贾平章当然闻琴知雅意,他顺水推舟求大宋官家准许建了大宋皇家电信司,最高长官为电信使-------所用的长官和辅官当然都是站在他的一面的人才。

  这是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极具说服力的例子:官场上的站队意识太重要了!

  法可统制不可能不明白这个,他庆幸当初死心跟了平章-------这样才能有机会表现自己的才华。

  他足足讲了一刻钟后停了下来,等平章的点评。

  事实上,他说什么不重要,贾平章的点评才是重点。

  ps:已经伤八天了,终于不太疼了,但是依旧坐不起来,最多能挺起三十度的上身-------打字是无比的艰难。

  原定五号的手术又推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