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八十章 贾平章还不算邪恶------

第二百八十章 贾平章还不算邪恶------

  贾平章从法可统制的描述中感觉到了他一心渴望在战场上建功立业------这真是太年轻了!

  大宋的官员嘛,真正的战场是在朝廷内部------

  贾平章当然不会明说这样的话了,他开始耐心地为法可统制点评:

  “那个流求海军不过是帮助流求岛的张岛主寻找海外财富罢了,法统制,你不必过多看重他们嘛!

  天下的财富皆聚集在我大宋境内,守住大宋便是守住了天下的财富,何必去海外的不毛之地苦苦寻找呢?!”

  事实上,贾平章和一众官员一样,早都深深地颠覆了过去的一个观点:

  天下的财富确实不是一个定数,绝不会是你多了一点,我就会少了一点------只要一直能有正常的商业往来,你我的财富反而会是共同增长!

  以香料为例,近年来涌入大宋市场上的香料远比以往多了数倍,但是,大宋出了钱钞买下后,不仅没有受穷,反而更加富裕了起来!

  这里不仅仅是指大宋政府税收的增长,整个大宋市场也变得更加繁荣起来------所谓的“钱荒”灾难,那是一去不复返了。

  这里的原因很简单,他们付出的钱钞大部分仍然得花费在大宋的境内,别人同要需要大宋的各色商品!

  大宋政府在这一来二去的流通中两头得了税收,民间百姓也在这样的流通中挣了钱钞,哪怕只是一个出苦力的搬运工之类的人也受益了。

  所以,贾平章接着说道,那个流求岛嘛,只不过是几个殷地安海商的经商之地,非我大宋这样的天国,他们当然一切都以钱钞为主,而我大宋则不可啊!

  贾平章语重心长地说完后,他目光炯炯地盯着法可统领,一字一顿地又说道: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这首诗是出自大宋爱国诗人陆游的《示儿》,最近频繁在《大宋时报》上广为引用。

  陆游,字务观,号放翁,山阴人。

  此人生在大宋北朝时代灭亡之际,绍兴中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

  大宋孝宗即位时,赐进士出身,曾任镇江隆兴通判。

  乾道六年入蜀,任夔州通判,乾道八年,入四川宣抚使王炎幕府,投身军旅生活,后官至宝章阁待制。

  他毕生从事抗金和收复失地的正义事业。

  虽然本人屡遭保守派排挤、打击,但爱国热情始终没有消减。

  《示儿》这一首诗是诗人临终写给儿子的遗嘱,或者说是留给了下一代人的愿望,表达了诗人至死念念不忘“北定中原”和统一祖国的深挚强烈的爱国激情。

  好吧,事实上,这个爱国诗人也是只在最近才频频被提起的------他本人活着的时候却是经常被冷落,那时实在是军事孱弱,大金强盗集团不来打大宋都让人偷着乐了,还哪里有收复北方失地的可能?!

  所以那个时候保守派的势力强大,他们认为只要守住现有的地方就算是爱大宋爱朝廷了,一切主战的人都是激进分子,都会被冷落-------

  但是,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北方正处在一片乱战的时期,大宋却变成了一个冷眼旁观,暗中还支持一方的角色。

  一开始时这个角色好啊,北方地区战争越是激烈越好,南方地区才会更加安全嘛。

  整个大宋政府非常愉快地运用了什么隔岸观火,顺手牵羊,借刀杀人等种种计谋------太让人有成就感了。

  北方混战的结果出人意料的好,小小的弹丸之岛,有人烟还不过十年多一点,他们竟然能在山东路站住了脚,而且还成了气候!

  当然,他们越战越勇是和大宋暗地里的大力支持有关-------也正因为如此,此时大宋官场上弥漫着一种假设:

  小小的流求岛依靠着我大宋的支持,他们都能与鞑靼强盗集团的精锐骑兵在山东路来来往往地作战,丝毫见不到半点败相,若是我大宋此时出手又会如何呢?!

  陆游的《示儿》一诗,远远要比真实的历史上更早更广泛的引起了大宋的一种情绪,打到北方去,夺回我等的故土!

  事实上这种情绪不管是什么,都是让贾平章心里隐隐不安。

  眼下的局面其实才正好,千万不要有什么变动了,一切都要等自己完成最后的布局再说。

  贾平章深深后悔自己一时不小心,竟然会支持在《大宋时报》上宣扬陆游的精神-------他的本意是引领着民众把目光投向北方,莫要关心自己在朝廷上“润物细无声”地布局,以保自己致仕后的安稳,或者换句话说,维持政策的延续性发展。

  可是事与愿违,他忘了掌控舆情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一开始时也许控制得住,但是,越到后面便越会发生出人意料的变化!

  贾平章尽管人老而奸,但是也始终没有弄明白,信息控制论的首要条件就是必须屏蔽其它的信息来源,只让受众听到一个声音才行。

  贾平章还不算邪恶------

  《流求时报》也紧接着大谈陆游精神,赞美他的爱国情怀,这一些都更加激发了某种情绪的发展。

  贾平章不得不顺水推舟,此时,他还要表现得如同主流官员那样所想:虽然已经与鞑靼强盗集团签订了十年的和平条约,但是,大宋要伺机而动!

  贾平章意味深长地对自己专心培养的法可统制说:“他们本以财富为首要,但是,你可知道流求海军回来的原因?!”

  法可统制心有灵犀一点通,便回答说:“他们要加大作战了?!”

  眼上,他从各个方面得到的消息看,流求卫队一直只在山东路坐等鞑靼大军来战,一直是守而不攻。

  大宋的官员们一开始时看着心急,后来则越来越心安------这样正好呢,他们在北方长期混战了!

  但是,若是能趁机收回北方失土,那可是天大的一件功劳啊-------

  贾平章看见法可统制的眼睛亮了,知道他出看重这样的机会,便又徐徐道来------大概的意思就是,现在不是心急的时候,等到流求卫队在山东路分出了胜负后,我等会寻机加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你又不是不懂------莫要把心思弄乱了,守在临安城,只要积极备战就好,让大宋官家开心也是重中之重。

  法可统制叹了口气,不由得不认同贾平章的点评,流求海军的一些做法不是随便就可以模仿的。

  法可统制不经意地回答说:“官家来军营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来了观看,也似乎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了-------我以为官家看够了陆军,所以-------”

  贾平章马上警觉了起来,官家不常去御前军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6379.html